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二章 一语降千军

  海岸上,每隔三丈,就有一堆篝火,火光把湖岛照得通亮。

  炙热的火光,不单只把湖岛照亮,还照射到离海岸不远处的船只上,让岸边的士兵都把新出现的船只都看得清清楚楚。

  挺直魁梧身躯的周泰,站在船头,手中擎着一柄神异的大刀,气势磅礴。火光照耀在他的脸上,仿佛能产生一圈圈光晕,宛若一袛战神。

  “想不到,穿过迷雾后,竟然会有这么一个湖岛。难道这里就有洞天福地的入口?”快速扫过一眼岸边的状况后,周泰轻声自语道。

  对于那些占据湖岛的士兵,周泰选择性忽略了。

  在周泰的船只身后,就是缭绕不散的迷雾,而前方三十来丈,就是湖岛之岸。

  没有厚重迷雾,显得朗明的湖岛前方湖泊空间并不宽敞。一艘艘战舰脱离迷雾后,渐渐就把湖岛前方的狭小空间给霸占了。

  “准备登岛!”周泰没有理会湖岛上是否有伏兵,直接霸气下令登岛。

  “是!”周泰身后随时备令的传令兵闻言,铿锵有力应道,没有丝毫踌躇,得令马上执行。周泰将军的命令,就是军令。军令如山,这是他们的准则。

  旁边的李佳,看了看周泰,又看了看不远处岸边那一群显得颇为狼狈的不明人士,脸上浮现些许迟疑,不过却没有出口多言。他不是军中之人,也不会行军打仗,想要建议,可能会显得不伦不类。

  很快,一艘艘战舰划破平静的湖水,来到湖岛之岸。这个湖岛边的水位十分深,战舰直接停靠在岸边都没有问题。

  周泰等人到来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湖岛上一处军营中。

  与湖岛边上的普通士兵的衣衫褴褛不同,此处军营中的将士,个个精神饱满,衣着鲜丽,笑意盎然。

  他们手中托着个大碗酒,口中撕咬着大块大块的熟肉,滋润无比。

  “报!回禀崔将军,有船队穿越镜湖迷雾,来到洞天岛了!”一位面黄饥痩的传令兵从营地外面奔过来禀报道。这位传令兵脸上浮现着一抹平常难以见到的希望之色。

  把消息禀报后,这位传令兵贪婪地瞥了一眼案桌上的酒水和熟肉,不着痕迹地吞了吞一口唾沫,眼中浮现一抹渴望与无奈。

  自从船队进入镜湖迷雾后,他已经有两个月没有吃肉喝酒了!

  也许因为找不到回去的路,也许因为找不到前进的路,也许因为后援没有来,亦或者因为没有了希望……探索军团陷入了绝望的局面。

  种种原因,船队的补给,都让军中高层给占领了。他们这些小兵,只能吃普通的军粮,甚至还是有限度地吃,更谈不上包餐一顿了。

  特别是最近军中有传闻,储备的粮食快要消耗一空。军粮又一再减少供应。

  他们就差没有扒树皮,挖草根来吃了!

  路有冻死骨,朱门酒肉臭。

  然而,这些军中的高层,却仍然大碗喝酒大口吃肉。

  可惜,若是有歌姬什么的,相信这些家伙还会日日笙歌吧。

  军中高层,已经腐朽了!

  不过,传令兵却不敢有丝毫逾越,因为,他怕被编进探索营。而探索营的士兵,一钻进迷雾后,就再也没有回来了!

  ……

  “嗯……有船队就有船队吧,下去……”崔将军吐了一口酒气,昏昏沉沉地应道。

  然而,当他刚想让传令兵不要打扰他们喝酒之兴时,昏沉的脑袋终于把传令兵的情报过滤了一番,当下整个人跳了起来。

  “有船队?!!”这位崔将军惊呼一声,浑身气势陡然一涨,地阶武将的实力爆发出来,一时间营地气势荡荡。

  这位军中大佬,实力不可小觑。

  一改颓废酒迷的状态,崔将军眼眸精光烁烁,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

  “有船队,就有补给,有补给就能继续活下去!许太守没有忘记我们!”崔将军凝声道。

  而其他沉迷酒肉的将领,也都一个个精神抖擞。

  “将军,难道我们的后援终于过来了?”一位将领一脸兴奋道。

  “根据早前的计划,应该早就来的,怎么迟了数十天啊!”又一位将领抱怨道。

  其实,这些将领也是许诏军中的一把好手,若是有希望,他们也不会如此腐朽,如此堕落。

  营地中的腐朽堕落,因为一支船队的突然出现,骤然改变了!

  “传令兵,来的船队可有标识?”崔将军凝声问道。

  他身上的酒气,一经深厚内力的运转,很快就消弭一空。达到如此修为的他,区区酒气不是问题。

  “这个……看不到标识。”传令兵低着头颅,迟疑道。

  哪里有时间看船队标识,一有船队过来,如常放哨的士兵顿时如晴天霹雳,直接飞奔进岛,汇报情况了。

  “看不到标识?那我们就亲自去会一会!”将领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

  “好!响鼓,集合!!”崔将军沉吟一会,高声喝道。

  自从经过这数十天的情况后,他心中一直有一股不安,沉迷于酒,也是为了驱散这股不安。

  那一份与青龙城的模糊联系,早已经消失了。它的消失,也许是因为这里的阻隔,也许……是因为……青龙城,不在了!

  来者可能不是友军啊!

  “是!”

