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章 周泰突破,黄忠归来!

  “然而,不是所有的墓宫都能为族亲增加福源的。有的墓宫甚至还会消耗族亲福源。这个活死人墓,就是逆道而行的墓宫!”戏志才语气陡然一变,眼眸微微一凝,沉声道。

  “这个活死人墓宫,乃是断子绝亲之墓宫。为了一己之私,削弱直系亲人福源,甚至让其血脉尽失,实乃歹毒无比。”

  “这般墓宫,不断是风水、墓宫阵法、陷阱、墓宫建筑风格等等,都要求非常严格,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点,那就是镇运之器!”

  “一般的墓宫不会安置镇运之器,而这个逆道之墓,需要用镇运之器去吸纳族亲之运,血亲之运!无情无义!”戏志才凝声道。

  “嘶……”众人闻言,都抽了口凉气。遇到这般先祖,不是倒大霉嘛!

  “那张藏宝图不是说里面有【三足黑溟腾龙鼎】吗?我看肯定没错!只有使用镇运之器方有这般效果。大荒领地的太庙,不是就缺这种镇运之器吗,此鼎应该暂时可以满足大荒领地的需求”

  “好了,关于这方面的信息先说到这里吧。战场中灵气陡然剧烈变化,看来是有人要突破了!”戏志才环顾一圈,微微笑道,旋即转身望向战场。

  其他人闻言,把思绪从那活死人墓、镇运之器【三足黑溟腾龙鼎】缓过来,也望向战场,不过心中,仍然对戏志才说出的信息关心不已。

  “哦,果然是幼平要突破了!”风仲稍稍一感应,欣喜道。

  周泰、李典、蒋钦三位武将,都是处于突破的边缘,晋升的几率非常大,特别是史诗级历史武将周泰,其潜力比其他两位大,突破乃是理所当然之事。

  周泰的情况,风仲私下已经了解颇多,若不是他为许诏疯狂练兵,修为怎么会只有这区区天阶初段。

  对于他们这些天佑之将来说,武力的增加颇为容易,先天没有桎梏,武力蹭蹭般往上涨。然而,不管是何人,当武力达到巅峰之时,基本只能地在原地,很难再进一步。

  达到93点武力及以上,天地赏赐的100个等级而诞生的本源属性点,已经无法给予帮助,无法增加武力点了。

  这样只能从其他地方进行突破,增加战力了,功法修炼就是一个突破点。功法突破,修为晋升,停滞不前的武力,也会增加,相辅相成!

  …………

  在戏志才爆料的时候,战场中战斗激烈不息。

  阵阵轰鸣声不断传来,再加上山涧内黄忠与典韦战斗传来的巨大轰鸣声,仿佛奏成一谱充满壮烈之气,战意腾腾的乐章!

  ……

  第一个战场中。周泰VS管亥!

  “砰!~~”

  “嘭!~~”

  两道不同的声响,代表两人不同的遭遇。

  周泰与管亥在空中搏斗了数回合,双方各有损伤。

  管亥浑身有六七道刀口,有几道刀口已经结疤,有几道却仍然流淌着殷红的血液。至于他身上的金黄铠甲,早已经破碎不堪,被他扔掉,以防耽误其战力发挥。

  而周泰的状况亦是如此。露出精壮的上身,虬龙般的肌肉有数道流淌着血液的伤口。

  然而两人对于伤口,都没有太大的关注,反而瞪着虎眼凝神盯着对方,以防对方再爆发什么秘技。

  战斗进入白热化,双方都全神贯注,全力以赴,各种手段层出不穷。

  管亥流着丝丝鲜血的胸口处,贴了一张金光灿灿的符篆,这张符篆为管亥提供了一道坚韧的金光护罩。

  “唉……想不到周泰此人战力如此凶悍,竟然逼我使用了天阶符篆金甲力士符!”

