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五章 15000VS250万

  望着有些惊异的林牧,红泽心满意足。这个技能的价值,他也是非常清楚的。

  红泽把这个职业技能爆出来,也是有他的打算。既然已经加入大荒领地,那就需要表现出自己的价值,只有这样,那能更好地成长,创造出更多的贡献,增加自己在领地的重量!

  “你这个技能的提升,只是根据你使用技能后发现的宝箱来计算的?”林牧斟酌一番后开口问道。

  红泽闻言,摇摇头道:“不是。只要我收获一个野外女娲宝箱,就可刷新提升数据。”

  “如此甚好。”林牧闻言,眼眸绽放出一抹惊人的神采。

  “不过,野外宝箱不是那么容易获得的,不是往荒山野岭一钻就有。到目前为止,不借助技能,我只是发现过三个黄阶女娲宝箱而已。”红泽一脸沮丧道。

  “没事,我知晓一些野外女娲宝箱的地点。”林牧眯着眼睛,嘴角噙着笑意道。

  若知晓论野外宝箱地点的多寡,目前没有玩家能比得上林牧。有了他的帮助,红泽的职业专属技能肯定会快速成长起来。

  “对了,这次你潜入这些兽道内,发现了女娲宝箱?”林牧心中一动,问道。

  林牧进入兽道,除了躲避龙且、玩家的追杀外,还有就是想要探索一番大地空冥兽的老巢。

  血兽巢穴,总会有好东西存在的。

  既然红泽已经投过石,问过路,最好了。

  “哦……啊,说到这个,我发现了不得了的宝箱啊!”红泽闻言,突然想起什么,浑身一震,面露惊人的神采道。

  “原来,我上次使用技能获取的女娲宝箱是玄阶,可这个宝箱的地点上,并不是只有它一个,竟然还有三口其他女娲宝箱,而且,那些女娲宝箱更精致更神秘,说不定就是地阶或者天阶呢!”红泽满脸红光道。

  他对于守护之兽没有办法,可不代表这位神秘强横的老大不行啊。

  林牧闻言,马上询问其中的细节,之后,根据自己的经验,顷刻就判断出其他三口女娲宝箱是地阶的。

  “地阶?若是我将它们收入囊中,专属技能可能会晋升到专家级呢!”红泽兴奋道。

  果然,不愧是世界第一领主,什么都会,什么都知道。

  就在这个时候,兽道内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林牧和红泽都感受到了。

  有外来玩家?来追踪林牧的?如此密集急促的脚步声,代表的人数可能不小,红泽扭头望向林牧,却发现林牧脸上仍然挂在笑意,甚至他还感受到林牧还有一种期待。

  “将要来的,不是外人,是自己人。他们也是大荒领地的玩家成员。”林牧轻声解释道。

  自己人?红泽心中又是一惊,领主玩家,果然与众不同,那种运筹帷幄的装逼感,杠杠的啊!

  稍等了一会,红泽就看到了一群士兵提着武器赶来了。

  为首的数人赫然就是华崞、许峻五人,至于那些士兵,都是原住民士兵。

  “牧哥,你这计划一箭三雕啊!”一见面,许峻这家伙马上嚷嚷道。

  作为新人的红泽,听到许峻的话语,一头雾水。

  而林牧却轻轻摇头道:“一箭三雕也好、四雕也罢,都不是我最想要的。我想要的,是正面硬刚,把变数掌控在自己手中,而不是把希望投在别人上……”