  随着军令下达后,阵阵沉闷轰隆鼓声响彻整个并不十分巨大的湖岛。

  很快,一群群衣衫褴褛,身上铠甲随意挂着的士兵慌乱集合了起来。

  一经统计,士兵人数有六十万!

  “可恶,怎么只剩下六十万的兵力了?”崔将军听到汇报后,脸上铁青无比。

  要知道,他们过来此地时,加上其他后勤人员,可是有两百万人!!

  如今,一大半人都不见了……

  平时他沉迷酒,没有多管军中事务。

  站在高台上的他,望着军纪零散无比,士气低落的军士,铁青的脸逐渐变黑了。这是他的错,也是军中其他将领的错。

  眼眸浮现一抹悔恨,早知道就不那么早放弃希望了!

  以这些战五渣,若是要作战,不知道有没有机会战胜一万精兵?

  短时间不可能恢复早前的状态了,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崔将军带着一丝悔恨,挥手行军。

  只能祈祷对方是友军了!

  ……

  “周将军,以上这些就是我们打探到的消息了!”在湖岛岸边,周泰听着手下汇报。

  “呵呵,还剩下不足百万的士兵,军纪散漫,士气低落,训练懒怠,如夕阳也,果然不足为虑了!”周泰轻笑一声,点点头。

  这些探索镜湖的先锋队,周泰与他们打过交道,甚至有一些还是他教导出来的。

  “崔峰……闵虎……这两个地阶武将应该还在吧!”周泰轻轻呢喃道。

  “如果能降其二人,想必就能降这数十万人,那样,我就能立下一功了!”周泰心中暗道。

  许诏的畸形王国已经覆灭了,他作为降将,若是能为大荒领地增加数十万有底子的兵力,既能表明自己的价值,增强领地底蕴,又能为昔日旧人谋一个好出路,一举多得!

  想必当初龙主林牧让其负责镜湖的探索,也有这般心思在里面吧。

  毕竟,他是水军将领,对于海外的开拓,更有信心。而龙主林牧安排于兄去负责,他却负责镜湖。

  一切,都有深意。

  “哗哗……”一阵急促声从远处传来,引起岸边大荒领地军士的注意,个个开始警备着。

  周泰稍稍一感应,马上擎着大刀,一马当先来到阵型前方。

  “周泰,周将军!!!”

  “啊~~~,是青龙蛟营的周将军!!是友军!!”

  “哇哈哈……有救了!”

  一群人从一处小山坡跑过来,印入其眼帘的,竟然是熟悉的人,周泰将军!这群将士一时间弥漫着绝处逢生的喜悦。

  得要快快抱紧周泰将军的大腿!

  “来者站住!!”

  然而,还未等他们跑过来抱大腿,旁边的大荒领地将士马上亮出泛着冷冽光泽的长枪,上前数步,阻挡着他们。

  “这……怎么回事?这些士兵,看起来不像是我们的友军!”一位将领看到那一排排气势滔滔的士卒,低声道。

  没错,若是友军,怎么还不上前嘘寒问暖,反而兵戈相向。

  这节奏不对啊!周泰将军率领的士兵,怎么不是友军呢?这群军中高层懵逼了!难道我们酒还没醒?

  一下子,场面气氛变得有些凝固。

  周泰眉头一拧,环顾半圈,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人,继而眉头一松,心中大定。

  在两军陷入对恃时,周泰快步上前,高声喝道:“崔峰,闵虎,你们两个上前来!”

  周泰口中的崔峰和闵虎两人闻言,浑身微微一震,竟然是周泰周教官!

  要知道,在来镜湖前,他们的上司许诏许普已经和他们两个私下谈过周泰的情况。

  周泰并不是主公许诏的心腹!主公许诏麾下心腹,有乐进、徐晃、凌操、凌统、严白虎等虎将。却不包括周泰蒋钦两位虎将!

  他们可信但不能全信!

  面对这个昔日教官,加上先前对方的态度,领头的崔将军崔峰和闵虎相顾一眼,都看到了各自眼中的骇然。

  南昭国真的亡了?

  听到周泰的高喝声,两人又是对视一眼,继而迈着无力的步伐,来到军前。

  崔峰就是这支青龙军的将领,崔将军,而闵虎是副将。

  两人刚来到对恃军前,周泰下面的一句话,让他们心中的那份幻想彻底破灭了,一下子跌落深渊。

  “崔峰,闵虎,南昭国被朝廷覆灭了!你们现在,是流亡之兵了!投降吧!”周泰的话语,如同一道利刺,狠狠扎在他们心头。

  周泰的话,不单只对崔峰和闵虎说,也算是对其他青龙军将士说,劝降之语,如同石灰石抛到池水中,瞬间引起了沸腾:

  “什么??南昭国被覆灭了?国王许诏阵亡了?”

  “什么?我们成流亡之兵了?那我们还是不是青龙军了?”

  “投降,我们成俘虏了?”

  “成俘虏就俘虏,只要有吃的就行!!”

  “只要带我们离开这个鬼地方,就算当奴隶我也愿意!”

  “……”

  崔峰和闵虎没有争辩什么,也没有质疑什么,苦涩一笑,继而直接单膝跪地。

  “我们愿意投降!”两人苦涩之下,有一丝解脱,也有一抹庆幸。

  对于他们来说,只是猜想成真而已。

  不过,敌方领头的是昔日旧上司,也不算太遭!

  轻而易举,这支青龙军都投降于周泰,投降于大荒领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