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章 三英战徐晃

  青龙城城主府西墙。

  顺利搞定最难啃的南城墙后,曹操率部,直接攻到了中央之地,与许诏,在城主府前,对恃而立!

  沉稳从容的曹操,没有鲁莽攻府,反而在拖延着时间,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在三位魁梧虎将簇拥下,威风凛凛的曹孟德骑着高大的战马,缓缓来到阵前。

  此时的曹操,脸上弥漫着胜券在握的笑容,一双虎目精光闪烁,整个人突显出一股峥嵘华茂之感。

  一袭黑云铠甲,脚踏黑云靴,头顶黑云盔,腰佩精致礼剑,戎装湛湛,配上座下的汗血宝马,颇有一番盖世英雄的气概。

  嘴角泛着笑容,曹操高声喝道:“墙内贼首许诏,何在?”

  在曹操高喝一声后,府内一阵兵戈交响,脚步杂乱之声后,墙头之处,出现了四位英武不凡之人。

  为首的,赫然就是许诏!

  其身后,分别是凌操、徐晃和张纮!而乐进却不见了踪影。

  “哈哈……许诏,你终于出现了,如今之局,你可预料到?”看到许诏出现,曹操深深看了一眼后,抚掌哈哈大笑起来!

  “曹贼,休要猖狂,可敢攻打上来!我就在这里等你!”许诏不甘示弱喝道。不过,隐隐之间,许诏颇有一番色厉内荏之意。

  “哼,许诏,你之罪责,罄竹难书!其一,身为一郡太守,不当尽心尽责为龙廷效力,竟然拥兵自立,叛乱龙廷,此乃死罪!其二,裹挟百姓,扰乱天下,擅自乱世,此亦是死罪!”

  曹操见到许诏本人后,怒气一扬,怒喝骂道。

  “其三,你本为世家,虽不显赫,可亦是其一份子,竟然也霍乱士族秩序,收刮财物,驱赶士子,打破铁律,此乃死罪三!……”

  曹操自从开口后,就不带停地数落着许诏,让许诏想反驳都没有机会,颇有一番哑口无言的挫败感。

  曹操想要以大义打击对方一番。之后,在曹操停下来的时候,许诏也开始喷,什么龙廷腐朽、朝纲不振,龙廷乃天下霍乱之源,破而后立,普救天下黎民百姓等等,如同喷池的水一般,狂喷出来,在两人语言交锋上,不甘示弱应对着。

  曹操在与许诏对喷一番后,都退却下来。

  “主公,这个许诏,口舌之功也不弱啊,知道站在小义大德之上,反驳我们!”曹操的谋士毛玠,在曹操退下来的时候,驱马上前道。

  “主公的拖延之策,也颇为顺利!只等我们的虎豹铁骑,围剿许诏的千名凶残奇兵后,后顾之忧消失后,大军一汇集,就是我们总攻城主府之时!”毛玠轻抚下巴的羊蹄胡子,带着一副胜券在握的神情道。

  “这城主府内的士兵竟然还有如此之多,要不然我们早就一举拿下了!”曹操身后一个魁梧壮汉轻声说道。

  “是啊!我本预测许诏应该是全力镇守各城墙的,府内兵力应该少而精悍才对的,在数位虎将率领铁骑,一涌而上,定能破府,掠夺宝物的。然而,想不到守军数量上,还有数十万!如此一来,我们只能等待后面的大军了!”

  原来,曹操在攻破南城墙后,也是第一时间赶来城主府的,不过,因为考虑到许诏的神秘士兵的突袭,曹操在毛玠的建议下,玩了一手暗度陈仓的把戏,让主要部队吸引那千名超级士兵,而他们率领一万精骑,绕道赶来西府墙这边。

  然而,令曹操等人想不到的是,城主府内,竟然还有数十万大军镇守着。

  上策不成,就执行中策,等待后面大军攻府。至于下策,那就是携手其他诸侯一起攻城了。

  “其他诸侯可能也要来了吧,我们抓紧时间!子廉,你上前挑衅一番,最好能引诱出许诏麾下的凌操,若是可以,将其斩于刀下,断其一臂膀!”曹操转头凝望许诏旁边的两位武将,厉声道。

  相互对恃,互喷一番对方的不是后,就是斗将之时!

