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章 一次小小的交锋

  见到出产于烛血之林的【烛树之液】并没有如预料中那般对兽王起作用,林牧也没有着急,一招不成,还有下招!

  【烛树之液】是一种不可再生资源,属于【烛树】的生命之液。

  在火弓手小队去那唯一一片烛血之林收集完毕后,就没有了。

  而被收集过【烛树之液】的【烛树】,都已经如暮年之人那般,渐渐消失了。

  火弓手小队本来还想着移植一番的,可惜都不行。

  特产于血色荒原的它,仿佛有着它的骄傲。

  林牧一脸沉稳地牵着龙鳞马小骐,往一处城道直奔上城墙。

  而在奔上城墙后,林牧不着痕迹从背包中拿出了一样东西。

  看到林牧不慌不忙来到颇为残破的城墙后,婉儿、雪影、季北钦、姜承龙、赵七胤,再加上其他领主玩家都迎了过来。

  “林牧,你究竟干了啥事,竟然直接引起血兽群的巨大骚动啊!是不是偷了人家的宝贝?难道是青晶血猊兽的幼崽?”季北钦脸上弥漫着调侃之色,呵呵一笑问道。

  其他人也是如此模样,仿佛林牧真的偷了东西。

  至于之前一直抱怨林牧的婉儿,看到林牧后,脸上早已经没有了丝毫的岔色,反而笑眯眯,仿佛早前的阴天没有存在过。

  林牧见状,轻轻跳下变异龙鳞马,继而轻轻一招,它就不见了。

  对于这样的情况,众人见怪不怪。

  “没有偷血兽的宝贝,只是我身上有一样东西吸引它们而已。”林牧一脸淡然,模糊解释道。

  没等其他人回应,他轻轻扭过头,望向快要冲上来的血兽群道:“等一下血兽就开始攻城墙了,借此机会,我们和它们打一场攻防战,顺便把它们都留下来。”

  林牧为了兽王,决定拼一波,以对待龙且的底牌来应付它!

  说完这些,一抹奇异的血色陡然弥漫在林牧的眼眸中。

  旋即,一股磅礴的杀气从林牧体内蔓延而出。

  而在这抹奇异的血色出现的刹那,林牧眼眸就一阵血红。

  身体一直在运转的太龙造化典并没有把这股骇人的血红消除,反而有一种增强在其中,感觉如助纣为虐!

  血红的眼眸中,林牧仿佛看到了无数惊天动地的血战,漫天血色的战场,让人精神沉沦!

  沉沦间,林牧感觉到腰间一凉,一股如山涧清泉般清凉的感觉从其升腾而起,把那股奇异的感觉压制了下去。

  来的快,去的也快。

  “怎么回事?”林牧知道他身上出现了某中问题,可是却不知道所因何事。

  那股奇异的感觉,是好是坏,目前他无法判断出。

  “难道是我修炼的功法出现了问题?”轻轻摸了摸腰间已经修过过的七星镇魂佩,林牧眼眸闪过一丝疑惑。

  刚刚太龙造化典的异常,身为主人的他,一清二楚。

  林牧心思急速转动着。

  林牧身体的异常情况,虽然描述是颇长,可从奇异感觉出现到七星镇魂佩出现一股清凉,整个过程非常短,只是数个呼吸而已。

  其他人没有发现林牧的异常。

  沉吟一会,林牧把心中的疑惑压下去。

  “这些血兽的价值,我早前发给你们的信息就已经有过详细说明了,你们应该都对它们垂涎三尺吧!老规矩,在战斗过程中,谁击杀血兽,就归谁!事后收购的血兽,平分!”林牧脸色淡然,干净利落道。

  然而,利落的语气中,仍然流露有一股雄浑的煞气,却让众人一凛。

  林牧此人,实力不凡,并且应该经历过某些惨烈的搏斗,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如同一柄无锋重剑。

  闻名不如一见。此刻,其他没有见过林牧的领主玩家,能感受到一脸淡然沉稳的林牧,真的有身为世界第一领主的气魄。

  在万兽追杀之下,竟然面不改色,从容镇定,而谈到血兽之生死时,却又煞气骇人,果然厉害。

  而与众位超级领地大咖相谈之时,也是淡然无比,仿佛这是常事。

  这还是一个传闻中刚毕业的大学屌丝吗?一个暴发户吗?

  一个词语蓦然在很多玩家领主脑海中出现:枭雄!

