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八章 幽州顶尖商人,张世平!

  在大荒领地举行巅峰会议之时,其他地方也发生了很多事情。

  神州北方,大汉皇朝幽州边境,一处一望无垠的大草原上。

  烈日当空,清风徐徐。

  万里青翠,荒无人烟。

  偶尔间,阵阵狼嚎兽吼之声此起彼伏,回荡在辽阔的大地上。

  然而,在荒无人烟的草原天际处,出现了一群不速之客。只见这群‘客人’驱赶驱赶着大量的马匹,穿越过大草原,沿着他们的目的地赶去。

  这条如巨龙般的队伍,缓缓穿梭在辽阔的大草原上。

  远远望去,若忽略那些出现在马群中的人影,那么这就是一副万马奔腾波澜壮阔的景象了!

  然而,这是不可能的。那些人影,不断有秩序有计划地驱赶着马匹。隐隐间,竟然连一匹马都没有掉队,亦或者是离开队伍。

  整个马队,如同生产线上的产品,秩序井然,目的地明确!

  这些马夫,经验十足,一看就是精通于此道的老手!

  一处离这支队伍颇远,地势起伏的草原小山坳处,数百人潜伏在此。数百人,竟然悄无声息。

  为首的一人,露出小半头,远远眺望着这支马队!

  他身材并不高大,身穿一袭黑色夜行衣。一身紧紧的夜行衣把他身上的肌肉块子绷得菱角分明,整体一看,其显得颇为矫健强壮。

  手中持着一柄短刀型的武器,其刀刃上,泛着幽幽的绿光,一看就是淬过毒的,配上其冷冽的金属光泽,如同随时噬人的毒蛇。

  露在蒙面布外的一双眼睛,仿若黑夜中的鹰之眼一般,锐利而有神,道道奇异的光芒在其内流淌着。

  在其鹰之眼眸上,两道墨染一般的剑眉衬托的他更是锐利无比,如同一柄刚开封的利剑!

  在这个人两旁,有两位得力助手,他们身上偶然间流露出股股凌厉的气息。

  而身后,数百位同样身穿着坚韧的黑色夜行衣,个个炯炯有神,面色凝重。他们纪律严明,一丝不苟地潜伏着。

  “指挥使大人,目标快要到青狼平原了。目标的队伍中,一个马夫负责驱赶百匹马,这支队伍估计有一千位马夫!”一个手下低声对为首的人回禀道。

  “第一目标张世平,在这次行商中,单只其从境外贩买的马匹就约摸达到十万匹!这些马匹都是训练过的战马,健壮肥硕,纪律森然,颇为珍稀!其每匹价值估计到达300金以上!”一个瘦弱身材的探子在领头人身后汇报道。

  “十万匹马!单单是这些马匹,就价值三千万金!若是加上其他少见的物资,其总体价值应该能达到四千万金!张世平果然如果龙主所说那般,资产惊人!”

  “这次交易若是成功,其获利肯定超过二千万金!商路如金路,真是有道理!若是我们领地能得其资助,普通资金问题应该暂时没有问题吧!”为首之人轻轻喃喃道,鹰眼中流淌着一道奇异的光芒。

  沉吟一会后,为首之人又轻轻问道:“队伍的护卫数量何几?”

  “还是如同他们离开之时那般,五万名五阶精锐护卫!”探子道。

  “这个张世平果然不愧是幽州顶尖商人之一,离开幽州,去往外族之地行商,队伍竟然毫发无损,单单论这点,就能让龙主重视了!”为首之人右手边的助手道。

  “天甲九指挥使,等这支队伍行进到那处目的地,我们还是按照原来计划那般吗?还是提前行动,警醒他们,同时为他们清扫敌人?”左手边一个颇显精明的黑衣男子轻轻道。

  “还是按照计划行动吧。他们还有五万精锐护卫,应该可以稍稍抵挡一下这次埋伏。等他们一被包围,我们就行动!救其于危难之间,对于我们来说,就是最好的。既能减少伤亡,也能让他们更感激我们!”为首之人呵呵一笑道。

  “地甲八,地甲九,你们两个如同计划那样,各自率领三百人从两翼突袭,我率领一百人断其后路!”这位被称为天甲七的为首之人凝声道。

  在说到断其后路时,那双鹰眼中煞气一迸,如同能吞噬人般,而在下一刻,眼眸中的煞气骤然一收,那股凶悍的煞气陡然消失不见。

  煞气杀气,收服自如!

  这群人,赫然就是大荒领地的夜影!

  为首的,就是大荒领地夜影军团【天部甲等夜影】,天甲七!

  而其辅助之人,是【地部甲等夜影】地甲八和地甲九!

  “另外,你们俩刚突破到地阶修为,气息控制还是稍差了一点火候。在这次行动后,记得多多锤炼。作为黑暗中的影子,我们要做到气息收放自如。这样对本人,亦或者是袍泽,都有好处!”

