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八章 远古神谋VS当代神谋(上)

  不管外面的战斗如何凶猛,墓宫内的众人都没有心情去了解。

  因为此时沉默的众人的目光,都被墓宫前的那漂浮的第九座青铜古棺椁所深深吸引了。

  这个巨大的洞窟内,不知道因何光线源,竟然不是漆黑一片,反而弥漫着一股股阴柔的光线,让众人可远观眺望。

  第九座青铜古棺椁,通体萦绕着淡淡的青光,在这环境下,显得更恐怖。

  而四周,虽然有一股股弥漫在空气中的淡淡黑气缭绕着,但也能隐隐约约看到古棺椁的表面。

  那篆刻着无数图案的椁面,在这恐怖的环境下,却透露出一股庄严肃穆之意。如同一座高山般厚重。

  古朴奇异棺椁下方,是一池稠浓的黑色奇异之水。

  棺椁如同一个抽水机,不断抽取着底下的黑色之水。

  池水边缘,铭刻着无数玄奥的铭文,这些铭文,随着棺椁吸收那些黑色的水时,时时闪烁着。

  众人慢慢从通道上面下来,开始靠近墓宫群。

  洞窟下面的大地,是一片漆黑的岩石,冷而坚固,在阴柔的光线下,透露着阴寒之气,众人的双脚踏在其上,仿若踩在一块巨大无比的冰块上。

  “按照之前的信息,鬼邙峰顶的那位金甲活死人,应该是诸侯,是主公,而这第九座青铜古棺椁内的活死人,是谋士。怎么主公都出动了,这个谋臣却还在潜伏着呢?”亲卫队的崔武,望着这副奇异景象,忍不住出声打破这诡异的安静。

  “那是因为此古棺椁内的活死人,是一位更凶残的存在!”戏志才稍稍感受一番后,眉头紧皱,凝声开口道。

  同时,一股磅礴的气息从戏志才身上蔓延开来。

  这是战意!

  戏志才脸色凝重,那一双儒雅的眼眸,此时如同鹰眼一般锐利。

  对战意颇为熟悉的众人,都感受到,此时的戏志才,如同一柄出鞘的利剑!

  众人不知道为何戏志才看到这座古棺椁后,会散发出一股这般汹涌澎湃的战意气息。

  但却隐隐觉得,戏志才此时,如同是遇到了天敌一般。

  天敌?

  有何存在,会是戏志才这等超级谋士的天敌?

  对于巅峰存在的他们来说,也许,同道的人,方可能是。

  因为在自然界,食物链顶端的存在,其相同地位的存在,也有可能会成为天敌。

  那么答案显而易见,第九座青铜古棺椁内的活死人,是一位神阶谋士!

  神谋!

  存在悠久岁月的神谋!

  远古神谋VS当代神谋!

  想到此处,林牧心中猛地一颤,这个活死人墓宫,真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若是没有黄忠于禁周泰等武将,没有戏志才等谋士,林牧都不敢想象最后的结果会是什么了。

  唉……只是想要安心盗盗墓,挖挖宝而已,何来这么多凶险存在呢!

  “更凶残的存在!!军师大人,我们如何处之?”星辰统帅黄叙,悄悄吞了一口唾沫,面带凝重开口问道。

  能让神秘的军师大人如此评价的存在,肯定也是一位神秘强大的超然之‘人’。

  黄叙没有问主公林牧,反而问戏志才,因为此时,只有戏志才才能给众人一股安心的感觉。

  就连林牧也是如此感觉。

  活死人墓宫内,一切都出乎林牧的认识。

  戏志才没有马上应道,反而扭头望向林牧,问道:“道九,你认为如何?”

  脸上凝重之色比其他人更甚的林牧,轻轻吐了两个字出来:“强攻!”

  “强攻?!”众人一阵意外。

  这墓宫内,好像就只有那一座古棺椁,没有其他小喽啰存在,怎么强攻?难道让他们一起围攻那座古棺椁的人?

  “志才,能否胜利?”林牧继续凝声道。

  现在众人知道,强攻的人,不是众人,而是戏志才一人。

  “没多大问题。”戏志才闻言,淡然一笑,笑意中,弥漫着令人心安的自信。

  “不过,你们就不要参与进来,只能我出手。”戏志才把淡然收起来,凝声道。

  仿佛古棺椁的存在令戏志才也感到一点棘手。

  “那墓宫的内的大阵,如何处理?”林牧环顾一圈,把整个墓宫群望了一遍道。

  洞窟内的墓宫群,其实也就是九座庞大的墓宫组成而已,一些小的墓宫建筑,只是附带,其装饰作用而已,其内连普通的陪葬品都没有。

  “分而击之!”戏志才道。

  继而,他又吩咐道:“子辰子星,你们各率领两位摸金校尉,分两个方向进军,带领士兵去除了中央墓宫外的其他墓宫,破坏其内的聚气之物。”

  说到这里,戏志才顿了顿,又道:“聚气之物有可能是一个鼎,一个令牌,也有可能是一柄武器,只要感到颇为奇异,你们都要破坏它!”

  “道九,你率领摸金校尉杨土,等我牵制此物,再绕路奔赴中央墓宫中,把中央阵眼的聚气之鼎收取,破坏大阵!这样外面的八位活死人,就会有一定的削弱,也许就不会有刀枪不入等类似的状态加持了!取胜之机就会出现。”戏志才如同一个丰富的统帅,不断指挥着。

  “是!”众人没有任何迟疑,得到命令后,马上有秩序分兵,继而按照戏志才的嘱咐前进,执行计划。

  “好!”就是身为主公的林牧,也凝重地点点头,眼眸中浮现一抹期待的光芒。

  戏志才要亲自出手?

  神谋出手战斗?这是何种操作?

  众人,包括重生的林牧,可都是没有看到过谋士如何作战的呢!

  身穿儒雅袍服的戏志才,难道拿着一柄长枪,煞气腾腾地冲上前去拼命?

  众人脑海中不由浮现这般画面。

  “这个八阴将星大阵,相辅相成,只要破坏其中央与附属之阵的阵眼,大阵就会被破坏。”不管众人如何脑补,戏志才仍然凝声说道。

  众人的话语,在这空荡荡的墓宫内,非常清晰传播着。

  那座古棺椁,仿佛能听到众人的话语,在戏志才吩咐战略时,古棺椁吸纳底下池水的速度陡然增加了数倍。

  而在谈论战略的众人不知道这般变化,只有戏志才,在其吸纳速率暴涨的瞬间,不着痕迹地望了一眼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