  曹洪得到曹操的吩咐后,双脚一夹,座下宝马打了一个响鼻,四条粗腿猛然一蹬,如同一道闪电,冲出了军阵,飞快来到城主府前的空地上。

  曹洪提着长刀,脸色凶狠,双目绽放出阵阵煞气,稍稍一拉缰绳,怒吼一声:“我乃曹司马座下之将曹洪,墙内何人敢与我一战?”

  此时的曹洪,霸气张扬,煞气阵阵,配上那一声怒吼,仿佛震得整个城墙微微一颤般。

  站在墙上的许诏众人,看到对方马不停蹄又开始挑衅,甚为气怒,泥人也有三分火气,这般挑衅,定要重挫尔等锐气!

  府内一阵嘈杂之声后,西府一处偏门,缓缓打开,一道精甲身影,骑着黑云宝马,陡然从中狂奔而出。

  此身影,右手提着一柄宣花大斧,气势如虹,煞气冲天。

  曹洪看到此人,浑身一凛,头皮微微发麻,此人竟然是徐晃!这个与他们曹军大战了许多回合的敌将。

  在诸暨城、青龙城两城的攻防战中,都是徐晃作为镇军大将,统率众部抵御他们曹军的兵锋。

  说夸张点,曹军与徐晃,都打出‘感情’了!

  曹洪本想指名道姓让凌操出战的,想不到徐晃竟然跑出来了,让他心中微微起毛,浮现起一个打退堂鼓的念头。

  因为曹洪知道,他不是徐晃的对手。在之前的战役中,曹洪已经与徐晃交手过了,虽能交战十数个回合,但那都是落于下风的战斗,压抑!

  徐晃如同一道黑风,凝聚着悍然的杀气卷席而来。

  曹操这方,也看到了敌人的出招,众人心中也是微微一凛。

  “子和,子孝,你们在合适的时候,援助子廉,以防万一!”曹操转身对旁边的两位武将凝声说道。

  “子孝,你的实力是最强的,之前在诸暨城与青龙城的攻城之战中,你没有出动,这次出动,定要立下大功,最好能把徐晃给拿下!彻底把许诏的士气击垮!”

  “是!”曹仁铿锵有力应道,脸上闪过一抹自信。

  曹操清楚徐晃的战力,在之前的战役中,出动两员虎将,方能与其打得不相仲伯。

  这一次,曹操准备出动三员大将,把麾下实力最雄厚的曹仁也出动,围攻徐晃!

  三英战徐晃!

  交代好后,曹操又望向前方,盯着徐晃,眼中闪过一抹赞赏与满意。

  “诺!”曹纯与曹仁应声道。

  曹操麾下,三大传奇级历史武将,曹洪、曹仁、曹纯,都随着曹操出征许诏!

  将星云集!

  ……

  前方,曹洪既然出战了,就不可能随便退却的,不然会大失士气的。

  浓眉大眼的曹洪,把心中的那一抹害怕压制下去,双目冒着阵阵寒光,重重一提手中的大刀,悍然迎击而上。

  大刀与大斧,铿锵相击,阵阵骇人的气息爆裂开来,激起阵阵狂风。

  然而,长长的大刀,却落入下风,被宣花斧狠狠压制着,不断下扬。

  在两人轰然硬刚撞击在一起的时候,他们坐下的宝马,饶是雄壮如虎的宝马,也被震得四腿颤然,马步凌乱。

  “嘶呵呵……”两人座下之马疯狂嘶叫,声音中带着丝丝惊悸。

  “哼~”曹洪在相撞后,虎口阵阵发麻,气息微微一窒,闷哼一声。

  手中的武器仿佛要离手而去了,极速调整一下,曹洪竭力一抽,把武器抽出来,两人两骑,借着余势,交错而过。

  就正面硬刚一击,曹洪就落入下风,占据主场优势的徐晃,果然凶残!

