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一章 【护东羌校尉】,朱煊!

  一天后,林牧与戏志才在东冶县的传送阵分别了。

  灭妖计划,终究是吸引住了戏志才,他与林牧彻夜商谈了一番后,马上就赶往了目的地。

  没有得到戏志才加入大荒领地确切肯定的林牧,仍然把戏志才安排在这个对大荒领地在稍后超级战役发挥关键作用的计划上,可见他对戏志才的认可是多么深。

  面对林牧的如此安排,在年轻的戏志才心中,若没有一点感动,那是不可能的。

  他们虽无君臣之名,却有君臣之实。

  林牧没有安排其他护卫给戏志才,因为不需要,等他到计划之地,将会有夜影部的成员为他所用,安全上,完全没问题。

  “崔武,走,我们去州治所寿春城。”林牧深深望着戏志才单薄的身影消失在传送阵后,嘴角微微一翘,旋即对身边的崔武道,带着崔武踏上传送阵。

  从上次与曹操孙坚等人的巅峰会议后,林牧又再一次来到这繁华昌盛的车水马龙的州治所。

  看着这繁华的街道,林牧轻轻一叹。黄巾乱世还未到,大汉的百姓仍然都非常安然,对于这些底层百姓来说,安定饱暖是唯一追求!

  而若乱世烽火一燃,这份安定饱暖,将会是奢望!

  林牧带着崔武,直接召唤出雄俊的龙鳞马,然后赶路,而不像是上次那般低调,招个马车赶路。

  如今的他,无需太过低调,张扬些许,或许能让他收获点点名声。

  不理会那些看到神俊龙鳞马而惊叫的玩家、原住民,林牧与其座驾小骐,化作一道闪电,赶奔刺史府。

  从上次离开,到现在,也不过两个月,然而,在这两个月内,从开始真正围剿许诏到许诏势力灭亡,才堪堪过去一个月,而那所谓的功勋奖励,却被推迟了一个月才真正下达,拖延之久骇人听闻!

  单单从这点,就知道,龙廷的政令是如何繁琐了。

  当然,可能并不是政令繁琐,而是人!

  说不定在这一个月内,那些把控朝政的势力经历了一场激烈的明争暗斗,一场血雨腥风!

  不管如何,孙坚与曹操答应的承若完成了,云麒和黄文,都将会在这次刺史府宴会中获得县令之职,而林牧也将正式加入大汉龙廷的官员制度内,大汉气运加身!

  ……

  “主公,您终于来了!时间刚刚好。刺史府这次许诏之乱讨逆成功犒赏大会刚要开启呢!”在林牧率领崔武赶到刺史府后,等待已久的云麒和黄文迎了上来。

  文武双全的云麒,身材魁梧,步伐沉稳有力,菱角分明的脸庞,弥漫着一抹坚毅之色。

  而完全是文官的黄文,与云麒站在一起,显得有些单薄,下颌和鼻下都蓄胡须的他,配上一副儒雅经典打扮,儒和之气扑面而来。

  “主公,这次犒赏大会的名单,我已打探清楚了,曹操孙坚王朗典韦等都没有出席,只是随便支个人来而已。”看着林牧潇洒下马然后把坐骑收进空间令牌后,云麒轻声禀报道。

  “哦,这些诸侯都没有出席吗?!”林牧眉头一挑,轻轻念道。

  “对!除了刺史刘繇的亲信外,就从洛阳龙廷下来的小黄门了!”云麒点点头道。

  “另外,我已经打点过这次下来的小黄门,稍稍打听到,我和东德都如愿得到一城县令之职了,不过,有其他意外发生,我担任的只是章安城的县令,并不是诸暨城的县令!而东德是东冶城的县令!”云麒继续道。

  “看来是有人发力了啊!诸暨城是要塞之城,没有获得这个城池的牧官,意料之中!”林牧轻轻点点头,笑道,不过其语气间有些玩味。

  “有可能是我们挡在了某些人的路,亦或者是隐藏的敌人对我们发力了!”云麒轻声道。

  对于官场上这套打点打探消息的套路,轻车熟路。身在官场颇久的他,深谙此道。

  “无所谓,若是以前,我们还会惋惜一分,如今来说,我们连新太守都无需忌惮了!”林牧轻轻一笑,旋即低声道。

  “对,有郭嘉军师的布局,常胤大人来督领会稽郡的事务,何惧他们!”黄文插口讪然应道。

  闻言,林牧点点头,沉吟一会后,又问道:“云麒,你从这个小黄门还打探到其他消息吗?”

