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章 比谁的布局更胜一筹

  “你打不赢我,我也杀不死你!”龙且闻言,粗着嗓子沉声道,嘴角不着痕迹地微微一抽。脸面上,仍然一脸霸气桀骜。

  果然,龙主不管是新生还是旧传,都是不可小觑的一群人。

  身有龙运庇护的龙主,可比身有虎运庇护的虎臣更高端,运道等方面更好,两者之间如同存着一道天埑。

  即便退一万步说,抛开龙运虎运的天埑,龙主与虎臣,还有一道先天的差别,那就是龙主得天地青睐。

  例如,龙主和虎臣,做出同样一件成就,天地却定会给龙主赐予(系统奖励),虎臣嘛,时有时无,得看成就的重要性、稀缺性。

  并且,龙主获得天赐的机会,远远比他们这些虎臣多。

  这也是他发现林牧是新生龙主后,马上把其提到同等地位的重要原因。

  林牧身上的护罩,肯定是一份底蕴的表现。以其老辣的眼光判断,这护罩,他目前是无法直接刺破的。

  也就是说,在这护罩消失前,他是无法如愿了。

  怪不得新生的龙主敢直面于他了……

  在龙且心中思量事情的时候,感受到虎口传来阵阵的撕裂之痛的林牧,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虽然借助道具能直面龙且而不死,但是想要与其平等战斗,还是差了很多很多啊!”

  “龙且的攻击,凶残而又密集,各种技巧运用也十分老辣,远比我这个半桶水强悍多了。”

  “而且,龙且之前有过踌躇,想必是有底牌没有用出来。他可能是怕使用底牌后,无法如愿,浪费底牌;也可能是这些底牌不会运用在这里,运用到其他布局上……”

  “这一战,是我输了!”林牧在心中坦诚承认自己暂时不如龙且。

  不过,其脸上还是浮现一抹欣喜,能在神话世界开启的数年内就正面对战超级虎将而不死,这值得骄傲。

  数十回合后的对拼,火龙将军龙且,气不急,脸不红,与身体轻微颤抖,虎口撕裂的林牧相比,对战结果显而易见。

  不过,打平对于龙且来说,并不是最理想的结果。他本还想以战力来威胁这位新生龙主,以便后面谈判占据优势呢。

  事不如人愿啊!心中暗叹一声,龙且轻轻把火龙枪放下,拄在大地上。

  “既然我们这此对拼都没有结果,那就进入正题吧。你想要会一会我,是何目的?若是想要和我切磋切磋,那你就如愿了。”林牧轻声道。

  “这次我跳下城墙,除了见一见你,看看你有何能耐外,还想和你商谈两笔交易方案。”龙且轻轻摇摇头,盯着林牧凝声道。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继而又道:“其中一笔交易方案,就是你给我挖掘出来的密藏,而我给你战役的最后奖励,一龙龙运!!”

  林牧闻言,莞尔一笑,摇摇头道:“对于我手中密藏的价值,你应该很清楚,其实,我也清楚。”

  “这个交易方案,我是不会同意的。”

  “若是我没有赶来中央要塞与你决战,想必你会不顾一切,甚至抛弃中央要塞,来追杀于我吧?!”林牧脸上一副淡然的模样,仿佛被追杀之事,如吃饭喝水般。

  龙且闻言,张扬的眉宇微微一蹙,颇为不耐,看来这位新生的龙主知道具体信息啊,这样可不好办。

  看来这次不能以武力直接解决事情啊!若是我的神力没有被限制,直接一枪捅死你这新生龙主,扼杀于初生之中。

  “既然第一个交易方案你不同意,那就换一个吧。第二个交易方案,就简单多了,就是我准备和你合作,共同瓜分此次战役的果实!”龙且虽没能得到林牧的交易认可,但还是把第二交易方案亮出来。

  两人至始至终,都颇为客气,但若是有机会,双方却一定会要了对方的命。若两人暗地里的杀意可以杀人,两人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林牧对于龙且来说,是完美获得此次战役胜利的最难缠的对手;而龙且,对于林牧来说,是一头凶悍残暴的终极boss。

  两者都想要对方的命。

  然而,在利益的面前,在身份、底蕴等对拼之下,龙且竟然想要与林牧联手,瓜分此次战役的果实。

  所谓的瓜分此次战役的果实,无非就是两人合作,坑杀近五百万的玩家,收割他们身上的积分和声望。

  前一刻还是你死我活的局面,现在竟然如此平淡地谈联合。

  这就是人生,变化无穷的人生!

