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七章 南昭国国殿

  嘣嘣嘣!~~

  林牧前面的投石车,不断在抛射着巨石,专门瞄向城墙上垛口的那些弩床。

  咻咻……巨石撕裂空气,狠狠砸在目的地上。

  守城的将领,看到敌人投石车的目标是弩床,马上下令让持盾士兵顶在弩床上,以肉身之躯,抵挡落石!

  一些实力不凡的武将,从盾兵手中抢过巨大的精钢盾牌,也抵挡在前方,防止敌人肆意破坏弩床。

  “第三部曲第七、八、九、十队的弓箭手,朝那左侧那片房屋射击!”守城将领觉得,那片房屋里面的投石车算是一个大患,得要压制,以防其给己方造成更多损失。

  林牧在箭雨抛射过来之时,就感觉到一股兵锋杀气指向他们这里,高声喊道:“护车盾兵注意,敌人的箭矢要来了!顶住!”

  话音还没消退,林牧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原地,骤然出现在赤火投石车前方,从背包中拿出一面盾牌。

  左手持盾,右手握枪!

  叮叮当当地,林牧轻松抵御着敌人的箭矢。

  “挡!大家护住!”如同暴雨般的箭矢,从夜空中蓦然冒出来,把这片房屋笼罩着,交错之间,凶残无情地冲击着林牧他们。

  颇显轻松抵挡一波箭矢后,黑夜中隐藏的危机骤然降临了!

  “咦,干货来了!”林牧若有所感,微微弓着身子,盯着盾牌。

  “嘭!”一声巨响,林牧微微一个踉跄,向后退了数步,原来刚才瞬间,他使用盾牌格挡了一根三指粗的弩箭。

  在格挡之时,盾牌带着倾斜,略微将那股凶猛的力量卸去八九成,把弩箭崩偏,贯穿在屋内的石板上,噔噔作响。

  可即使如此,林牧感觉握着盾牌的左手已经微微颤抖着,那是受到巨力冲撞后留下的短暂后遗症。

  稍稍调整下状态,林牧撇了一眼旁边其他投石车的状况,却发现状况有些糟糕。

  十七台投石车,竟然有三台投石车被粗大的弩箭破坏了,失去效能。

  另外还有三个投石车前方的护车盾兵,被黑暗中的弩箭贯穿身子,直挺挺插在后墙上,猩红的血液滴滴哒哒流着,声音在黑夜中回荡着,虽轻,可在黑夜之中,显得更是可恐!

  随后,又是一波箭矢如同潮水般绵绵不绝喷涌过来。

  一根根高速正面袭来的箭矢,在后面的盾兵没有赶上前方抵御之时,铛铛声地轰击在投石车上。

  咔擦!咔擦!咔擦!

  刺耳的金属声响彻在这片房屋内,那三台投石车应声而倒,又有三台投石车被破坏了!

  敌人的凶狠程度不可小觑。

  一共就十七台投石车,数个呼吸间,就已经有六台投石车在敌人无缝连接的手段下失去了功效,报废了!

  “该死的,敌人的箭矢攻击实在太凶残,若是如此下去,我们应该坚持不了多久了!”林牧奋力又把一根弩箭打偏后,微微一撇旁边的状况,心中咆哮着。

  然而,来而不往非礼也!在林牧这边损失颇大之时,对面城墙上的状况也不好。

  被林牧抛射数波巨石后,也有很多弩床被破坏了,阵亡的士兵也暂时数不过来,同样损失惨烈。

  并且,在这几波交战中,如同潮水般的典韦部已经靠近城墙下,开始登城作战了!

  只见,领头的两位猛将,如同虎豹狩猎般,猛然一跳,就蹬上了墙头,开始与敌人短兵相接了。

  在他们的掩护下,后方的士兵也开始慢慢等上这并不是很高的城墙,开始肉搏之战!

  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典韦部的士兵,开始慢慢在城墙上站稳脚跟,与敌人开始阵地战,掠夺敌人的空间了。

  然而,为了登上城墙,典韦部付出的代价也不低,那满地的尸骸,在倒地的火把照耀下,显得十分恐怖。

  零星的火光,伴随着阵阵袅袅升腾而起的烟尘,把整个战场衬托得十分惨烈!