  “有,如同上次会议讨论过的龙廷接下来的大动作,如西园卖官,卖官鬻爵!如大兴土木,建筑宫殿,这些通过小黄门,都确定有发生。”云麒轻声道。

  “哦,对了,这里还有一个特别的消息,是关于一个异人的。听这个小黄文的小道消息,有一个异人,贡献了一份特殊的宫殿建筑给当今龙廷之主,故而大肆征收特殊木材!甚至,以高阶木材换官职的条件都有设置。具体情况,这个小黄门没有多说,不过应该属实!”云麒突然想起什么,语气加快说道。

  “天下第一宫殿【阿房宫】的简略版特殊建筑【阿旁宫】!看来这段玩家打通天地线的历史还是如前世那般发生了啊!”闻言,林牧心中感慨暗道。

  前世,就有一个超级玩家贡献了这份图纸给汉灵帝刘宏,从而打通天地线,获得了高职位。而这个玩家,隐藏的很深,并不是现实中可见的那些财团的子弟。不管是现实还是神话世界,这个人隐藏的都很深。

  林牧对他的印象,除了那颇为俊朗的容貌外,就只有那个职位的名字,还有是他的名字而已。

  【中臣软位】的六品【护东羌校尉】,朱煊!

  这是一个奇异的玩家,关于他的信息,流传的非常少,其非常低调,甚至低调得有些过分!

  林牧从他的官职的名称,就能知晓其野心,然而,在凉州那边,却没有其太多的信息,如同一个隐形人一般。

  当然,若其是没有通天的布局,那么其就是一个路人甲,一个有奇遇却没能力发展起来的路人甲,如同他上辈子那般。

  然而,林牧却不这么认为,这个玩家,他总是感觉出,以后会与他有交手的一天。并且,在神话世界中,也隐藏着除了那些国家机构势力、财团势力、集团势力等势力外的隐藏更深的玩家势力。

  “随着我对华夏区的改变,这辈子的他们,也许都会冒出水面吧。”林牧心中暗道。

  华夏的水,很多人都猜测,其实并不如当前这般。

  在他重生的时候,已经初现端倪了。只是还未彻底浮露出水面,他就重生了!

  那些人,是他比较忌惮的,展露在光明下的势力,不管其如何雄厚,都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那些一直隐藏在暗处的雄厚势力,因为不知道他们何时,可能会给你致命一击!

  朱煊,亦或者是其身后的势力,应该是那些人中的一员!

  林牧在心中有一个模糊的腻测。然而,这个腻测,需要时间去检验。

  ……

  说到那个特殊宫殿建筑,林牧也是非常眼热的。在神话世界中,领地建筑,都有其神奇的功效。不像现实历史记载那般,它并不能单纯就是为了享乐而存在的。

  就是拥有天下第一宫殿称号的【阿房宫】,在神话世界中,也有其神异的功效,具体如何,他并不知道。也许,只有它的主人知道吧!

  这座所谓的【阿旁宫】,只是简略到不能再简略的仿制宫殿而已。但即便如此,也比现在的大汉皇朝皇宫的宫殿厉害,因为它毕竟有天下第一宫殿【阿房宫】的些许神韵!

  “这个异人,其获得的职位是什么?姓名又是什么?”沉吟一会后,林牧幽幽问道。

  若心中没有嫉妒,那是不可能的,天下第一宫殿【阿房宫】的简略版本啊,就算是简略到极点,那也应该是宗师级以上的领地建筑吧!

  “【中臣软位】的六品【护东羌校尉】,他的名字是朱煊!”云麒笃定道。

  果然!如同预料那般。

  “这个职位,是这个朱煊主动要的,还是龙廷随便册封的?”闻言,林牧随口一问。

  “这个具体不知道。没有信息。”云麒努力回忆了一会,发现没有什么异常,摇摇头道。

  “好!没事了!”林牧只是随口一问而已,并不期待有什么笃定的答案,因为这些是非常私密的事,若传出来,那就有异常了。

  “走吧,刺史府的犒赏大会,应该要开始了,我们不能缺席!”随后,林牧凝神思忖了一会后,就带着云麒、黄文、崔武三人,走进这恢宏的刺史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