第六百二十二章 三份神力的底牌

  在林牧等人开荒挖矿之时,正面战场上,也发生了惊骇世人的变化。

  “轰!”

  “轰!”

  两道惊天爆裂之声响彻整个区域,骇然无比。

  伴随这两道爆裂声,两头庞大无比的“土拔鼠”从大地中扛着块块碎石钻出。

  这两头血兽,赫然就是两头天阶皇兽!

  外表上,和大地空冥兽幼兽相差无几,只是体型大了很多倍而已。

  如五层楼房庞大的血兽,一出现,磅礴的气势如同海啸一般,迅速卷席而出。

  “嘶……好大的血兽!”玩家阵营中,看到不远处突兀冒出的血兽,一脸惊骇道。

  此刻,这般场景,也通过直播系统,传遍了整个世界!

  那些已经失败的国家,一看到这般场景,也是心头一震,不过,他们不是震惊,而是开心,华夏区好像也不会那么好过啊。

  失败,也许是定局!

  随着其他国家区服的万城争霸赛以落败结束后,世界的目光,都投注在华夏区此战中。

  而此战,锋芒毕露的,是轩辕镇的领主轩辕长缨。

  论坛上、虚拟直播间上,在有人特意的鼓动下,轩辕长缨成为了民族英雄!

  神辅之称的林牧,仿佛消失在群众眼前了一般,热度一落千丈!

  俗话说的好,在竞技中,人们记住最多的,是最后胜利的人,至于早前成绩如何出众,如何领先,只是昙花一现而已。

  此时的林牧,就是后者。

  不过,林牧也不在乎这些,此刻的他在埋头当矿工。到手的利益,才是王道!

  那些虚名,真的不需要。

  ……

  那仿佛实质化的气息,让在场的人都心头一窒息。不在现场,感受不到那种压抑的气息。

  联军指挥官轩辕长缨一看这两头血兽如同天埑一般盘横在守军与玩家阵营之间,心头猛地一震。

  林牧把这些家伙激醒,究竟是福是祸,还未可知啊!

  此刻,不管是守军还是玩家联军,都停止了攻击,带着惊惧望着突兀出现的庞大怪物。

  在无数目光之下,两头‘土拔鼠’血兽,皱了皱鼻子,望了望一个方向,又皱了皱鼻子,旋即露出人性化的些许恼怒之色,通体灰黑的麟甲一阵抽动。

  两头血兽轻轻摇了摇肥硕的身躯,把身上的碎石摇曳下去,继而,微微转过身,那铜铃般通红的血瞳紧紧盯着不远处站立的龙且。

  在拥有天生野兽直觉的它们看来,这个拿着武器的人类,是最有威胁力的。

  那股香味没了,但是,还有这么多血食人类在,应该可以饱餐一顿吧!

  被两头血兽紧紧盯着,龙且却丝毫不惧,轻轻踏了一步,旋即又猛地一蹬,身影如同红色闪电般,掠过大地,奔袭向两兽。

  这些血兽,即便是身经百战的龙且,也不认识。但对他来说,只是一块绊脚石而已。挡在我前面,杀之即可!

  龙且先手。

  双方相接,可怕的威势就如同炮弹爆炸一般惊天,急速蔓延开来。

  龙且的锋利无比的火龙枪,在烁烁红芒加持下,狠狠轰刺向右边那一头大地空冥兽的头部。头部是弱点。

  然而,强悍的天阶大地空冥兽也不是善茬,通体灰黑麟甲一紧,旋即四肢一蹬,两头庞大的巨兽如同达到最高速的火车一般,呼啸扑向龙且。

  “嘣!!!”一道沉闷之声陡然响彻这片区域。

  龙且相对矮小的身躯,在轰击之下被击飞了出去,而那两头血兽,只是攻势一窒而已。

  刹那间,先手的龙且就吃了一个亏。

  不过吃亏并不代表没有一战之力,龙且稍稍调整身形,一个翻转潇洒落地后,即刻猛地一蹬,又发动攻势。

  一时间,一个闪烁着红芒的‘娇小’身影,在两个庞然大物中不断穿梭着,攻击着。

  速度快的令人眼花缭乱。

  ……

  两头巨兽出现,虽然震撼人心,可它们却没有攻击向玩家和守军,而是盯上了终极boss龙且。

  看到这一幕,玩家们心头都是一松。好,两方恶斗,最好是两败俱伤,那样我们玩家就能渔翁得利了。

  然而,作为早有准备的轩辕长缨,却不少这般乐观。因为那两个黑幽幽的洞口中,还会冒出血兽!

