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四章 【箭神】,黄忠!

  青炉小院,是青花街三百七十二号院子的名字。这个名字是张仲景买下这座院子后起的。

  青炉小院,位于青花街的街尾,位置颇为偏僻。幽静怡然的环境,是潜心研究的必备环境之一,买下这里,原因也是他非常喜欢幽静的环境。

  这处院子,对于张仲景来说,只是一处常年奔波的落脚点而已,院内只是栽种着些许普通的花草而已。

  如今,常年不见客人的院落,却迎来第二批客人。

  张仲景和黄忠,在林牧敲门的瞬间,都感觉到一股如卷席天下磅礴气机出现在门口中。

  两人脸色凝重对视一眼,旋即,身为主人家的张仲景起身,去开门,看一看门外究竟是何人?

  脸色弥漫着一丝慎重的黄忠,虎目却闪过一抹古怪的光芒。

  那些人的主子,是终于要浮出水面了吗?依此磅礴升腾的气势来看,此人不凡啊!难道是神都中的权贵?

  想到此处,黄忠粗眉微微一蹙,不过,脸色的神情却变得复杂起来,犹如喜与哀交织在一起般。

  “爹,门外是何人啊?怎么仲景叔叔和您,听到敲门声后,脸色如此凝重啊!”黄忠身后的英气女子看到张仲景去开门后,低声问道。

  “小瑛,门外之人,应该是与你哥哥有因果之人。”黄忠站起身来,带着一抹期待道。

  “与哥哥有因果的人?那是什么人啊?”小姑娘还是非常单纯的,并不知道其父亲的意思。

  不过,与她病重的哥哥有关系的人,她都非常重视。柳眉微微一蹙,也随着其父亲的目光,紧紧望着院子门口。

  这个女子,是黄忠的女儿,黄瑛。(虚构人物,史实并没有。)

  “吱呀!”伴随着一声轻轻的摩擦音,院门缓缓打开。

  印入眼帘的,是三个一身铠甲打扮的英武武将,一主二仆,这是张仲景开门后第一感觉。

  “冒昧打扰先生。在下扬州会稽郡东冶人,林牧。”为首的武将气度不凡地开口道。

  开门的张仲景,望着年轻的脸庞,有些愕然。太年轻了,太年轻了!拥有那气势冲天的磅礴气机的人,竟然如此年轻!这出乎他的意料。

  眼眸中闪过一抹期待的他,没有马上回应林牧。

  他盯着林牧半响,继而又看了眼其身后的于禁与李典,才点点头道:“来者是客,请进。”

  张仲景微微侧身,轻声邀请林牧三人进院子。

  其实,这个动作,平常的他是不会如此做的。

  张仲景在平时,有一个小毛病,那就是不会轻易邀请陌生人进入他的地盘,不管是病人亦或者是达官贵人、豪族望族等等。

  当然,黄忠一家子并不在此列。而林牧三人,在张仲景此刻的眼中,仿佛也不在此列,具体的原因,只有眯着眼睛的他才知道……

  张仲景,游历天下,救治的病人数不胜数,可那都是他主动而为之,甚少会有病人找上他,除了非常熟稔的人。

  今天,在同一天,竟然有两拔人拜访他的栖居,算是一年难见之事。

  在林牧从他身边走过之时,张仲景轻轻皱了皱鼻子,仿佛有一股清香弥漫在空气中,非常吸引他一样。

  皱了鼻子后,张仲景轻轻点了点下巴,眼眸中闪过一抹果然如此的光芒。

  “看来,治好贤侄病的契机,就在此人身上啊!”张仲景心道。

  在林牧三人进入院子后,张仲景又离开把院门关闭好,随即就请三人到院子的石桌旁。

  在沉默之中,张仲景黄忠林牧三人,如同三角形的三个角,分坐在石桌旁,而身为主人家的张仲景,也轻轻为林牧这个客人添上一杯清茶。

  话头分两。

  林牧在张仲景开门的瞬间,一看到张仲景的脸庞的时候,也是心中一震,蓦然冒起一股冲动,差点忍不住使用升级到大师级的太龙望气术洞察此人的属性。

  然而,理智战胜了他,没有冲动为之。

  林牧压制心中的震动,轻轻打招呼介绍自己道。

  在主人观察一番后,林牧很快就得到同意进入了院子。

  其实,在他心中,已经有想过会被拒绝的情况发生的。如今如此顺利,更是让林牧心生希翼。

  身高与他相仿的张仲景,并不是如其他玩家想象中白发苍苍那般。此时的神医张仲景,还是一个风华正茂的大才。

  张仲景,在林牧眼中,其实算是一个大帅哥。一个流露出成熟稳重,才华横溢的中年大帅哥!

