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二章 又一份天地龙臣榜

  “我等花费大代价,布置如此重生掩世之局,本预测过,会遇到有身怀龙运的诸侯来盗墓。”

  “但对于身怀龙运的诸侯来说,不管其亲自盗墓,亦或者是麾下虎将将士盗墓,都乃是减运之举,削弱龙主之运。如此一来,利弊相伴,若没有巨大利益驱使,不会随便犯险。”

  “针对这个问题,我们使用了一枚残破玉玺镇压了一些龙运,隐藏墓宫之利。这样防备诸侯亲身犯险,以防万一。”

  “另外,还有一个最为核心的问题,那就是盗墓者,会失去【运势】!”

  “一个诸侯的运势,可是非常重要的,它能让诸侯更容易平步青云,聚拢虎臣,君临天下!运势的势头昌盛,必逢凶化吉,福源连连!故而很多诸侯都对自己的运势非常重视,你为神谋,应该会知道此事。但你却没有去阻止那龙主,想必是早有计划。”

  “摸金校尉就是你找来的?”

  “你们这次行动,都是你筹谋布局的?”古代神谋幽幽开口说了一大通,如同自言自语。

  在最后,还问了当代神谋戏志才两个问题。

  戏志才如同一个旁观者,沉下心神,听着古代神谋的自语。

  “我若说不是,前辈会相信吗?”听到其问话,戏志才客气回应道。他脸上神色一片平静,看不出一二波动。

  古代神谋轻轻摇摇头,表示他不相信。

  其实,这些布置,还真不是他准备的,说不好听点,他只是林牧林道九带过来防备太平道的。

  若论真实身份,他也就是林牧的一个师兄而已。比已经成为大荒领地参谋阁首席谋士的郭嘉的身份都不如。

  但林牧却让他参与到各种大荒领地隐秘布局中,想必是想要招揽他。

  心知肚明的他,没有拒绝,毕竟参与进来,就代表他已经渐渐认可了大荒领地。

  他未加入大荒领地,却有为大荒领地服务的事实。一旦卷入这个旋涡中,登上贼船,他肯定很难脱身,他深知这个道理。

  但他却没有拒绝,因为林牧的神秘、大荒领地的发展,确实非常吸引他。

  在心底之处,他已经是大荒领地的人!

  而参与进来的他,知道,林牧对这次活死人之墓宫,最高的战略目标只有两个:霍夺镇运之器和打击太平道!

  然而,一切仿佛都是算计好一般。

  一金甲尸七银甲尸,遇到八位虎将,刚好够数。

  一远古神谋,遇到当代神谋,刚好可敌。

  摸金校尉开墓盗取龙运、破坏阵纹,承担削运之因果,刚好克敌。

  三个刚好因素加起来,就不是巧合了,而是阴谋!

  这让古代神谋心中产生诧异,故而就把这一切的巧合安在场中最厉害的戏志才身上。

  “前辈不是能算出我们的情况吗?怎么连区区摸金校尉都算不到呢?”戏志才带着一抹戏虐道。

  “我刚恢复神智,脑子还未通明,一切还未清明。”古代神谋轻轻摇摇头,淡然道。

  此刻,古代神谋仍然一副泰山崩塌我自若的神情!

  戏志才望着淡然的古代神谋,心中一凛,难道此人还有其他手段,亦或者是他真的不在乎一切得失?

  他在拖延时间?戏志才心中思绪一转,想到这个可能。那个墓宫内还有翻盘的力量?

  戏志才心中一凛,林牧林道九,可是大荒领地最最核心之人,若其出事,将是大荒领地的头等大事。

  戏志才眉头轻轻一蹙。

  不过稍稍一想,戏志才就放松下来,林牧的隐藏力量不是没有,其基本安全应该能保证。

  然而,对面的古代神谋仿佛没有注意到戏志才的神情变化一般。

  “另外,还有一个致命因素。摸金校尉这类人,刚好是我们的天敌,我的技能与特长算不到。”古代神谋用其仍然沙哑的声线道。

  天敌,没错!就算是眼前这个古代神谋恢复了神智,但其生命本质仍然是活死人,如此一来,这类bug般的存在摸金校尉,刚好克制他们,故而就算计不到!

  一饮一啄,自有命数。

  聪明的戏志才,一点即明,点点头。

  就在他点头的时候,戏志才身体不着痕迹地动了动,其动作之势,与点头同步,浑然顺合,看不出变化。

  ……

  “摸金校尉,是一群非常诡异的职业者。

  这种职业者,盗墓搬山,卸岭翻尸,竟然不受气运削弱,不受德运惩罚,非常让人头痛。

  摸金校尉,是令所有布置有墓宫,为后代子嗣谋福运的铸造者最痛恨的一群人!