  仿佛如轩辕长缨所想一般,两头皇兽爆裂开的洞窟中,一道道体型比之小的兽影从中跳了出来。

  “轰轰~~”大地继续轰鸣着。

  如同袋鼠般跳跃出来的大地空冥兽,一出现,就暴躁不已。

  林牧的傀儡人点燃的血魂香,早就没有了。可这些被激醒吸引过来的血兽,还是沿着兽道赶了过来了。

  它们没有皇兽那般智力高,被血魂香吸引的它们,没有闻到异香后,都急躁不已。

  不过,暴躁的它们,在晃了晃头颅后,发现,虽没异香,可血食还是有的。

  一头头蠢萌模样,通体灰黑的血兽,开始把注意力投向玩家和守军了。

  血食,好像挺充足的啊!

  仿佛心有灵犀一般,那些已经跳出坑洞的大地空冥兽,开始泾渭分明地分出了两批,分别扑向守军和玩家联军。

  这些体型稍小的大地空冥兽,也差不多有三层楼房那么高大,数百头巨兽迎面扑来,如同巨浪海啸卷席而来,凶厉之气压的众人仿佛呼吸不了!

  在战役之外的玩家看来,那种震撼感,如同看巨兽科幻片一般。

  可在场的将士,看到它们,都怔然了一会,仿佛被定身了一般。

  大地空冥兽扑向人群后,那坑洞内还源源不断地跳出血兽仿佛无穷无尽一般,着实把华夏区所有玩家的镇住了。

  这……还有胜利的希望吗?

  ……

  两批血兽,其中往守军扑来的大地空冥兽,在来到结界前,轻轻一挥利爪,那坚韧无比的结界,如同豆腐般,被撕裂开来。它们仿佛是结界的克星一般。

  结界破了之后,就是短兵相接,肉搏之时。如此强悍的大型结界,可不是随便就能使用的,需要使用间隔。

  “怎么回事,结界的耐久度还有一大半啊,怎么这么轻易就被撕破了?”

  “将士们,准备迎战!”

  “队率,使用恢复符篆!”

  “鼓手,继续鸣鼓!”

  “武将级士兵冲前,其他精锐辅佐抛射。把这些冲过来的血兽全分割开来再杀!!”

  “杀!……”

  守军虽然人数虽少,可应对这些巨兽的冲击,却有法有章,秩序井然。

  然而,即便他们素质再好,可人数是硬伤。

  一位玄阶武将也只能牵制一头大地空冥兽而已。

  而黄阶武将,也只是堪堪艰苦抵抗着。一个不慎,也许就丧于兽爪之下。

  那厚重的城墙,在大地空冥兽的冲击下,墙石破碎,墙砖漫天飞舞,场面磅礴不已。

  “啊~啊……”有的守城士兵,在第一波攻势下,就阵亡了。

  此刻的城墙,岌岌可危!

  城墙上的状况,无不被龙且看在眼中,心中颇急切。

  数百上千头血兽的冲击,对于本是残军的他们来说,不是那么好应对的。

  “不能再拖延下去了。”龙且心中无奈。

  “没办法了,只能以伤换伤。只要能击杀一头皇兽,另外一头应该没有问题的。”龙且咬了咬钢牙,眼眸煞气腾腾。

  只要干掉这两头皇兽,守军这边的局势可能会好点。

  两头庞大身躯的天阶皇兽的速度并不比他的速度逊色多少。磅礴的气息也不弱于他。用势均力敌来形容也不为过。

  一时间,双方僵持着。

  其实,龙且已经很强悍了,毕竟他目前的阶位实力,也才刚刚与之相当而已。在两头血兽疯狂攻击下,能游刃有余,已是不凡。

  更令人绝望的,是皇兽身上麟甲的防御力!竟然连火龙枪都不能攻破!

