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一章 第一个布局对弈,龙且败

  放下‘狠话’,与龙且分道扬镳后,林牧脸色淡然地往回走。

  不过淡然神色之下,林牧的嘴角却微微抽动着,紧绷的身体不断传来阵阵酸痛啊。

  元龙戒指的护罩虽然龙且破不了,可其反震的力量,却让林牧好好吃了一壶。握着刀柄的虎口,如同热火灼烧一般。

  想要装逼,首先得要有实力啊。

  而在这酸痛之下,林牧却是警惕无比。

  谈判破裂,无法合作的双方,又要陷入不死不休的局面,那么,城墙上的杀机,可能会随时临身啊。

  不过,林牧还是极力掩饰着自己的状况,沉稳从容地返回玩家阵营中,因为玩家阵营这边,有无数道目光投向他,让他如被无数道灯光给照耀一般,举世瞩目。

  羡慕者有之,嫉妒者有之,这些林牧都管不着。

  身体虽然不适,可精神感受上,在这一刻,林牧才真正体会到权势滔天的好处,一语之间断数百万人的生死;举世瞩目,万众期待!

  怪不得有那么多人会沉醉在这般权势中。

  行走的林牧思绪闪动,很快就回到玩家阵型之中,婉儿、第一青穆、风华绝代等女玩家围了上来,有些附近的玩家,也簇拥上来,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

  众人对林牧与龙且的见面,都十分感兴趣。虽然林牧在对战中稍逊数筹,可仍然有第一人的风范。

  林牧面对这些玩家的问话,淡然一笑,刚想解释,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林牧心中猛地一悸,汗毛倒竖,一股致命的危机弥漫在心头,不寒而栗。

  危机,致命危机!

  没有犹豫,林牧全身龙元力一阵鼓动,继而脚下猛然一踏,化作一道青影,飙射向侧面。

  同时,林牧猛喝一声:“快逃,敌人的弩箭过来了!”

  林牧无需转头,就已经猜出致命危机的来源。

  然而,这些佳人才刚听到林牧的警示声,还未开始移动,就看到一道光芒闪过,继而,视线一阵模糊,她们就发现,已经被淘汰出血色荒原了。

  而就在林牧飙射出原有位置后,一道强烈的黄光如闪电般划破穹苍,轰向林牧原来的位置。

  “轰!!!!”一道巨响,伴随数百道白光闪耀后,一阵滚滚的烟尘弥漫而起。在烟尘之下,一个巨坑出现了,巨坑之中,一道还嗡嗡作响的粗大的泛着无尽煞气的弩箭深深插在地上。

  躲避过致命危机的林牧,哭笑不得地看着巨坑。几位绝色佳人,受到了无妄之灾,竟然被淘汰出局了!

  这是林牧没有想到的。

  不过,这也不怪林牧,对婉儿她们,他早就告诫过,待在他身边,会十分危险的,对于守军来说,他可是首要击杀的关键目标啊!

  守军在林牧与龙且谈判过后会偷袭,是情理之事。

  城墙上的九架巨无霸弩车,可是利器。林牧一直提防着它们。

  本来他还以为与龙且分开后,敌人会马上偷袭,想不到却等到林牧回到人群中,敌军才偷袭。

  不明真相的,也许都还以为这次攻击是针对那些绝色佳人,辣手摧花来着。

  可笑不得的林牧,望了一眼深深插在地上的弩箭,心头闪过一抹惊骇。

  这些天阶弩车,真的是凶猛!若不是他有所谓的“第六感”,肯定会着道。

  ……

  在林牧受到偷袭的时候,返回要塞的龙且也受到了敌对玩家的偷袭,那漫天的黑色箭雨,致命而壮观。

  可对于龙且来说,这些箭雨只是轻轻一旋转着火龙枪就被抵挡下了,小菜一碟。

  玩家阵营的弩车和投石车,没有空闲去攻击龙且,因为这个时候,破城才是第一目标。

  轻松返回城墙上的龙且,重新掌控全军,不过,他回来的第一个命令,不是指挥守军抵御攻城的士兵攻势,而是让旗兵在最显眼的地方,打起了一个诡异的青色旗帜。

  青色旗帜,在一片殷红的旗帜之中,十分显眼,也许埋头攻城的玩家没有看到,可一直观察城墙上动静的领主玩家,却一眼就发现了异常。

  敌军在变招,只不过这招是什么,还未知。

  龙且在启动自己的第一个布局。他率先启动自己的布局。

  这次见面,龙且一时之间,让龙且多了很多意外,也让他多了很多顾忌。可惜,他只是一个帅将,身边没有谋士,当局者迷,无法看清林牧的布局。

  既然无法看清敌人的布局,那就率先发难吧!