  越打越惊心,管亥发现对面的周泰越打越厉害,刚开始双方还算旗鼓相当,但渐渐,他发现问题了,对方隐藏了爆发的实力。

  自从周泰周身绽放一股充满水之气息的殷红之光后,周泰战力陡然提升了数筹,让管亥一时间竟然难以应对,无奈只能使用杀手锏。

  “周泰肯定是获得天赐厚赐,传奇级历史武将的加持跑不了,之前那种变化,也许是他使用了天赋或者其他秘技,在这样下去,我这天阶符篆力量被消耗后,肯定会落败的!只能再使用杀手锏了!”管亥心中一阵无奈。

  本来以为,面对天阶初段的周泰,就算不能完胜,也会惨胜吧,却想不到,自己竟然连续要使用两个杀手锏,方能有胜利的契机。

  心绪急转的管亥,轻轻一抹腰间,一枚浑圆通体腥红丹药出现在他的左手,没有犹豫,一口吞下,丹药入口即化。

  然而,管亥此时的口腔,并不是充满丹之异香,反而升腾出一股血腥味,让人感到一股想要呕吐的恶心之感。

  继而,一股灼热的气流伴随着丹药诞生,从喉咙开始,不断游走全身。

  这是太平道七品丹药【狂血丹】,它的功能非常明显,可提升使用者一倍战力!

  “吼!”吃了丹药后的管亥,喉咙一痒,不由自主地吼了一声,仿佛是为了发泄那股恶心感。

  “太平道的武将果然如主公所说,底蕴深厚,都是道具多多之人,加上之前吃的回气丹药、疗伤丹药、符篆,完爆我们大荒领地的军资配备啊!”周泰望着嗑药的管亥,也没办法,只能眼巴巴看着。

  他阻止不了。

  周泰只能从腰间的袋子中拿出一枚普通的疗伤丹药服用下去。

  嗑药的管亥,浑身煞气磅礴,比早前巅峰之时凶厉了一倍。

  双脚猛地一蹬地面,方圆三尺地面寸裂而开。其身影陡然从原地爆射而起,周身黑芒灿灿。

  双手紧握虎刀,周身爆发出强劲的气旋,旋即他整个人开始剧烈旋转起来,而双手紧握的虎刀,化作一圈圈泛着森黑之色的刀罡,周遭空气剧烈抖荡起来。

  “黑虎旋风刀!”

  管亥厉啸一声,雄厚无比的天罡之气不断灌入虎刀内,继而化作一道道凶厉的刀罡。

  人与刀合一,整体看起来像一个剧烈旋转的陀螺。

  耀眼的刀罡之气外放吞吐,长达半丈,整个人从上空看去,如同一个黑边黄心的陀螺!

  这个陀螺,飞旋而起,势不可挡般转向周泰。

  管亥使用压箱底的秘技了!

  “好!”望着气势汹汹,使用新招式的管亥,周泰面不改色,怒吼一声好,继而右手的大刀轻轻一扭,放下去,一个拖刀,旋即猛地一发力,骤然向上一挑,雄浑的内力弥漫着大刀,大刀往上一挑后,一道一丈长的红色罡气轰向管亥化作的陀螺。

  拖刀挑刀,外放刀罡,一气呵成,行云流水!

  “嘭!”一道巨响后,管亥化作的陀螺虽然微微一滞,转速稍稍一缓,但也只是一下子而已,这黑黄陀螺继续转向周泰,仿佛想要把他撕裂一般。

  周泰心念急转,根据之前的试探,管亥这螺旋刀击,仿佛拼劲全力般。

  加上其服用那么奇异的丹药,战力飙升,此击不是那么容易应对了。

  周泰心中微微一凛,脸上之色渐渐变冷。若是在水上环境,他有百分百的把握抵御此击。可现在是在陆地,他心中没有底。但是,既然此战是自己的突破之战,拼命是稀疏平常之事。武道一途,哪有风平浪静,唯有,血战不止!!

  战!战!战!

