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一章 不凡的许普

  于禁在整顿一番士兵后,就率领十万士兵快马加鞭赶去西北方的工匠营地中。

  沿途,青龙城的街道上,非常清冷萧条,很多民居房都是空荡荡的,只有部分民居中有一些普通士兵在休憩着,见到浩浩荡荡,拧成一股绳的敌军,个个都躲在屋子里面,不敢冒头。

  于禁稍稍一感觉,就断定民居内,没有任何组织的普通士兵,对他们的威胁非常低,就没有理会,继续行军。

  青龙城内一片诡异【兵多民少】景象。

  在林牧与风仲来到水神庙的时候,青龙城西北城,于禁这边也来到目的地。

  骑在高大的变异龙鳞马上,于禁带着一丝笑意,看着前方那一排排整然有序的工匠营地。

  此时的工匠营地,并没有热火朝天的景象,反而呈现出一片沉寂的静谧。

  工匠营地共分四个区:【铁匠营】、【裁缝营】、【物资营】、【辅佐营】!

  其中【辅佐营】是最大的,其内包含有各种各样的人才,如驯兽师、铭文师、建筑师、水利督造师、城池督造师、道路督造师、城墙督造师等等能工巧匠。

  【物资营】是第二大营地,里面包含有探矿师、采矿匠、采石匠、伐木匠等等。

  至于【铁匠营】和【裁缝营】,因需求量问题,单独分割出来,专业性颇强。

  于禁首要的目标,就是最大的【辅佐营】!

  轻轻一挥手,十万大军往工匠营地冲去。

  驻守工匠营地的守卫,也看到了浩浩荡荡的军队。传令兵即刻慌乱起来,不断把【辅佐营】被围攻的消息传播出去。

  工匠营地共计驻扎着十万青龙军,不过却因分布问题,组织不了强有力的防御,很快就溃败开来。

  青龙城的将领们商谈的战略都是三面城墙如何防备敌人,丝毫没有顾及到城内的状况,工匠营地、神庙等重要的建筑中,也没有多少精锐驻守着,才被林牧有机可乘。

  十万士兵,如一窝蜂般,汹涌扑过去,摧枯拉朽!

  工匠营地的一处军营中,许多武将听到传令兵的战报后,如同坠入冰窖一样,后背冒起阵阵寒气。

  “唉……西城墙已破,北城墙又被攻占,这些贼子,他们不去围攻城主府,大军反而转向奔向这里,看来这些军队对于我们青龙城内的建筑布置有详细的了解啊!”坐在首位的一位玄阶武将轻声道。

  这武将颇有才能,把局势看的很清。

  这位武将,名字为许普,乃是许诏的堂弟,是许诏最信任的武将之一。

  “镇军校尉大人,这些贼子是……不是想要冲您手中的那样东西过来的?”在许普把传来兵打发后,旁边一位武将低声道。

  “应该不会,韶哥把那样东西给我,让我过来这边,就只有数人知道,都是死忠之人,不可能传出去的。这些贼子过来这边,应该是为了劫掠工匠人才的的!”许普笃定道。他脸上神色如常,可对局势的判断也不差,颇有【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风范。

  “那……那我们是撤退到其他地方,还是召集军队对抗他们?”这位忠诚偏将带着些许惊悚问道。

  闻言,许普沉吟起来,悠然在大堂中来回踱步,眉头微微一蹙,不断思绪着,同时不着痕迹地摸着怀中的一张符篆,这是一张传送符篆!

  然而,祸不单行,在许普思考对策的时候,又一名传令兵跑了进来。

  “报告镇军校尉大人,裁缝营方向,来了一批敌军,数量大概有六万人,正在攻打营地。敌军凶猛,兄弟们撑不了多久了!请大人定夺。”传令兵飞快说道。

  “又出现六万人?”众位将领小心脏又是一颤!

  兵败如山倒!许普不由冒出这样一句话!

  “主公,前方的辅佐营被十万大军冲击着,后方的裁缝营又被围攻,这……我们被夹攻在中间了!”偏将声音微微颤抖着。

  “哼……兵败如山倒?我不相信,堂兄还有底牌。他们也太看低我们了,传我命令,集结剩下所有营地的二十万士兵,给我冲向裁缝营,绞杀这嚣张的六万人,突围而去。”许普脸色一狠高声下令道,旋即,狠色骤然褪去,又恢复一副沉稳镇军大将的模样。

  之后,许普率领着众位将领,离开营地大堂。

  许普紧握着腰间的佩剑,心中暗道着:“堂兄匆匆起事,不听劝告,转移财物资源,裹挟百姓豪族,放弃余姚城、诸暨城、乌伤城三个要塞,直接退守山阴城,退守青龙秘境。现如今,竟然又被人围剿到老巢,反而失去山阴城内重兵的支援,真是倒血霉了!”