  ……

  “我去他大爷的,这些守军,不知道是不是打了鸡血,浑身红光烁烁,体力无限,竟然比先前外围要塞的守军强了数倍不止啊!”

  “没错,以前数百道箭矢过去,肯定会有一两个倒霉鬼倒下,现在,都十数波箭矢过去了,一个敌军阵亡都没有,太难攻了。”

  “最后一座要塞,肯定是难啃的骨头!”

  很多参与攻城的玩家不断抱怨着。

  而在

  “老大!!老大,城墙上伫立起青色旗号了,可以起事了!”一位眼尖的玩家看到青色旗帜后,低喝一声,对身边的领主玩家说道。

  “以青旗为号,反叛捍起!是时候了!”领主玩家喃喃道。脸上闪过一抹激动,然而,在这激动之下,却仍然弥漫着一丝不安。

  “右臂绑起青布,准备从后面捅联军的屁股!配合守军,击溃联军!!”领主把不安深深压制下去,快速下令道。

  随着领主的命令,那些不明所以的底层玩家只能按照命令执行。

  而在他们绑起青布后,得到的命令,赫然就是:所有右臂绑着青布的玩家,都是友军,其他玩家,所见之,杀!!

  杀友军??前一刻还是友军,下一刻后,就变敌人了?

  很多玩家都不明所以,可军令如山,这些玩家开始把注意力从攻城之上移到旁边不远处的‘友军’。

  杀守军是杀,杀‘友军’,也是杀!

  既然如此,杀吧!

  ……

  “姜领主,敌军城墙上亮起旗号了!现在我们怎么办?”一位时刻观察着城池上旗号的玩家激动对姜承龙禀报道。

  姜承龙闻言,没有回应,咧嘴一笑,马上召唤出通讯系统,发出了几道信息,继而,杀气腾腾的下令道:“传我之令,将枪头调转,暂时放弃攻城。现在,我们的目标,是后方右臂上绑有青布的玩家,无论敌我,给我杀光这些人!”

  如同反叛的玩家,很多联军玩家也是不明所以,可军令已下,即便是让他们自杀,这些军士也不会眨眼。

  一时间,城墙下的攻城军风起云涌。

  ……

  “姜领主,难道那些右臂绑着青布的玩家,会反叛联盟?”观察旗号的玩家在这一刻才知道,原来他们这支装装样子攻城的军队,提防的是奸细!!

  “没错!根据内线情报,共计有七十五万玩家投入守军阵营了!”姜承龙这一刻没有隐瞒,咧嘴笑道。

  虽然脸上笑意盎然,语气淡然,可其中弥漫的煞气,却让人凛然。

  不过,观察旗号的玩家闻言,却疑惑丛生,怎么知道共计七十五万玩家反叛,数值这么精确?旗号这么精准?布局这么深?

  这一切,又是谁在主导呢?

  还有,内线情报?内线是谁?

  这一切疑惑,姜承龙都不会为其解答。其实,姜承龙解答不了。他对其中的细节,也是一知半解。

  主导的人,才刚刚完成了一项成就,与超级历史人物谈判呢!

  思绪闪动,姜承龙微微仰着头颅,望向后方阵营。

  在那里,是一群右臂已经绑起青布,恶意连连地盯着‘友军’的‘友军’。

  这些玩家,在没有光明正大,正式反叛前,都只能用隐藏在黑暗中的不良因素来形容他们。他们仍然是‘友军’!

  因为这些玩家可以用很多理由来反驳,来为自己辩解,来证明自己是友军。

  但是,当他们正式起事反叛后,他们就不再是不良因素了,不再是友军,而是真正的叛徒,反叛军了!

  这个时候,最后的遮羞布已经掀开,无需理由,杀之一字足以表明态度!

  蓄势已久的反叛军,和同样蓄势已久的埋伏军,燃起了最惨烈的肉搏战!

  不过,最先进攻的,是信息超前的一方,姜承龙的军队。

  在军令之下,二十万组织有序的玩家,如同海啸般,调转枪头,卷席一切,冲向反叛军。

  绵长的战线,隐隐间把这些反叛军包了半圈。

  “怎么回事?我都还没开始下令进攻,只是说准备而已!!!怎么前面就打起来了?有的友军还未准备好啊,阵型都还没有拉开!”主事的领主,望着不远处的短兵相接的状况,一脸懵逼。

  那些‘友军’怎么比他们这些反叛军还早发动进攻?有的玩家都还在埋头绑青布,却没想到,烽火一下子就烧到了他们身上。

  这一瞬间,他们感受到‘友军’的深深恶意!

  无需其他信息去支撑猜想,他们反叛的信息肯定被联军知晓了,人家都布局在等着呢!

  这一刻,反叛军仿佛看到一个巨大的阴影笼罩着他们。

  龙且的第一个布局,被林牧给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