  一股战意升腾而起,卷席周泰的脑海,双目通红的周泰,怒吼一声,身形一飘,如一道红光冲向那黑黄陀螺。

  化作红光的周泰,靠近陀螺,双手紧握刀柄,目光烁烁,不断轰击陀螺的黑光边缘,那转速极快的边缘。

  “铛~~~”

  “铛~~~~~~”

  “铛~~~~~~~~~”

  无尽金属碰撞声在霎那间急促响起,刺耳无比。

  周泰与管亥,又正面硬刚上了。

  此时的周泰,如同一堵墙,挡在管亥化作的陀螺前方。两者不断碰撞,阵阵罡气爆裂开来。

  爆裂的罡气,形成股股气旋,卷席开来,飞沙走石,尘土漫天!

  就连两旁的臧霸和李典的战场,也因为他俩这般拼命的凶悍场景,受到影响,都不由把战场偏移了一点。

  随着激烈的碰撞,周泰的动作除了刚开始有些滞落外,慢慢地,他每砍一刀在陀螺边缘后,其动作都顺畅一分,而体内剧烈输出的内力,仿佛打破了某种界限,如火山爆发般,喷涌而出。

  “怎么回事?周泰此人,既然越打越顺畅了,而我的攻势,竟然开始慢慢出现停顿了?可恶,难道他突破了?”管亥作为战局核心之人,对于周泰的状态变化非常敏感,对于战场的灵气变化也非常敏感。

  在片刻后,周遭灵气一阵抖动,连旁边四个战场都受到影响。

  “铛!”周泰如常地向前砍了一刀,借助震力,他后退了一丈远。此时,他感觉四肢百骸舒泰不已。

  旋即全身舒坦的他怒吼了一声:“吼!!”

  继而,他全身红灿灿的光芒陡然凝实了一分,看起来如同流淌着灿灿霞光一般,战力飙升!

  周泰脸上的喜意难以掩饰,他突破了!

  天阶中段!

  自从加入许诏的阵营,他的修为、武力就没有提升过,如今修为暴涨一段,武力竟然也突破了一点!

  “哈哈,终于达到95点武力了!我的【断海天罡刀】可以使用了!试一试!”周泰在心中万分开心地嘶吼一声。

  一股浑厚而又弥漫一丝苍莽之意的气息从周泰身上蔓延开来,继而,一道红色刀罡在周泰的大刀上蓦然成形,轰向管亥。

  随着这刀罡出现,周遭水汽竟然暴涨了数倍,本来有些阳光明媚的天空,陡然冒出一大片黑云。

  黑云的出现,让众人无比惊异。

  周泰这一击,竟然引起了天象变化!

  “轰!”的一声,那道刀罡轰向管亥。

  而化作陀螺的管亥,被这凶残的一击,竟然被击飞了,如同一道巨大的鞭子狠狠抽在陀螺上,让其飞离了战场。

  “轰!”那个黑黄陀螺,狠狠撞击在地面,轰出了一个大坑,尘土飞扬,大家看不到坑中管亥的状态。

  “嘶!”众人望着突然大发神威的周泰,都倒吸一口气。

  就算是天阶高段的乐进,也被周泰这一击惊到了。

  “咦,幼平这一击,竟然有了一丝毁灭规则之意,天赋异禀啊!”林牧阵营中的戏志才,凝望着周泰,低声呢喃一句。

  “确实,幼平的潜力终于绽放出来了!”一道浑厚的声音骤然在戏志才耳边响起。

  是黄忠的声音!

  与典韦搏斗的黄忠,安然会来了。

  那么,对面的典韦,应该也回来了!

  双方神将之战,落幕了。

  (唉,白天杂事多多,码字没状态,码一章,断断续续的,无语。只有晚上关上门,安静待在房间里才有思绪,顺畅去码字。。大家见谅。最近调整一下。。老实说,自从写这本书后,晚间的所谓电视剧都与我无缘了。。。咳咳,求票票,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