  曹洪的状态,一丝不差落入曹操等人的眼中。

  “徐晃此贼,在这短短时间内,竟然又强了一分,子廉竟然一招都接不了!”曹纯脸上闪过一抹骇然,凝声道。

  曹操对于武道,也是个中高手,右手轻轻一扬,曹仁与曹纯马上奔出阵营,朝着徐晃与曹洪的战场赶去。

  “徐晃贼子休要猖狂,我等来也!”曹纯的一声怒吼,如同一道强心剂,振奋曹洪的心志。

  徐晃一听,就知道老对手曹纯又要出来了!

  嘴角泛着一抹自信的微笑,手中宣花大斧猛然砍向曹洪。

  铛的一声,将曹洪连通坐骑,蹭蹭后退,显得颇为狼狈。

  曹洪听到有后援过来,士气一震,怒吼道:“徐晃,我们互斗数回,今天定要一雪前耻!”

  曹洪说完,双脚狠狠一夹,甚为狼狈的座下宝马不顾其他,猛然向前一冲,曹洪借势,左手放开缰绳,与右手同握长刀,浑身内力喷涌而出,一双孔武有力的大手,陡然一拖刀,极速向徐晃攻来。

  大刀上,青青茫茫的煞气蔓延开来,颇为凶残。

  然而,意气风发的徐晃,面对曹洪的悍然一击,报以微微一笑而已。

  徐晃的笑意还没消退,右手微微一旋转,篆刻奇异纹路的宣花大斧,斧刃从上往下,悍然一砍。

  “铛~~~”一道巨大的金属声音响彻战场。

  曹洪的双手仓促发难之击,电光火石之间,又轻易被徐晃瓦解了。

  徐晃只是全身微微一颤,座下的黑云宝马步伐微微一乱,就把攻势接下来了。

  而就在此时,曹仁曹纯两员大将也已经赶奔过来了。

  两杆奇异的长枪,蓦然插入战场中,带着一股有我无敌的澎湃之势,攻向脸上仍然挂着微笑的徐晃。

  相比于曹洪的直率凶残,曹仁与曹纯二人的战斗章法,显得更大开大合。

  徐晃仿佛后背有眼,微微一低头,就躲过了两道长枪的夹击,之后,左手轻轻一拉缰绳,座下黑云马心有意会,马上一绕,骤然离开了两人前方,绕到曹纯的右手一侧,徐晃右手又是一扬,宣花大斧带着一丝紫色内力,猛然砍向曹纯。

  这些动作,都颇为连贯,仿佛徐晃早有定计般。

  曹纯豁然一惊,匆忙回枪一顶。

  砰的一声,紫气绽放,宣花斧夹带着猛力,连通匆忙抵御回来的长枪,狠狠一砸向曹纯的右肩膀。

  “噗!”曹纯口中猛然吐出一口猩血,连人带马狠狠被击飞出去了。

  曹纯在徐晃出其不意的一击下,竟然受了重伤!

  看到曹纯的巨变,曹仁与曹洪心头猛然一颤,不由产生一股强烈的不安!

  “嘿嘿,就凭借这点修为武力,还想要继续酣战于我,妄想了!一直天阶巅峰的我,已经开始有突破的的迹象了,初步,已经可以凝聚出属于我的神力了!虽然不多,只有三丝,不过应付你们,足以!”徐晃轻轻笑道,脸上闪过得意之色。

  然而,就是徐晃这轻轻的一句话,曹仁与曹洪的脸色却巨变!

  神力!徐晃竟然突破自我,凝聚那传说中的神力了!

  果然,宣花斧上的那丝紫色之意,就是所谓的神力了!

  在这一丝神力的辅佐下,天阶初段的曹纯,就被一击重伤落地,真是骇人。

  三英战徐晃,拿下徐晃,因徐晃的一丝突破,已经脱离了曹操的算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