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五章 戏志才的狂言:我等为棋手!

  而与戏志才对恃的远古神谋,在护罩出现的瞬间,动作也微微一停滞,不过他很快就恢复正常。

  一直全身灌注于他的戏志才,也留意到了这一瞬间的不同。

  沉吟一会,戏志才不动神色道:“龙运之庇护,出现了!”

  “是啊!出现了!不过,这个庇护护罩,可是非常坚固的,比那龙主身上的六龙之龙运可是多很多倍,他又如何破局呢?”古代神谋轻轻地点点头,淡然道。

  “龙运之界与阵眼相连,若不破坏龙运之界,那阵眼就永远不会被摧毁,其他副阵眼被摧毁也无济于事,诸位活死人都不会有太大损伤,果然是一环紧接着一环!厉害!”戏志才凝声道,脸上有些凝重。

  就算是他,对那个金光灿灿的护罩也无可奈何!

  “不过,我有一个疑问,那里存储有多少龙龙运?”戏志才凝声问道。

  此时,若是有外人看到戏志才与这个古代神谋,定会以为两人是熟识之人,而不会想到是生死敌人!

  “哈哈哈,也不怕告诉你,那里存储有区区三十六龙龙运而已。”古代神谋仿佛提到令其颇为兴奋的东西,仰着头颅大笑起来。

  “三十六龙龙运?!!”戏志才眉头猛地一跳,低喝道。

  这个数量的龙运,真的出乎他的意料。戏志才不是没看到过拥有龙运的诸侯,但那只是数龙亦或者不超过三十龙的小诸侯而已,三十六龙龙运,还真没见过!

  至于林牧,虽然龙运稀少,但运势却是他前所未见的那般昌盛。

  “看你反应,结合之前那位龙主六龙龙运的情况,不难想象出,此时,神州大地的龙运比我们那个时代的龙运稀薄吧!”古代神谋眯着眼睛,嘴角微微翘起道。

  能看到身为同一个阶层的神谋对手惊异,颇令他欣慰开怀。

  “确实,时代的车轮不断向前推进,永恒之河亘古不停,时间长河亦是不断冲刷着,神州大地如此状况,乃是天地轮转之必然趋势!”戏志才把心中的惊异压制下去,恢复淡然,轻轻道。

  “然而,否极泰来,当神州大地龙运凋零之时,也是天地巨变的开始!那时,龙运会慢慢昌盛起来的!想必前辈也有所体会吧。”戏志才语言针锋相对,古代神谋想看戏志才不爽,而戏志才也想看他不爽!

  针尖对麦芒!

  同样聪明的人,可以成为朋友,如与戏志才与荀彧荀攸等;但也很容易成为敌人,因为他们都是自命不凡之人,如面前这位古代神谋!

  对面的古代神谋闻言,眉头轻轻一挑。

  戏志才的话语有对的地方,因为他刚复活,恢复神智后,就遇到了一个特殊情况,摸金校尉的出现!

  这个情况,在其他普通人眼中,也许只是一个小小的意外,但在他眼中,确实一个巨大隐患,也是一个令他强烈不安的信号,只是他心智强大,强行把那股不安压制下去,没有太大表现而已。

  “你的意思是,天地巨变开始后,龙运会慢慢蓬**来?”古代神谋喃喃道,仿佛这句话是在他自己。

  “如今神州,已经达到这般稀薄的程度了?天地巨变都开始了?”古代神谋凝声道。

  “没错,我之龙主,就是一位异人!”戏志才答道。

  “异人?!!!”古代神谋脸色大变。

  他本想看戏志才出丑,但却想不到真相如此残酷,让他自己出丑了。

  “天地巨变,天地巨变,那龙运岂不是达到历史最低点了!!”

  “天地龙运,乃是恒定之物,想要蓬勃,需要……需要掠夺早已聚拢起来的龙运!”古代神谋浑身猛地一颤,仿佛想到了什么可怕之事。

  “没错!你们这些想要瞒天过海的诸侯势力,也在天地轮转变幻的巨大棋盘上,你们早已在不知不觉间,沦为了棋子!”戏志才气息猛地暴涨起来,高声喝道,想要从语言与气势上打击对方。

  特别是说到‘棋子’二字,更是猛喝一声,浑身气息暴涨。

  戏志才的声音,如同洪钟一般,洪亮而又充满了某种奇异的气息。

  “而我们这个时代的诸侯势力,将是棋手!”戏志才猛喝道。

  这个时候,戏志才宛若一位神袛,浑身充满了自信,傲气腾腾,神威烁烁!

  古代神谋闻言,眉头紧皱,有些苍白的脸庞,变得更为森白。

  棋子,他们将要沦为当代诸侯争夺的棋子?

  他不认为对面的神谋会说什么空白之话诓骗他,达到他们这样的层次,分辨真假之力还是非常强的。

  在浩瀚,波澜壮阔的年代中,他们本是佼佼者,如今却在龙运凋零之际,沦为了棋子,可悲可叹!

  古代神谋非常聪明,被戏志才一点,就明白了很多事情。

  神话世界,乃是一个浩瀚无比的世界,乃是一个波澜壮阔的世界,成为棋子,真的让人绝望!

  ……

  在戏志才与古代神谋斗智斗勇之时,林牧这边也发生了变化。

  林牧想了一通,还是挥舞着龙神枪,刺向金黄色的护罩。

  至于其他将士,也跟随这主公林牧的动作,开始攻击护罩。

  “呲!”一道细小的声音在枪尖与那个金光灿灿的护罩碰撞时陡然响起。

  随后,一道细小的裂痕在护罩上出现,如同蜘蛛丝网一般,逐渐蔓延开来。

  林牧的攻击,对这金黄色护罩有用!

  这个变化,出乎林牧的意料。

  他本来以为,这个护罩非常坚韧,区区黄阶武将的修为和武力,很难对其造成致命影响,却想不到发生此况。

  意外之喜!

  至于其他人的攻击,不出意料,像是打在金刚石上,连一点痕迹都没有。

  “主公,我们的攻击,好像对这个龙椅前的护罩没有丝毫作用……咦,主公,你的攻击,竟然能令其破碎?”旁边的杨土看了看手中的武器,又看了看林牧那边,一脸惊异道。

  ……

  “夺运之枪!此龙主手中的那柄神枪竟然是夺运之枪!!”与戏志才对恃的古代神谋在林牧挥舞着龙神枪刺向玉玺时,脸色大变,瞳孔猛地一缩,惊骇道。

  这是他恢复神智后,第一次表现出惊骇之意,也是他第一次如此失态。

  这次可不是装的,而是他真情实露。之前就算想到沦为天地棋盘之棋子,也没有这般心神巨变。

  龙运之界,可实实在在牵扯到他们的切身利益!

  就算戏志才,在林牧挥舞着龙神枪给与龙运之界伤害时,也有些惊奇。

  林牧手中的龙神枪,他还真不了解。宝物内敛,他的鬼谷星辰之目,也看不清双耀龙神枪的本质!

  根据两人的反应,很显然,两位神谋都有某种神秘技能看到林牧等人在墓宫内的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