  “是!”两人恭敬回应道。

  “还有,此次行动,我们一点战利品都不用收。这是我们第一次出现在目标面前,要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你们都无需与他们交流,只需我一人即可!”天甲九凝声嘱咐道。

  平时夜影部执行任务,如同过境蝗虫,什么都收取,这样除了能获利外,还能消除他们的痕迹!

  夜影部的夜影,除了领地的大量资助外,他们平时行动获得的战利品也甚多,这也是他们能如此快速成长的原因之一!

  “这次行动,不是在黑夜,大家要注意安全,不可鲁莽而动,我们之道,注重的乃是一击必杀,注重的是速度,是效率,这个我已经和你们说了不下十遍,但我在战前,还是重点提一提。”天甲九凝声说道,说到这里,他顿了顿,旋即又道:

  “在这次行动后,希望大家能活着回来!”

  执行任务,就连地阶高段的他也不能说万无一失,这里的夜影成员,可都是精锐,损失一个都会让他心疼的。

  “是!”众人重重点了点头,刻意压低声音回应道。

  …………

  半个时辰后,那缓缓行军在天际的马队,已经来到了夜影潜伏之地的西面。

  而在夜影部潜伏的小山坳不远处,有数条人为挖出来的藏兵渠沟。

  可以说是渠沟,也可以说是一条条巨大的渠河,只是没有水而已。

  这些新挖的渠沟中,潜伏着密密麻麻的青甲士兵,他们是敌人,想要劫掠这支马队商人!

  在这些渠沟的更西面,存在同样的渠情况,数条巨大的渠沟在颇为起伏的平原上横卧着。密密麻麻的青甲兵潜伏在其中,从天上一看,如同一条条噬人的青色长蛇。

  两处埋伏之地,各有十万士兵!

  而马队,刚好是从这两处渠河中间走过。路过的马队,对于两旁的军队,竟毫无知觉。

  在一望无垠的平原上,能如此藏兵,肯定是事先有安排。连马队的行军路线都如此精确,若说没有奸细,三岁小孩都不信。

  长长的马队缓缓从其间通过,而这个时候,很多马匹都暴躁起来,有的马匹竟然停步,踌躇不肯向前,甩着头颅,呲呲之声从它们口中响起。

  经验老道的马夫,意识到异常,在轻轻安抚这些马匹的同时,侧着头,望向左右两侧的平原上。

  然而,就在此时,那万里青翠的平原上,无数青影仿佛从草原大地上冒起来一般,刺耳的甲戈之声陡然响彻在这片大地上!

  “杀!”无数怒吼之声从这些青影中传来,浩瀚无比,震耳欲聋。

  很多马夫望着这个状况,浑身发软,脸色煞白。

  “青……青蛇贼!”最先看到这个状况的马夫,支支吾吾喊道。

  看到的那些青色甲兵仿佛如同恶鬼一般,他们仿佛来到了地狱!

  “青蛇贼!是青蛇贼!”那些精锐护卫,也在第一时间看到左右两侧冒出的士兵。

  “快!结阵,所有人都集合在一起,以防敌人分而击之!”一位护卫首领冷静高喝道,他高举着武器,凝重之色爬上了他的脸庞。

  遇事不慌,冷静面对,是首领的素质之一。然而,这个首领虽然冷静,可在不断指挥中,其脸上的凝重之色却一直没有消失过。

  “大家不要慌!”在一架精致堂皇的马车上,一位三十来岁的蓝袍消瘦男子同样怒喝道,而他的脸色,也是非常凝重,其眼眸中闪过一抹骇人的杀气。

  此人头戴青色小毡帽,唇上两撇沟须,隐隐间透着一股精明。他掩饰着心中的不安和惊慌,不断在指挥着。其指挥颇为有度,丝毫没有慌乱。

  此人,就是天甲九的目标,幽州顶尖商人,张世平!

  “可恶,这些青蛇贼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青狼平原,青狼领的人不来管一管?亦或者是,他们被收买了?”

  “贼就是贼,蛇鼠一窝,不可信!就是亏了我那些收买他们的钱财!哼……”张世平心中愤愤不平。

  不过他却没有太大的担忧,因为他也是有底牌的。若被逼得紧,使用底牌力挽狂澜!

  张世平双目烁烁盯着敌人。

  ……

  “唉,青蛇贼,传闻这支草莽之贼,劫掠起来没有丝毫底线,财宝、女人、孩子都抢。而其他士兵、壮丁,都是屠戮一空!嗜血残暴无比!这次他们在此埋伏,肯定有准备,我们这次,可能要栽在这里了!”马队的护卫统领心中暗道。

  “若是无法力挽狂澜,只能带着雇主逃命了!”轻轻呢喃一句后,护卫统领脸色坚定起来,继续指挥着颇显慌乱的士兵,让他们组织起来,形成有效的防御,抵御这些凶残贼匪!

  …………

  “好戏开场了!你们开始抄路过去吧,等信号一起,我们就化作尖刀,配合护卫,剿灭这些贼匪!收获目标的好感,为龙主打好招募他的基础!”天甲九高声道。

  “是!”夜影部的精锐都利索回应一句,旋即井然有序分成三队,奔赴前方的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