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二章 针尖对麦芒

  此武将自然就是王朗部最强大的史阿!

  于禁凝重看着眼前突兀出现的猛将,细细感受一番后,发现此人的实力竟然比他高上一筹!

  不过于禁心中的直觉却没有让他感受到有何危险,此人应该是初晋升为天阶高段的吧!

  天阶,共有四段,初段、中段、高段以及巅峰,一个比他还年轻的武将,竟然已经达到四段中的倒数第二位,可谓是天纵奇才!

  带着些许感慨,于禁微微仰头,看向其后方,借着营地的火光,发现那里竟然还发生激烈的搏斗。

  此人是友军,应该是王朗的部下吧。王朗攻击城主府而失败的情报,于禁也知道,按照撤退的基本战略,王朗应该是要返回西城墙的,那里还有他少量部队驻扎着。

  诸侯不会轻易言败,王朗撤退回西城墙后,应该还会整顿兵马,继续冲击城主府,不过这次,他可能会等其他诸侯一起。

  “王朗……想不到他们竟然如此巧合逃窜到这边!”于禁心中有些郁闷。

  在主公林牧的布置下,他们执行的,基本都是【悄悄地进村,打枪的不要!】战略。

  现在与其他诸侯相遇,人家肯定不会袖手旁观,看你吃蛋糕的,必会分上一份!见者有份嘛,何况还是友军!于禁可不敢直接独吞工匠营地,不敢擅自为了少量利益,提前破坏诸侯关系!

  如此一来,他分的那一份,必定是从自己的口袋中拿的!

  于禁眉头微微一蹙,脸上闪过一抹无奈。

  其实,王朗率领部队攻打工匠营地也是巧合。

  王朗率领大军,气势如虹,自信满满地攻向城池中央的城主府时,被乐进率领一千道法士兵,如同闪电般,来来回回凿穿了数次,造成巨大伤亡。

  这当头一棒,砸得王朗心惊胆颤。最后,乐进还盯上了他,无奈之下,在史阿的协助下,方才逃离乐进的凶残追击!

  王朗也通过史阿的信息,得知此容貌身材不扬的武将,竟然也是天阶高段修为之时,心脏也狠狠颤抖了一下。

  之后,王朗又了解到,冲击他们军阵的士兵,竟然都是中、高级武将实力,上千中、高级武将混杂在一起,拧成一股绳,发挥的实力,可不是单纯千位中、高级武将力量的总和,而是远远比其澎湃,凶猛得多!

  溃败之后,不甘的王朗率领着败军将领,把逃窜的士兵重新集合,带领耸拉着脑袋的士兵们,垂头丧气地返回西城墙,重整兵马,再徐徐图之。

  然而,他们在逃窜之时,偏离了原来的路径,往北偏移了一点。在行军之时,他们竟然看到了守卫颇为森然的工匠营地。

  为了挽回颓势,重新激起士兵们的士气,为了营地内的宝贝,王朗让史阿为先锋,兵戈湛湛,轰然而上。

  果然,战争就是最好的催化剂,之前还垂头丧气,如同焉了的茄子一样的士兵,一经史阿的带领,获得胜利后,士气如同火箭一般,咻咻般又窜到高峰。

  胜利的喜悦,战争的顺利,仿佛让这些士兵忘记了之前的打击。

  就连王朗,在攻占整个营地后,查看战利品之时,也都满脸通红,脸上遮掩不了的笑容,表明他获得的战利品非常丰厚!

  三位大师级裁缝、两位专家级屠夫、二十六位专家级裁缝、五百多位高级裁缝、三百位高级屠夫……获得如此多高阶人才,王朗嘴角泛着得意洋洋的微笑。

  “祸兮福之所倚。”王朗高声一句,发泄他在经历失败后骤然获得胜利兴奋起伏情绪。

  这些高阶人才,是俘虏,就表明,他们是王朗自己的‘私人物品’了!

  如此多高阶人才,就算是家大权大的王朗,也震撼不已。

  而裁缝营的仓库中,堆积如山的材料,在火光的照耀下,如同绝世珍宝一样,吸引着王朗。

  有人才,又有材料,只要有图鉴、有图纸,定能铸造出精良的皮甲装备,武装自己的私兵,充实自己的底蕴!

  得此丰厚收获的王朗,让史阿继续攻打下一座营地!

  裁缝营地之后,就是铁匠营地,也就是此时于禁与史阿对视的地方!

  于禁攻下【辅佐营地】后,马不停蹄,气吞山河般,把另外一座营地【物资营地】也攻占下来了。

  连其内各种物资都没来得及查看,于禁就驱马感到铁匠营地。

  于禁这方,大约七万士兵,而史阿那方,也估摸着有六万人马,竟然把许普的十多万人马夹攻在中间,并且在气势上隐隐完全压制着。

  “在下乃林牧司马麾下末将于禁,阁下是?”于禁把思绪收敛后,抱拳有礼道。

  在于禁观察场中形势之时,史阿也不断洞察着,三方势力汇聚一起,为了利益,众人何去何从呢?

  “原来是林司马之部,在下乃王朗王县令之部,史阿!”史阿天资过人,难免会心高气傲,有些看不起人,对于比他年纪大,实力低的于禁,有些轻视。

  在介绍他自己的时候,语气有些轻佻,也没有抱拳行礼。至于许普等敌人,他更是没有正面看过。

  “原来是王朗大人的部下,久仰大名!你们最早攻破青龙城城墙,可谓是功勋卓越,给许诏之部当头一棒啊!”于禁轻声道。

  “于禁将军,你我在此遭遇,情况大家都心知肚明,就无需拐弯抹角了,我就直说吧。你们从东边攻过来,想必已经有丰厚收获,而我们从西边攻过来,才刚占领一座营地,收获寥寥,希望将军能把此座营地让于我等!如何?”史阿趾高气昂,轻仰着头,带着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

  虽然是询问,可却没有丝毫询问的语气。

  沉稳的于禁,没有因为史阿的态度而变色,轻声再道:“史阿将军,你我乃剿灭叛贼之友军,应当携手灭敌。并且,根据之前各位诸侯的协定,谁提早攻占营地,营地内的财物应当归属于谁的。你难道要置诸侯协议于不顾?”

  开玩笑,本将军只是想要给你个面子,才与你拐弯抹角的,既然你不客气,我等何须客气,针尖对麦芒而已。

  主公林牧早有交代,若是情况允许,就先表面阿谀奉承一番,但若对方撕破脸皮,无需客气,直接硬刚,强怼!

  场中之形势,渐渐有股烽烟之味。

  于禁与史阿的针锋相对,也让许普等人看在眼中,听在耳边。

  “镇军校尉大人,不如我们按兵不动,让这两方人马整个你死我活,然后我们再坐收渔翁之利?”许普身旁一个武将低声凝声对许普道。

  这个武将说完后,脸上还闪过一丝得意洋洋的笑容,仿佛他的计策如同神策一般,能力挽狂澜。

  然而,闻言的许普,却轻轻摇了摇头,低声苦笑道:“坐收渔翁之利,呵呵,这必须要有先提条件方可,现在的我们,在人数上虽比他们多,可在气势上,在高端战力上,我们就如同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而已!”

  “他们视我们如无物,才会如此针锋相对。”许普嘴角泛着丝丝苦涩之意,无奈说道。

  不管对方如何,到头来,不投降即被击溃。投降的话,就成了双方争斗最后赢家的战利品而已。

  他们这方的结果早已注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