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九章 林牧VS龙且(下)

  脸上淡然之色快速消退,凝重的神色逐渐弥漫而出,林牧猛地一跨步,口中嘶吼一声,手中大刀蓄势而去,青光乍显的刀锋直劈向龙且。

  龙且见势,轻轻地点点头,既然开打了,那就打完。同时,他也隐隐间期待着,这位新生的龙主的底蕴不要那么足。能被击杀,那就万事顺利了。

  旋即,在林牧的刀锋快要砍到他前方时,龙且手中长枪一刺,红耀的枪芒从枪尖贲裂而出,狠狠冲击在林牧的青芒刀锋上。

  “嘭!!”一道爆裂声响起后,对攻的两人都浑身一震,继而反震而退。不过,率先发动进攻的林牧,却显得更狼狈,直接蹭蹭地后退了十数步方才停顿下来。

  林牧感觉虎口处传来一股灼热的撕裂感,同时,握着大刀的手臂,开始轻微颤抖起来,那都是受反震之力的影响。

  龙且果然厉害!只是稍稍用力一击就让他颇为难受。林牧知道龙且没有一下子尽全力。

  林牧虽然敢正面面对龙且,但也只是能保命而已。想要战而胜之,还差很远。他还稚嫩,仍需成长。

  不过,身为武将,林牧还是全面爆发出自己的战斗力量和经验、底牌,来全力应付龙且。其中,林牧也想要给自己一份压力。

  独自面对古之神将的机会,可不多。

  通过短暂的交手,林牧已经隐约觉得,此时的龙且,绝对比李典等地阶巅峰武将强悍上一筹。

  和早前的地阶武将实力的兽王比,龙且有智慧,有大局观,不会因所谓的直觉而轻易改变,主观能动性强!

  若当初的兽王换到龙且,面对天阶高段的傀儡人,想要击杀,基本不可能。因为龙且会分析出,真正有威胁的,不是气势强大的傀儡人,而是他的主人林牧。龙且会直接攻击林牧,不会像兽王那般只是随意应付。

  在林牧心绪急转之时,受到反震的龙且,只是右脚微微一退,反震之力就轻易卸去。

  两人差距,非常明显。

  不过,即便虎口传来阵阵灼热痛感,林牧回转好身形后,没有停顿,又气势汹汹地提刀杀了上来,一显凶悍不畏死的风范。

  龙且见势,嘴角不由一翘,新生龙主的实力,还行吧。不过,他仍然一如既往地冲上来,坦然面对封印后仍然有地阶实力的他,肯定有所依仗,想要击杀林牧,真的有难度啊!

  龙且赤瞳微微一眯,心中想起某物,有些踌躇。

  脸上是浮现有犹豫之色,但是他手中的长枪却没有停顿,如挥舞自己的手臂般,灵活地迎击起来,与林牧对抗,不,不是对抗,而是进攻。在抵挡了几个招后,霸道的龙且开始了他的攻势,他在尝试击杀林牧。