  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亲身看到林牧后,脑海中都冒出这么一个词语。

  然而众位领主玩家都没有把自己的感觉说出来,只是直勾勾盯着这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秘领主。

  五方联盟的其他四位话事人,也感觉到林牧这一刻仿佛有不同,不过他们也没有多说,只是以为林牧如他们那样,看重着群血兽的价值!

  “这群血兽的数量,大约是三千六百五十只,应该够分。”季北钦听到林牧的话语后,虎目闪过一抹疑惑后,顺势道。

  “因体型巨大,看起来才像是卷席一切的海啸般汹涌而已。”

  三千六百五十只!

  林牧闻言,点点头。此时,他心中所想的不是血兽群的分配问题,而是兽王的问题。

  “既然如此,大家开始指挥战斗吧!实力不够的领主玩家,就不要上前线了,以免被击杀,导致其他士兵被淘汰出血色荒原。”林牧一脸和熙轻声道。

  众人见状,也开始行动起来。

  五方联盟的老大都发话了,他们这些小的就可以做事了。

  至于那头直奔林牧而来的血兽,其他领主玩家并没有多问。

  然而,地位低的他们不问,不代表其他人不问。

  “林牧小妹夫,那头追赶你的血兽,仿佛有一些奇异啊!它身体内好像有一股雄浑汹涌的气息,如火山爆发前那般!”早安排好一切而没有离开的季北钦直捣黄龙道。

  说话之时,他不着痕迹向林牧使了一个眼色。

  林牧见状,嘴角轻轻一抽。没一个是省油的灯啊!

  “呵呵……这是一头兽王!就是他盯上我的,为了引血兽群下山,我使用了某样压箱底的道具。”知晓原由的林牧一本正经道。

  他直接把血魂香当做了自己压箱底的宝贝。而兽王盯上他的原因,他也归在了血魂香身上。

  “它的真实战斗力,应该有我麾下之将,于禁的战力!”林牧不等其他人回应,仍然一脸淡然道。

  “什么?!战力相当于禁!!”众人闻言,都惊呼一声。

  于禁的鼎鼎大名和实力,众人可是有最直接的印象。

  于禁般的战力出现在这里,让他们一阵惊悚。

  怪不得早前林牧不让他们从山峰上冲锋而下攻打要塞,反而去攻打厚重而高的城墙。

  把这么一头拥有无敌战力的兽王引出来,那就是他们的灾难了。

  那时候,前有守军,后有血兽,前后夹击,后果不堪设想。

  “之前我不知道大家会这么早攻上了城墙,所以为了第一要塞沦陷的奖励,我就使用了底牌把它们引诱下来,攻破要塞!”林牧继续忽悠道。

  “至于这兽王,你们无需担心,我有办法解决,你们去围剿其他血兽吧!”林牧不着痕迹地把责任拉到他的身上。

  仿佛解决这头兽王就是他的责任。

  其他人听到林牧的话语,虽心有疑惑,却也点点头,毕竟人家都这么说了,你还想如何。

  连有些刺头的赵七胤听到林牧顺势之语,也没有借口去反驳。

  只是晶莹的眼眸之中,闪过一抹凝重。这个林牧,真的不简单,普通的商界精英都不如他!

  这头兽王,在林牧嘱咐山巩集中力量,使用绿火箭矢去攻击它的时候,他就觉察出兽王的不凡。

  然而他还未开口,这头兽王的归属权就已经通过林牧与季北钦的谈话决定了。

  在三言两语间,就达到了目的。

  季北钦与林牧在唱双簧!

  姜承龙雪影等,和季北钦赵七胤一样,都是聪明之人,如何看不清。只是都因为一些情况,没有直接挑明而已。

  这一次小小的交锋,是林牧没有付出代价,险胜了。

  得到归属权后,林牧没有再和他们寒暄,微微告罪一声后,毅然转身而去。

  因为这个时候,速度颇快一点的兽王已经从城道上追来了。

  而在它身后,只有十来头战力强悍一点的血兽而已。

  “山巩,你率领火弓手压阵,这头兽王我来解决!!其他血兽让盟友解决!”林牧铿锵有力道。

  这群火弓手,可是神射手,不可随便阵亡,后面还需要他们发力的。

  “是!”山巩闻言,用力点点头。

  主公林牧,可不是一个简单之人,既然他说可以解决兽王,就一定能解决。

  林牧擎起龙神枪,猛然一蹬城墙,化作一道闪电,冲向兽王!

  林牧的战力,正式公布于世!

  (还有。都晚了,大家白天有时间再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