  它们身上的麟甲,仿佛有一种特殊属性,在火龙枪刺到的时候,那股特殊属性生效,把那股破坏力给卸去了。

  “这些大地空门兽的防御力这么强悍,需要使用特殊手段才行。”

  “看来,是时候使用解封的一丝神力了!”龙且心中暗叹一声。

  神将的他,在使用解封机会后,解封了出神力,可只有三丝神力而已。

  其中一丝神力龙且已经使用在防护要塞的城市之心上。这也是他不怕林牧天阶傀儡人偷袭的根本原因。

  若是没有这道保障,绝对会暂时放弃应对外面的突变,倾尽全军之力把它找出来的。

  龙且专门被派遣过来参加这次战役,除了他的战力出色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龙且有一个守护技能:【火龙庇护】。

  这个技能的使用,使用的就是神力。可以给城市之心、血色战旗一个小的庇护结界。

  以天阶傀儡人的攻击力,绝对不能在一天内攻破那道防护的。

  至于另外两丝神力,他本来是当成底牌的。毕竟,不管是防御或攻击,神力的凶残,他可是熟知的。

  “只能剩下最后一丝神力当底牌了!”

  心中衡量了一番后,龙且顺着一头皇兽的攻势,猛然后退了十数丈。稍稍调整了一番状态后,奇异瞳孔猛地一缩,继而一股苍莽亘古的气息陡然从其身蔓延而出。

  这股气息还未传播开来,龙且的身影就已经消失在原地了。

  “咻~~”一道刺耳的破空声陡然响起,速度大增的龙且,瞬息之间就已经掠过了这么长的距离,来到了右边那头皇兽前。

  借助惯性,龙且,狠狠一蹬大地,身形急速拔高,火龙枪在龙且的挥舞下,携带着仿佛实质化的煞气,呼啸攻击而去。

  在无数道惊骇无比的目光中,龙且夹带着苍莽气息的火龙神枪,深深贯向那头体型颇大大地空冥兽的头颅。

  火龙枪一接触大地空冥兽的麟甲之时,一道肉眼难见的涟漪陡然出现,然而,这一次,这些涟漪仿佛白纸一般,轻易被火龙枪撕裂开。

  “给我死!!!”龙且怒吼一声。

  紧接着,“呲~~~~!”一道刺耳的入肉破骨声陡然响起。

  只见火龙枪深深插入了皇兽的头颅。

  这头皇兽,在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击破了头颅!

  拥有神力的龙且,其强横,可见一斑。

  “吼~~~嗷~~”还未等龙且把火龙神枪拔出,旁边那头大地空冥兽怒嚎一声,泛着白芒的双爪狠狠撕裂空气,凶厉地抓在了龙且身上。

  “噗!”受到这一击,龙且浑身一颤,猛地吐了一口热血。身上的铠甲,此刻也出现了三道破碎伤痕。

  大地空冥兽的这一击,乃是聚合了其全身精、气、怒的一击,紧紧攥着火龙枪的龙且如同出膛的炮弹,狠狠被扇飞出去,轰击向颇远的城主府城墙上。

  “轰!!”尘土飞扬,碎石漫天。

  那被龙且身子轰击的厚重城墙陡然出现一个大洞,威势可见一斑。

  被击飞的龙且,没有停顿,忍着伤势,直接就从废墟中站起来,没有恢复,他猛地一跳,就跳到城墙上,旋即一举火龙枪,一道耀眼的红光从枪刃冒出,迅速升天。

  他在发信号!

  迅速搞定这些后,龙且马上望向那两头血兽。

  只见那头还活着的血兽轻轻用爪子扒了扒生机渐失的血兽,用麟甲紧密的胖墩身子轻轻撞击着它,仿佛想要如平时那般去唤醒它一样。

  然而,头颅上那个被火龙枪贯出的洞口,如同喷泉般冒着殷红的血液。

  这头血兽,在龙且使用一丝神力加持攻击后,死了!

  “嗷!!!!~~”知道无法唤醒伴侣的它,突然仰天哀嚎一声。悲伤之意,蔓延在整片天空中。

  同时,在这悲伤之中,一股烧天的怒意也在升腾着,如同没有上限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