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六章 调虎离山之计

  林牧的刀锋,如同飘逸的精灵,不断舞动着。

  青芒闪动间,呲呲之声伴随而来,敌人的防御如同豆腐般被破开,紧接着就是一道道白光闪耀而起。

  林牧的刀术,仿佛不弱于枪术。

  一术精,术术通。

  数个呼吸间,就有近二十位偷袭者被林牧击杀了。

  “可惜。不知道怎么回事,在我使用刀器之时,我的技能竟然不能使用,只能平砍。不然,用起范围类技能,这些玩家顷刻间就能屠戮一空了。”撇了一眼剩下的有些愣神的偷袭者,林牧心中颇为遗憾暗道。

  一般来说,技能的使用是不会限定武器的,这点林牧早有经验,可如今自己身上的特殊竟然无法使用,着实令他惊异了一番。

  其实,最好的办法,就是找到人群中的领主,林牧感觉出偷袭者中间有领主存在。

  先前那些狂妄之语,可能就是领主发出来的。不过这些家伙也不是笨人,在进攻林牧之时,没有明目张胆地站在旁边观战,而是不断与其他偷袭者一样游走战斗。

  一时间林牧也无法判断出谁是领主。

  面对林牧的突然暴起,人群中隐藏的三位领主仿佛早有预料,此时他们脸上早已没有之前的狂妄,而是充满了无奈。

  不是他们不努力,而是敌人太无敌了!

  不过,他们可不能死,要死了,身上从同盟中黑下来的道具说不定会被爆出去。他们知道,在他们反叛后,系统就已经判定他们是守方阵营。守方阵营的士兵死后,都会掉落宝袋。

  三位领主仿佛心有灵犀地相互对望了一眼,继而其中一位领主从空间背包中拿出了一张符篆。

  看到他拿出这张符篆,其他两位领主不约而同地靠近了他。

  旋即,领主猛地一撕裂符篆,一道白光骤然出现,笼罩着三位领主。

  白光闪烁之中,三位领主的身影悄然不见了。

  而等他们的身影刚消息的瞬间,一柄泛着奇异青芒的大刀刚刚横扫过三人早前停留的位置。

  “可惜,被他们跑了。想不到竟然有三位领主,看来这些家伙是有备而来的,不是头脑一热就跑过来的。”林牧眯着眼眸望着残余白光,低声无奈道。

  这些家伙只是低估了他身上的装备,低估他身上的功法,故而毫无建功。

  若是他们使用的都是高阶道具,如天阶的道具,林牧可能会折戟沉沙。

  在三位领主逃跑后,其他偷袭者很快就毙命于林牧的刀下。

  林牧把这些偷袭者击毙后,马上提着大刀,左手一招,变异龙鳞马小骐就出现在眼前,轻松潇洒一跃,林牧化作大刀骑兵。没有踌躇,林牧一夹龙鳞马,化作一道闪电,奔向前方目的地。

  ……

  在林牧等人开始发动总攻之时,在正面城墙联军阵营中央,放置有十个大鼓的阵地中,一群鼓手收到了令他们惊诧无比的命令:

  敲响【总攻鼓声】!!

  “卧槽,联军头头竟然发布总攻的消息!!怎么回事,现在不是佯攻吗?不是消耗守军的资源、精力,然后再总攻吗?”一名鼓手满脸震惊,骇然道。

  联军的拖之诀,早已公告出来。以玩家数量上碾压之势,再执行消耗战术,战局仿佛已经手到擒来了。

  可现在,联军的头领们竟然不按常规来,真是奇怪!

  “不管其他的了,我们是鼓手,执行命令即可,敲响事先交代好的【总攻鼓声】吧!”旁边又一名鼓手眉头紧蹙道。

  “没错,按照命令即可,不管最后如何!”

  “可惜,我们不能战于第一战线,那里才是建功立业的好地方。”

  “你这家伙滚蛋吧,第一战线,那可是用命来堆的,一不小心你就GG了!何谈建功立业。”

  “嘿嘿……没错,他这小子连玩个虚拟游戏贪生怕死,还高谈阔论,妄谈建功立业!”

  “哈哈……前一阵子,这小子还谈到世界第一领主林牧呢,说他要是有林牧那么好命,折寿二十年都愿意呢!”

  “人家林牧哪里是他能比的,那是传说中的存在,我们只能仰望而已。”

  “呵呵……”

  一群鼓手不断在聊着天,虽然如此,可他们的手下功夫却没有丝毫怠慢。

  “好了,准备好同时激发战鼓!它们可是对联军有增益状态的,这些增益状态可是有时间限制的!”一位鼓手一语定乾坤道。

  “嘿,是……队长!”

  一时间,一阵阵有节奏、磅礴雄浑的鼓声陡然响彻这片天空。

  联军总攻的号角,吹响了!

  正面城墙,双方搏杀正‘酣’的时候,伴随阵阵鼓声,联军的玩家耳边都传来同样的系统提示声:

  “叮!”

  “——系统提示,玩家*****,你受到奇异的战鼓影响,获得同阵营大范围时限增益状态【苍狼之吼】,战斗力提升20%,士气提升20%,持续时间为一个时辰。”

  一时间,联军的士兵都精神一振奋,脸上都不约而同地浮现一抹震惊:“总攻的鼓声?这是总攻的鼓声!难道,我们要总攻了?”

  “怎么回事?要总攻了?不打消耗攻城战了?”

  “是啊,联盟的领主们怎么回事?怎么临时变招啊?”

  “难道是高层怕夜长梦多?听说左边的攻击点上有两位超级领主被龙且收买了,反叛了呢!”

  “也许吧,右边城墙的攻击点上,也发生叛乱,很多零散领主玩家都赶过去收割呢!”

  “嘎嘎,高层们可能怕越来越多的大领主会珠胎暗结!”

  “我去,老兄你的成语用得真不错……”

  “……”

  经历短暂的愣神惊愕后,军事素养颇为不错的他们很快就一扫疑惑,气势昂扬地拿起手中的武器,一扫早前佯攻之势态,瞪圆眼睛望向城墙。

  不管如何,总攻就总攻吧,约好不约好,都没什么,战场上风云突变之事,不是没有发生过。

  现在,他们要干的是,不顾一切代价,总攻!

  因为,在他们的心中,在鼓声响起的瞬间,就表明城墙必破!

  ……

  在一切都存在瞬息突变的战场中,城墙之下,最前线出现了一阵骚动,紧接着,一排排本拿着长枪的步战兵,突然放弃手中的长枪,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弓,然后又拿出箭头早已沾染好一团团冒着‘蒸汽’液体的箭矢。

  点燃,上弦,瞄准,射!

  一系列动作,都是一气呵成,干净利落,仿佛练了很久。

  ……

  对面城墙上的蓝都军团守兵,听到如此鼓声后,都浑身一颤,继而也是震惊不已。

  他们已从异人奸细中得知如此鼓声代表的意义!

  异人军团总攻?在没有火龙将军的情况下,发动总攻!

  难道左边城墙的情况,是对方高层故意发生的?引火龙将军龙且过去?

  这是……调虎离山之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