  “伯父那边,就算其势力超然,也就是在太初秘境而已,他们还能回来神州大地?!这里才是我们的根啊!唉,硬生生放弃了大好的局势,放弃了我制定的以乌伤城为破局关键的战略,奈何奈何!”

  “只要我们坚持一阵之,把这个洞天仙令参悟透,开启那传说中的洞天福地,借此仙之底蕴,还能怕这小小的曹操、孙坚、林牧……”许普心中嘀咕着,又不着痕迹摸了摸怀中一个精致玉牌。

  这个玉牌就是许诏另一份至宝,是他重新崛起的关键。然而,心有猜忌的许诏,只是与部分死忠下属研究,一直考究而不可得。而对于聪敏的许普,许诏非常放心,把此重宝交于他保管。

  “不知道二弟到莽荒之地发展的如何了?”许普想起了那个熟悉的弟弟,脸上闪过一抹安然。

  “唉……希望堂兄能躲过这一劫!我们许家肯定能再次崛起!”许普忍不住心中的感慨,开口轻喃道。

  旁边的偏将听到许普的轻喃,安慰道:“主公宏图壮志,定能化险为夷!顶住这些诸侯的围剿,到时候拥有主场优势的我们,定能力挽狂澜!”

  力挽狂澜?许普不觉得,他只希望许诏最后能逃得一命。

  在敌人陡然把青龙秘境的传送通道占领之时,许普就感觉出,安逸太久的青龙秘境肯定抵挡不了这些狼虎般的诸侯!

  并且,青龙秘境的大部分精锐都在山阴城内镇守着。此时的青龙城可谓是最空虚最孱弱。

  南诏国的从建立到崩塌,一切的根源,是源自那人!

  “张角,张玄干……”想到此名,许普眼眸深处闪过一抹凶厉的杀气。

  “投降不杀!”

  “投降不杀!”

  “投降不杀!”

  蓦然,一阵阵震耳欲聋的吼声从军营外面传来,让许普等人生生停住了脚步。

  “怎么可能?敌人竟然这么快就攻到了这里,辅佐营的十万守军已经被剿灭了?!真是废物!”许普麾下一个将领怒喝道。

  许普摆摆手,把脸上微微发白的将领安抚好后,沉静道:“不要责怪将士,这些诸侯的精锐士兵素质远比我们守军士兵强悍,能抵挡一阵都没有辜负对他们的培养。”

  “嘭!”一道巨响回荡在营地之中。

  许普顺着巨响望去,看到了一位骑着高大俊伟的坐骑,手执一柄神异长枪,如同杀神一般,绞杀一切阻挡他的敌人。

  此人,就是于禁!

  “投降不杀!”于禁轻轻一扬,一位冲上来的士兵就被他一枪挑死,挑起此士兵的尸体,高喝一声,颇为血腥残暴,震慑感十足!

  看到如此虎将,许普一双明眸中,升腾起一股炙热,喃喃道:“虎将!能与公明比拟的虎将!”

  于禁一人一马一枪,缓缓来到许普等人面前。

  许普身后的将领,感觉到于禁的凶残,微微后退一步,不过看到反而上前一步的许普后,不知从那里冒出一股信心,踏前数步,紧护着许普。

  主子都不怕,他们身为属下,可不能怂。

  于禁盯着眼前这个颇有气度的武将,脸上闪过一丝惊疑。

  镇定、冷静、从容,这是于禁的第一印象。

  在于禁凝望一会后,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踏声和脚步声,他的军士已经攻进来了。

  于禁不管许普的气度如何,直接一挥手,大军就缓缓汇集一起,与其对抗起来。

  于禁环顾一圈,发现对面集结的部队也不少,黑压压一片,约摸着有十来万。

  然而,就在于禁思考着是正面硬刚,还是准备一次大欺小的斗将挑衅的时候,敌军后方突兀传来一阵骚乱,原来,攻击裁缝营的敌人也攻打过来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

  许普听到骚乱后,脸上微微一变,蹙眉转身过去,凝神望去,他看到了一位俊朗不凡的年轻武将,一马当先,混身是胆般,冲进敌人阵型中。

  看到此武将,许普又回望一眼,看了看己方的士兵,发现很多士兵都微微吞着唾沫,手中紧握的武器都轻颤着。

  许普轻轻一叹,大势已去。

  这位年轻的武将,如同闪电,凿穿了许普的阵型后,来到于禁面前,若有所感的他,环顾一周,竟然安静起来。

  背后的六万人,赫然就是王朗的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