  沉吟半响的林牧,没有如龙且想象中那般应承,而是咧一咧嘴,露出白皙的钢牙,杀气凛然道:“我不会和你合作的,也不会和你交易。此次,我有七分把握杀你一次。而你,即便是使用了底牌,也杀不了我的。”

  这一刻,林牧没有客气,显得比龙且更霸道,更有锐气,林牧的话语虽是煞气腾腾,可却充满了自信。

  挺直身躯的林牧,虽然还有细微的颤抖,可气势上,却如一柄出鞘的利枪那般锋利傲世。

  好狂妄的话语,七分把握杀龙且一次?!

  龙且闻言,赤红的瞳孔猛地一缩,他可不真认为这是林牧的狂妄无实之语,若是那些名叫姜承龙、第一神话、司马青等异人巅峰领主来说这句话,他可能会嗤之以鼻,不屑一顾。

  可这句话是出自这位刚认清身份的新生龙主,一位从头到尾都掌控着血色荒原战役的龙主!

  龙且心中,其实是颇为忌惮于林牧的。抛开修为战力不说,综合其他方面,这位新生的龙主,真的是有点可怕。

  林牧此战,有点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感觉,让他有些惊悸。

  龙且不得不慎重起来。虽然他知道自己在这次战役被击杀后,还是会复活的,蓝都军团的精锐也是如此。

  可就是这一次被击杀,如同林牧那般,被击杀一次,己方损失的利益可就大了。

  龙且心中隐隐间闪过一抹惴惴不安,这一抹惴惴不安,让他联想甚多。

  异人叛军会不会顺利……林牧没有使用的神异之枪究竟去哪里了……那柄枪有何奇特之处……高阶傀儡人去哪里了,难道林牧还隐藏在空间器物内……林牧为什么选择攻取两座中央要塞中的东城要塞……血色战旗……围城破城……

  仿佛他这一方,又落入了对方的算计中。龙且隐隐间仿佛抓到了什么,可惜,在那迷雾重重的真相下,身在局中的他,还无法看清所有。

  七分把握……好高的数值!

  龙且虎目一瞪,把心中的不安压制下去,坚毅霸气的脸庞上,煞气腾腾,强硬回应道:“你有七分把握击杀我,我有八分把握击杀你!”

  龙且果然是一位桀骜不驯之辈,即便被林牧威胁,心中有惊意,可气势上仍然丝毫不惧。

  然而,不管是林牧的七分还是龙且的八分,都只是一个模糊的数值,具体如何,还要看各自的筹谋布局。

  而在这方面上,从此次血色荒原战役来看,明显是林牧有优势。

  “既然如此,到最后,还是看我们各自的算计。你亮出你的手段,我祭出我的底牌。”林牧咧嘴一笑道。

  “一局定胜负!”两人仿佛心有灵犀,同时喝道。

  此刻,双方气势如虹,不甘示弱。

  两人都没有把握以单人力量去击杀对方,这样一来,只能借助群战之力了。

  最后的结果如何,两人都有自己的期待。

  ……

  “各位玩家,世界第一领主林牧和古之神将龙且将要会面了……他们先是下马,交谈了一句……紧接着……我去……这就怼上了!我还以为他们只是和平谈判而已。想不到竟然干上了!”

  “我靠……林牧被击飞了……龙且果然不愧是神将,即便被封印了,实力也是不可小觑,林牧还需要成长!”

  “对拼数万个回合后,古老的龙且略占上风,林牧好像放弃了,认输了!!这一战,虽然没有伤亡,但是明显是龙且胜利了。面对这些NPC,连第一领主也要怂啊!”

  “既然打过一场,安静后,应该就是扯淡的环节了。两人开始谈判,谈判的内容,由于距离的问题,大家都不知道,有玩家想要靠近那边,却被城墙上的守兵和林牧的亲兵给阻拦了。”

  “不知道龙且与林牧的会面会如何?是不是谈和?”

  “有很多玩家都想知道,不知道林牧会不会问龙且,西楚霸王去哪里了?会不会出现在神话世界?”

  “亦或者腹黑一点,如一些玩家猜测那般,林牧会不会勾结龙且,一起击杀剩下的玩家领主?”

  “这些,随着两人退去后,都不得而知。”

  “……”

  很多个虚拟直播间上,都远远地直播着两人的状况,也不断有主播把林牧与龙且相会的情况做猜测。一些喜欢林牧的主播,会扬长避短,而讨厌林牧的,则会大肆放大林牧的不足,诋毁林牧……

  玩家的脑洞,其实真的很厉害,把很多状况都想到了。连龙且联手(勾结)林牧的方案也想到了。

  (不知道怎么回事,最近好焦虑……容我调整调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