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章 神血出世,天下惊!(上)

  林牧一个箭步,如闪电般一掠而过,飞快来到小树前面。

  而这个时候,仿佛感受到致命危机的小树,无风而动,簌簌而响的树叶不断摇曳着,仿佛在挣扎,在求饶。

  然而,林牧这个强盗可没有理会它的情况,以单身数十年的手速,闪电般伸手,去摘取第一枚果实。

  “嘀”的一道轻微却又青翠响声骤然响起,第一枚果实被摘取了。

  这个时候,三尺高的小树陡然冒出一股更为浓郁的清香。这股清香从小树体内蔓延而出,清香的浓郁程度,竟然缓缓凝聚成一股白雾。

  屏住呼吸的林牧,没有吸取这些白雾,林牧可是在一些典籍看过,越是高阶的灵物,其防护手段就越高明,即便这些是香味,他也不敢闻。

  而果实在被摘取到手后,青涩无比的果实猛然一变,青色如同潮水一般,快速褪去,继而,朱红之色爬满整个果实。而且,有些扁圆的果实如同气球一般,快速涨圆了。

  落在手中,浑圆细腻之感油然而生。

  青涩的果实,离开树枝后,骤变为晶莹剔透的‘成熟’果实!

  整个过程,如同一个青涩少女极速蜕变为水蜜桃般的成熟少妇!

  没有鉴定果实的属性,林牧快速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了一个寒玉瓶,把果实装进去。

  耳边传来的系统提示声,林牧也没有理会,而是再一次伸出了恶魔之爪。

  ……

  然而,就在林牧摘取到第十枚果实时,一阵轰隆之声响彻在山谷中。

  林牧所站立的血色硬地,都微微轻颤着。

  “山巩,指挥火弓手,使用箭矢激发谷口的血烟菇!”林牧不顾摘取剩下的五枚果实,扭头沉喝道。

  谷口埋着所有早前在雾血沼泽收集的成熟血烟菇,就是为了应对血兽和不安好心的玩家。

  “是!”一知半解的山巩心中也是微微一凛,脸色一惊,密藏果然不是那么好开的,这才摘取一株看起来不怎么样的小树上的果子,就已经万兽奔袭而来了?

  怪不得主公那么谨慎了!他马上转身而去,化作一矫健的猎豹,在人群中穿梭,准备去提前开启陷阱。

  一阵阵杂乱无序的震荡之感不断传来,数万精锐士兵此时也知道山谷外已经发生了巨变。

  这就是林牧领主所说的将要来到的血兽群冲击?

  士兵们都默默吞了一口唾沫,紧紧握着手中的武器,一脸凝重。

  ……

  在林牧埋头摘取果实的时候,山谷之外,那些在暗中窥探的玩家此时也遇到了惊险的一幕。

  他们被从四面八方奔袭而来的诡异血兽给吓着了。

  虽然这些血兽群的目标都是山谷,可那万兽奔腾般的血兽,难免会有一些血兽会遇到隐藏的玩家。

  一遇到玩家,血兽咆哮一声就开始攻击,没有理会这些人类是不是敌人‘友军’。

  “我靠,怎么又有血兽群来袭击啊?林牧这个家伙怎么总是会引起血兽群的仇恨啊?难道他天生与这些家伙有仇?”一位被一群如野猪王般庞大的血兽【尖牙血猪】给盯上的玩家抱怨道。

  身后那些咆哮凶悍的尖牙血猪不断在追赶着他,仿佛他抢走了它们的猪媳妇。

  ……

  “他大爷的,我可是领主,我阵亡了,千名战士也将退出战场了!”一位被数头巨大血鳄围攻的玩家,带着一抹无奈,狠狠吐了一口唾沫,自语道。

  他眼角瞥了一眼右侧,看到了麾下同样陷入血战的士兵,一股后悔不迭的情绪又腾腾而起。

  “靠……早知道我就不隐藏战力,而是尽力去掠夺资源、积分了。现在,士兵们的武器都没有砍过守军就退出了战役,真是窝囊。唉……早知道跟着大势力后面攻打要塞了。冲锋在前被敌人击杀阵亡,都没有这般窝囊!被血鳄咬死,这算不算是神话世界的奇葩死法之一!”