  与林牧对战,并不是切磋,而是你死我活的对拼。从开始,双方都没有提切磋二字。

  即使面对新生龙主,龙且张扬霸道之色仍没有褪去。

  龙且眉头一拧,全身气息抖荡起来,一股股弥漫着丝丝苍莽的气息蔓延而开,然而,仿佛有什么限制,那些苍莽气息一出现,就迅速褪去了,如同恹气一般。

  龙且心中感觉一阵无奈,被封印,果然堵得渗。

  不过,稍稍一调整,龙且全身红光弥漫,如同红日一般,闪耀无比。他只能用内力。

  脚下猛地一跺,身形爆射而出,化作一道匹练无比的红光,横向半空,数丈的距离,一道掠影就轻易跨过。

  随着龙且的力量爆发后,他手中神异的火龙枪也如同被激活了一般,阵阵刺眼的红光从其弥漫而出,煞气腾腾,让人凛然。

  龙且的火龙枪,在急速的带动下,狠狠贯向林牧。

  处在劣势的林牧反应也不慢,轻轻一扭身,轻易躲过了龙且的攻势,而龙且的火龙枪,狠狠刺破地面,轰的一声,尘土飞扬,飞沙走石。

  狂暴的力量,锋利无比的长枪,甚至让地面的些许石块直接化作齑粉。

  一个半丈直径的圆坑随击而出。

  力量是远不如龙且,可速度,拥有龙元力加持的他,却可与之稍稍比较一番。

  一击没有立功,龙且没有丝毫意外和沮丧,仍然一脸霸气张扬,猛地一收枪,手腕快速一扭,火龙枪快如闪电地横扫向侧身的林牧。

  那泛着冷冽红芒的枪刃狠狠划在护罩上,然而,护罩仍然没有破,甚至连裂痕都没有。

  神异的火龙枪竟然对着护罩没有丝毫破坏力。全力出手的龙且眉头微微一挑,果然,龙主拥有的底牌就是强悍。

  “嘭!!”反应稍慢的林牧,被龙且一记横扫,没有被划破的苍龙宝凯的护罩如同充满水的气球,被狠狠压扁,继而林牧整个人被击飞了。

  “嘣!”林牧被击飞后,虎腰微微一扭,身形在半空中就恢复正常,双脚向地下踏去,不过,那横扫的冲击力仍然让这一踏有巨大的冲击力,数道深深的脚印随着林牧调整身形而现。

  龙且的全力横扫,虽然凶猛,可仍然无法击碎林牧的护罩。

  既然一击不行,那就多几击。龙且速度暴涨,手中火龙枪如同一道真正的红色巨龙,不断冲击着林牧的护罩。

  在试探一番后,双方都已经大概知道对方的些许底细了,可以放开手来了。龙且霸气四射地进攻,不断击在林牧那坚韧的护罩,可它,却仍然坚挺无比。

  龙且的攻击,狂暴无比,如同凶残的巨兽撕杀猎物。

  林牧虽是落入下风,可他并不是任人宰割的羔羊,而是拥有反击之力的凶狼!

  林牧手中的大刀,在对碰一阵后,没有继续硬刚,而是把自己的护罩当成武器来硬刚龙且的火龙枪,大刀充当诡秘的武器,偷袭于龙且。

  还真如林牧预料那般,弥漫着龙元力的大刀,不断轰击着龙且刚形成的火红色护罩。

  早前,霸气的龙且并没有消耗内力去搞什么护罩,那不是碾压者的行为。然而,战斗颇有灵性的林牧,结合那诡异坚韧的护罩,竟然与他对砍起来。

  为了护着身躯,不得已临时形成了内力护罩。

  不过,对轰之下,龙且仍然感受到被大刀劈砍的内力护罩传来的阵阵反震余力。这些余力,虽然对其伤害颇少,可积少成多,渐渐地龙且也感到胸膛有些刺痛。

  因为林牧这家伙专门挑胸膛上的护罩点来砍。

  双方一刀我一枪,斗的有声有色,若是忽略林牧偶尔被击飞的情况,两人仿佛真的是旗鼓相当。

  两人在开始战斗后,就已经把各自的坐骑给收起来了,进行的是步战。

  而步战,对于林牧来说更好,对于坐骑的发挥,他肯定不如龙且的。

  把一个会拉开差距的因素去掉,对于他来说,算是一种优势,即便这个优势看不出来。

  林牧的武器,其等阶是地阶的,虽然不如血纹龙神枪,但他挥舞起来,仍然有声有色,刀芒烁烁,煞气腾腾。无论是气势,还是凶悍程度,在远处的外人看来,林牧竟不逊色与龙且。

  面对古之神将,林牧要紧钢牙,一往无前。

  ……

  在林牧与龙且对上的时候,要塞北墙这边,姜承龙率领着二十万大军,‘激烈’地攻着城。

  “领主老大,大boss龙且和林牧怼上了,我们要不要兜路,去偷袭boss龙且,爆了他?”一位国字脸的玩家对身边的姜承龙建议道。

  “是啊!龙且这家伙竟然跳出城墙了,是一个击杀他的好机会啊!”

  “我们这二十万人,看起来攻城是非常激烈,可都是表面功夫。不全力攻城,只是在这打酱油,不妥啊!”

  “姜承龙将军,是不是有什么计划?如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如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姜承龙旁边不断有玩家在唠叨着。

  姜承龙闻言,微微眯着眼睛,神秘一笑,道:“攻城不是我们目前的首要目标,我们的首要目标,暂时还不方便透露给大家,大家稍安勿躁即可。会有机会给大家收割积分和声望的。”

  姜承龙眼眸中不由闪过一抹回忆,回忆起早些天林牧私下找到他的场景。

  “七十五万反叛玩家……呵呵……龙且好大的手笔啊!”

  “不过,那些超级隐秘的信息,林牧究竟是从什么渠道得知的呢?”姜承龙心中疑惑迭起。

  “难道林牧已经在其中布置有奸细?”

  “不……应该不是,若是有奸细把信息透露出来,签订契约肯定会有惩罚出现,那样其他参与的领主也会警醒的。现在仍然风平浪静,想来是没有违背契约啊!”

  “林牧,你真的又让我高看了一眼啊!”

  姜承龙眯着眼睛,微微一扭头,望向正面城墙的方向,不知道想着什么。

  ……

  在三十九个回合后,林牧猛地一跳开,双方拉开距离。

  “我打不赢你!”林牧稍稍把轻颤的身躯一顿,手中的大刀缓缓落下,凝声道。不过说这话时,林牧却没有丝毫的沮丧之色,也没有凝重,反而显得淡然。

  古之神将,打不过就打不过,情有可原,无需纠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