  在远古时期,与摸金校尉一般的职业,共有四种:

  【摸金校尉】、【搬山道人】、【卸岭力士】和【发丘中郎将】!

  而在远古时期,为了不被此类职业者骚扰自己安息之地,一些诸侯王者、贵胄望族集合起来,消耗大量资源,发动一次请天之愿,把这类职业者封禁起来,四脉传承开始没落。

  毕竟,对很多寿终正寝的贵族来说,死后的安息也非常重要,对后辈子嗣也有影响。”

  古代神谋不断说道,嘶哑刺耳的声音,不断回荡在空旷的墓宫群前。

  现如今,竟然出现了摸金校尉,确实完全出乎这位古代神谋的意料。

  生命层次的变化,让其出现了漏洞!

  …………

  在戏志才与古代神谋各怀目的闲聊之时,林牧带着摸金校尉杨土,率领着一百大荒领地精锐士兵,踏进了诡异静谧却黑气腾腾的中央墓宫内。

  这座墓宫,非常高,需要微微仰着头方可望到殿顶,其内,也非常宽敞,一眼望去,如同一个篮球场那般宽敞。

  这个墓宫大殿,其铸造的风格非常奇异,就如同王朝国殿一般。

  对,它就是仿造一个王朝国殿而铸造的!

  “主公,这墓宫的诸侯主人,竟然将自己的墓宫建设成一座国殿,果然大气!”杨土望了下周遭的环境,凝声道。

  “呵呵,杨土,你可能错了!它以这个国殿为自己的墓宫,不是大气,而是渴望!”林牧闻言,轻轻摇摇头道。

  “他渴望成为君临天下的那个人,他想要登上那九五至尊之位!”林牧沉声道。

  “他只是让在其入土后,在其复活逆生之时,也享受到帝皇之尊,他想要当……”

  在林牧说这句话时,仿佛想到什么,脸上微微一变,语言陡然一顿。

  “主公,有什么问题吗?”杨土看到林牧脸上之色一变,凝声问题。

  “大家小心一点,我总是感觉,这座大殿内还有其他危险!”林牧沉声道。

  危险?这座大殿,一望而尽,没有其他活死人,也没有棺材,何来危险?

  但作为主公,林牧的话语让众人非常重视,当下脸色谨慎之色又浓郁了一分。

  林牧与杨土,开始不再说话,怀着谨慎肃穆之色,缓慢靠着左边墙壁前进。

  踏踏的脚步声伴随着轻轻的铠甲碰撞声,清晰回荡在空旷的大殿中。

  行走之时,林牧也不断在观察着这座墓宫大殿。

  这墓宫大殿,铸造得非常精致,雕梁画栋,玉石砌栏,玄石铺地。

  在靠墙之处,铸造有很多个祭祀用的祭坛,那些祭坛上面,没有成品物品,反而有很多残渣、碎片,仿佛是那些祭祀之物经历岁月洗礼后,已‘寿终正寝’了!

  看着那些残渣、碎片,林牧心中闪过一抹惋惜,能成为诸侯陪葬之物,肯定不凡!

  可惜,不管如何不凡,在岁月的冲刷下,仍然会化作黄土!

  也许是因为年代过去非常久,经历无数阴脉洗礼的原因,此时的墓宫大殿没有那种国殿的肃穆庄严,大气磅礴之感,反而有一种令人悚然,心底发毛的恐惧感。

  众人缓缓来到大殿后半部分,看到三排玉石阶梯。

  三排玉石阶梯,笔直铺设,蔓延而上。在阶梯之顶铸造有一个高台,高台之上,一张古朴的淡金色龙椅!

  龙椅上,有一个残破的玉玺模样的物品,黯淡无光,平凡无奇。它仿佛是被人随意摆放在那里一般。

  而在龙椅一旁,漂浮着一张奇异的卷轴。

  看到漂浮的那卷卷轴,林牧脸上惋惜肉痛之色蓦然浮现。

  “唉……还真是如我猜测那般,这中央墓宫的阵眼之物,是一份天地龙臣榜!”林牧心中暗叹道。

  早前,在他知道这是一位诸侯,再加上那位手中拿着三足黑溟腾龙鼎的远古神谋出现,就有过猜测,中央墓宫的阵眼之物,很可能是一份天地龙臣榜!

  如同一看,就确定了,因为林牧他自己也有一份天地龙臣榜,甚为熟悉!

  天地龙臣榜,乃是修龙道之至宝,不嫌多!

  但现在其是阵眼之物,若暴力破坏阵眼,此物就会彻底随着大阵消逝了!

  一份天地龙臣榜就在眼前消逝,让林牧心中难免有些失落惋惜。

  而就在林牧心中惋惜之时,他陡然感到一股寒气在背后升腾而起,如坠入冰窟一般,头皮发麻。

  危险,有致命的危险临近了!林牧脑海中蓦然浮现这个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