  他知道,玩家积累的战场积分和声望,在死亡后不会减少,只是减少进入战场时系统赠送的积分。

  而后面世界级的万城争霸赛,就是根据这个战场积分的多少决定是否出线。

  显而易见,对于他来说,这一次万城争霸华夏区之旅已经结束了,并且他也无缘于世界级的万城争霸赛了。

  猛地一挥手中的一柄虎头大刀,刀锋狠狠掠过三头血鳄的血盘大口,造成些许伤害,让血鳄咆哮不已。

  “世界第一领主林牧,果然厉害,无需动用那些士兵,就可以把外围觊觎的势力给清剿一遍,借刀杀人之计运用的炉火纯青啊!我们这些人,本来在等待机会,谁知道只是在傻乎乎等待死亡的到来。可悲,可悲……算计人家不成反被杀……”

  “真想与林牧探讨一番!”带着最后一丝想念,这位领主玩家被凶怒的数头血鳄给用锋利血牙给撕开,化作白光离开了……

  ……

  “虽然只是得到十五枚不成熟的果实,但这次饭前甜点也算是收获颇丰。是时候挖掘奎尊之血了!”林牧把第十五枚果实放进寒玉瓶后,浑身一轻,呼了一口气。

  在林牧摘取第十五枚果实后,那株三尺高的奇异小树猛然一颤,仿佛走到生命的尽头,刹那间,青翠的树叶变得枯灰,生命盎然的树枝变成了腐朽之木。

  一阵微风拂过,这株走到生命尽头的小树如同灰尘一般,消散于风中。

  而这个时候,林牧站立的血红硬地,陡然出现无数道裂痕,如同蜘蛛网般蔓延而开。

  而从裂痕中,一股如洪荒般的苍莽气息迸射而出,稍后,一抹奇异的血纹从裂痕中升腾而起,继而在半空中扩散而开。

  这抹血色波纹,刚开始肉眼是可见,但刹那间,它的速度仿佛加速到音速、光速,仿若一块石头落入湖泊中而荡起的涟漪一般,向八方抖荡而开。

  而山谷上方的血云,在这一刻,快速凝聚起来,滴滴血红的雨滴从云层中降落。

  一场血雨即将降落在山谷。

  “怎么回事?难道这块地下方就是奎尊之血的埋藏之地?”林牧见状,眉头猛地一挑。

  灵物出世,必有异象!

  林牧之前就有过猜测,百年玄血树其汲取的能量,也许就是奎尊之血泄露出来的。

  附近之地就是挖掘的首要目的地。

  然而,他想不到,百年玄血树消亡后,奎尊之血仿佛自动出世了。

  百年玄血树与奎尊之血的关系,林牧没有继续去思量。

  得到答案的林牧,马上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一柄巨大的铁铲,虎腰猛地一沉,开始埋头快速挖掘起来。

  亲力亲为的林牧,让后面的挖掘小队没有了上场机会!

  ……

  在林牧埋头挖掘奎尊之血时,如同潮水般汹涌奔袭向中央之地的玩家联军中,数位超级玩家领主仿佛若有所感,微微抬起头望向西面,眉头微微一皱。

  就在刚刚,他们感受到一股奇异吸引力,然而这股奇异吸引力稍纵即逝,他们只是一刹那的感觉而已。

  究竟西面发生了什么?难道林牧真的得到了什么惊世之物?

  微沉着脸,数位玩家领主继续行军,相比于龙且,这未知的东西也许暂时可以放下……

  ……

  血色荒原中央之地一座要塞中。

  看着四面八方传来不好军报,龙且脸色阴沉。

  八座外围要塞,竟然被异人军团强行攻占了。异人怎么会爆发如此之力?

  看着军报,他第一次感受到异人带来的压力。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股血色波纹,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传播到他这里了。

  这股血色波纹,以龙且的目力也看不清楚,但却能感觉到。

  一股熟悉的气息从血色波纹中感受出来,他猛地从座位上跳起来。

  脸上闪过不可置信之色,惊呼道:“神血出世??怎么可能?!血色荒原怎么会有神血?”

  龙且仿佛得到什么不可置信的信息,一脸惊骇。

  能让修为达到神阶,经历无数的他如此脸色大变,可见神血的重要性。

  “通灵的神血,可是会光华内敛,深深地隐藏自己,不会主动出世。”

  “现在它出世,定然是有人开启的!究竟是谁,有这么好的运道?”龙且巨大的异目中,浮现一抹羡慕自语道。

  能有福源遇到神血,绝对是祖坟冒青烟!

  羡慕过后,龙且虎脸猛地一紧,一股磅礴的气息蔓延而出,沉声道:“既然神血如此之巧出现在血色荒原,某种程度上,不也是我的运道嘛!”

  龙且说到这里,一股绝对的自信油然而生,哈哈大笑起来。

  这一次战役,真是来对了。

  什么一龙之力,什么声望,相比于神血,都靠边!

  此时,龙且一扫外围八座要塞沦陷的沉闷,脸色浮现起一抹自信。

  “只要得到这枚神血,回去后,付出大量军功,凭借此次战役的统帅之位,应该可以拿下它,这样,我实力就能突飞猛进!哈哈哈……”

  仿佛,这枚神血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

  不过,大笑过后,龙且脸上的自信缓缓褪去,继而浮现起一抹凝重。

  说是那样说,可这一次战役的诡异,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变数仍然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