  在林牧这边,他遇到了一次巨大的危机。

  原来敌人的弩床,竟然往他这里‘照顾’了一番,两根粗大的弩箭,如同闪电般,带着阵阵破空之声,正面袭击而来。就算林牧反应甚快,也只是颇显狼狈地把弩箭使用盾牌和龙神枪打偏而已。

  抵御这些大型器械,林牧显得非常吃力,更不用说其他盾兵了。

  有的盾兵都已经换了四五面盾牌了,脚下那插满箭矢,甚至破碎的盾牌,被凌乱丢弃着。

  “咻!咻!咻!”三道破空之声,裹挟着骇然的气势,猛然朝着林牧袭击过来!

  麻蛋,竟然三根弩箭!林牧脑海闪过一抹惊骇,旋即全身龙元力一鼓,形成一道青色护罩,包裹着全身,而龙神枪和那面有些破损的盾牌,也冒着淡淡的青色荧光。

  林牧双目发亮,如同鹰隼般的目光紧紧盯着前方的弩箭,骤然双手发力,左手顶着盾牌,猛地向前一伸,霎那间又猛地一甩,两根煞气腾腾的粗大弩箭就被盾牌狠狠击偏,狠狠贯穿在屋内的石板上,没入半长,凶残无比。

  而与此同时,林牧的右手也没有闲着,右手发力,握着的龙神枪,也狠狠把枪刃甩在弩箭上。

  嘭!嘭!两声,三根弩箭的攻势被林牧击溃了,可是,林牧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左手的盾牌,在巨力之下,已经碎裂了一地,报废了!

  并且,左手虎口之处,也有一道口子开裂了,殷红的鲜血冒了出来,林牧感觉到一股强烈的撕裂之痛。

  然而,在林牧感受到刺痛之时,敌人的攻势竟然还要来,听到夜空中四道如同死神般的破空声,林牧只能无奈作出撤退的准备,不再坚守在投石车前面。

  敌人的攻势实在凶残,出乎林牧的预料。林牧珍惜自己的小命,跳开来了!

  就在赤火投石车上的士兵惊呼之时,关键时刻一面盾牌陡然掷射过来,把四根粗弩箭横着击飞出去,在半空中,粗大坚韧的弩箭,竟然破碎开来,旋即化作碾粉,散落在空气中,恐怖如斯!

  四根弩箭的攻势,也没能破坏到投石车。

  是风仲!如今骇人的情景,只有风仲能搞出来。

  整顿好精锐的风仲返回这里,看到紧急状况后,神力一抖荡,猛然出手,才把赤火投石车保了下来。

  负责保卫工作的林牧,面对三根弩箭已是勉强,应对的步伐踉踉跄跄地,伤势也不小。

  “呼!幸好奉津你过来,不然这台投石车就不保了!”林牧轻轻摇了摇左手,舒缓下刺痛,带着一抹庆幸对风仲说道。

  “这些贼子的守城弩床还是颇为出色的,只要我们能撑过几轮,等投石车破坏他们的弩床,一切就好说了!”风仲带着淡淡笑意说道。

  果然,在风仲抵御完这一波攻势后,黑夜中就没有再冒出什么凶残的弩箭了。在这次交锋中,林牧的投石车大胜!

  “主公,士兵已经安排好了,五千精锐隐藏在中军,随着大军攻上城墙后,如同一道尖刀,狠狠贯入城主府的心脏即可!”风仲轻轻一扬武器,眼眸带着一抹煞气道。

  “好!全军攻城!”在一声令下,风仲部的士兵,猛然窜出街道,冲锋而去。

  风仲部的士兵,一些弓马娴熟的,边奔跑边拿弓箭抛射,不断给城墙上的守军带来压力,不过,误伤到友军的也有,有一些典韦部的士兵,攻上城墙后与敌人缠斗在一起,也无辜躺箭了!

  在混乱嘈杂的战场中,出现误伤的状况,肯定不少,也没有引起什么骚乱。

  三丈高的城墙,在现实中,或许难以攀越,可在神话世界,个个士兵的素质都超强,只要连蹬数下,很轻易就能搞定。

  有典韦部队的压制,风仲部的士兵,付出些许代价后,就轻易登上了城墙。

  接下来,如同风仲计划那般,登上城墙后,风仲带着林牧,率领着五千精锐,横渡城墙,跳入了内府。

  继而,召唤出龙鳞马,朝着目的地奔去。

  此行,林牧的目标也十分明确,南昭国的国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