  菱角分明的脸庞上,剑眉星目,鼻子下蓄了两撇乌黑的胡须,下巴出也有一抹乌黑的羊蹄胡须,蓄须的他更增添了一份儒雅文士的气息。

  身着一袭青色袍服的他,周遭萦绕着一股清淡芬芳的药草味,这应该是他常年与草木精灵打交道的味道吧。

  然而,此时的张仲景,发髻颇为凌乱,胡须也是如此,显然之前他是有难解之事,让他束手无策。

  在稍稍观察张仲景后,林牧的视野被另外一个身影吸引住了。

  一个熟悉的魁梧英武的身影,黄忠!

  重要见到你了!林牧心中一定。

  【箭神】,黄忠!

  大隐隐于市!有谁能想到,在一个普通的城池中,一条普通的街道尾,竟然有两位超级神才。

  此时的黄忠,虎目烁烁,脸上的神色,惊喜、期待等等交织一起,形成颇为复杂之色。而在眼眸深处,萦绕这一股深切的情亲之意,那是对其儿子黄叙的。

  另外,望着魁梧精壮的中年黄忠,敏锐的林牧能感受到其身体内,隐藏着吞天破地的磅礴气机,如同火山爆发前,引而不发,却汹涌澎湃!

  看了看黄忠后,林牧又不着痕迹看了眼旁边的女子一眼。

  随后,在主人的邀请下做好后,林牧再次介绍自己:“唐突上门,打扰到各位英雄了!我是扬州会稽郡东冶人,姓林名牧。”

  一个人,介绍自己,一般都会有这些信息:籍贯、姓名、表字、职位等。

  不过林牧却没有把自己的表字与职位说出来。林道九,这个比较敏感,而那七品讨逆将军,对于黄忠、张仲景来说,更是浮云,无需多提。

  “哈哈,我身为主人,都忘了介绍我自己,真是失礼了!”听到林牧介绍自己,张仲景豪迈笑道。

  “我乃荆州南阳郡涅阳人,本名张机,表字仲景。”

  “而这位,我来介绍。他与我同郡,其名为黄忠,表字汉升!”张仲景光芒四射般热情介绍道。

  林牧与黄忠第一次对视,相互点点头,算是打招呼。

  “林牧,你应该是会稽郡的郡别部司马吧!”在林牧观察众人之时,黄忠也在观察林牧三人。对于林牧腰间的郡别部司马的标识,也认出来了。

  “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黄忠意味深长道。而旁边的黄瑛,闻言后,饶有兴趣盯着林牧。

  “哈哈,因特殊萌荫,故而有此际遇,算不了什么。”林牧谦逊道。

  “哦,会稽郡林司马?可是那个在围剿朝廷叛贼,自立为王的会稽郡太守许诏,立下大功的那个林司马?!”张仲景蓦然想到一个流传的消息,轻轻惊异道。

  “呃,消息已经传到荆州了?”林牧眉头一挑道。

  旋即,心中一动,国家传奇度果然猛,会稽郡的情报已经传来到他州了!

  “哈哈,我也是在为病人诊断之时无意听到的而已。林司马年纪轻轻,就立下如此功勋,果然不凡啊!比起那些酒囊饭袋强太多了!”张仲景感慨道。

  名不经传的人物,与颇为威名的人物,遇到的待遇与在别人眼中的第一印象都是不同的。

  听到张仲景的话语后,林牧明显能感觉到院内之人产生了一丝变化。

  知根知底,已把林牧的神秘面纱掀去了。

  之后,众人竟然就会稽郡的叛乱问题与民生问题相谈了起来。林牧也是不断为他们介绍会稽郡的问题。

  这,是一个好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