  林牧把计划的利弊又说了一遍。

  许峻说的一箭三雕计划,就是用血魂香引动大地空冥兽的计划。

  除了给龙且带来麻烦外,还给那些不怀好意的玩家一个血与泪的教训,最后,还能去大地空冥兽的老巢收刮一番。

  “老大,你说那些血兽都离开了巢穴?怪不得,怪不得,沿途的洞窟中没有血兽在栖息着。”红泽一脸恍然。

  “没错,血兽都被引到城主府中心去了。”林牧点点头。

  “咦,牧哥,这位是谁啊?”粗神经的许峻终于发现了红泽这张陌生面孔。

  原本,他还以为是红泽是林牧的小兵。

  “哦,我叫红泽,是刚加入林牧老大麾下的。以后共事,希望大家多多指教!”红泽圆滑道。

  华崞等人闻言,眼眸闪过一丝疑惑。新人?能得做事谨慎稳重的林牧的青睐,想必此人不凡啊。

  “哦,新人啊,嘿嘿,好说好说!”许峻走上前拍了拍红泽的肩膀道,一副你以后我罩着的模样。

  旁边的林牧看到许峻这般模样,无奈一笑,若是按照前世的轨迹,红泽可是高高在上的巅峰人物,许峻这家伙,也不知道在哪里打酱油呢。

  这简直就是小人物装逼,想要照顾大人物的违和情景嘛。

  不过,稍稍一想也没啥违和的,毕竟有了他的影响,许峻和红泽都将会成为巅峰人物。

  “好了,暂时先不说其他的,先赶路,路上再谈。红泽,你带路。”林牧沉声道。

  “好!”众人马上动身。

  …………

  要塞中心,城主府。

  “火龙将军,目前所有撤退回城主府外墙的将士,已经统计完毕。普通士兵13495人,初级武将268人,中级武将469人,高级武将245人,黄阶武将78,玄阶武将32人,地阶武将1人。”龙且的副将一脸疲惫禀报道。

  “不到15000人。”

  “异人数量……还剩下2560586,悬殊之比啊!”龙且通过他的方法,看到了血色荒原中剩下的异人具体总数量。

  龙且眼眸浮现一抹失望道。一次守城之败绩,竟然失去了数万兵力,而异人数量,却只是减少了一百多万!

  “火龙将军,若是我们依靠城墙、依靠结界,说不定还可以大量击杀异人,扭转局势呢!毕竟我们武将的数量大大增加了!”

  “另外,异人联军现在已经处于合作崩溃的局面,我们还有机会的!”副将不服气道。

  被林牧的后手绿火神弓手给突袭后,作为临时主帅的他,竟然毫无办法去应对这突变,算是失职了。

  他想要扳回一局。

  “机会是有,可已经渺茫了。新生龙主的运筹能力,比想象的强。其实,若是没有解封实力,我们可能早就溃败了!”龙且眼眸浮现一抹无奈道。

  “敌军现在虽然看起来是一盘散沙,那是因为林牧成为了众矢之的,可若是林牧比我们更坚挺,那个时候,这些诡异贪婪的异人就会重新调转枪头冲击我们了。”龙且眯着眼睛,轻声解释道。

  “并且,那些转投我们阵营的玩家,也只是在悬赏榜上有契约限制,到时候他们翻脸,也是敌人!这也是我没有让他们进入城主府的原因。”

  副将闻言,脸上的疲惫之色更甚了。

  “无需沮丧。你之败,乃是注定的。这些异人既然有把握一波攻破城墙,必定是有完全的准备。你能极力拖住敌军,消耗大量绿火弓箭手的资源,也算不错了。”龙且稍稍给这位副将打打气。

  “唉,若是火龙将军在,定能力挽狂澜。”副将轻叹一声道。

  “我在,也未必能力挽狂澜的,就算最后能全歼绿火神弓手,可其他攻城主力部队,却也顾不上。并且,投人车这边,有玄阶武将实力的林牧率领冲锋的队伍,也顾不上。多点开花的战术,人数悬殊的我们,应付不了。”龙且低声分析道。

  新生龙主林牧的布局,确实是在每一步都压制着他们。

  而且在龙且心中,总有种感觉,林牧的后手远远不止这些。

  “是啊,绿火神弓手、投人车和攻城部队等等,我们都有过预防,可这预防,却没有丝毫作用。这些异人的底蕴竟然如此深厚,拥有绿火箭矢、投人车,甚至连县城级的城门都破了!”副将眼眸闪过一丝迷茫道。

  看着副将如此表现,龙且没有说话。行军打仗,涨他人士气之事,乃是大忌,可如今这个局面,已经不是区区士气可以解决的了。也不是一个地阶副将可以扭转局面的了。

  说不定,他这个刚解封到天阶初段神将,也会被汹涌的异人给吞没了。

  15000VS250万!!

  这可不是天阶武将、地阶武将可以抹去差距!

  就在龙且与副将商量的时候,一股奇异的香味传来了。

  而闻到这股香味的副将,惊异道:“血魂香?!这个时候,怎么会点燃血魂香啊?”

  龙且闻到这股香味,却是浑身猛地一颤,心中陡然冒起一股不安。

  血魂香肯定不是己方点燃的,是敌军点燃的。异人不可能无缘无故点燃地阶血魂香来玩的。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异人想要引血兽了!

  这座要塞,可是建立在山上的,附近的血兽群,早已经被剿灭一空了。即便有漏网之鱼,那些异常活跃的异人也会去击杀的。

  “敌人点燃血魂香,究竟是干嘛?”副将眉头皱得倒竖的两根毛笔。

  “好了,不管如何,凭借结界、战鼓的加持,准备迎着兽潮的冲击吧。”龙且此时,没有那股勇往无前的霸气,反而有些颓然感觉。

  掌控权全部在人家手中,一步一步被压制,这种感觉真的不好受。

  龙且知道,林牧,又要发大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