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八章 凶残的风仲

  王朗骑在高马上,昂首挺胸,脸上挂着自信的笑容,仿佛那些至宝已经唾手可得了。

  而王朗旁边的史阿,一双星目紧紧盯着前方,那个方向,有一股很强很强的气机在凝聚着,如同无敌之势,缓缓汇聚而成!

  年轻的脸庞上,缓缓出现一股凝重,眉头微微蹙起。然而,看到王朗仿佛在乐头上,心中有不安的他,并没有打断兴奋的王朗,没有浇灭其兴头。

  ……

  林牧轻轻踏着脚步,如同精灵一般,穿梭在隐秘的小道上。

  在离开西城墙后,他就赶去北城墙,想要潜伏起来,等待于禁率领精锐部队过来。

  之后,就是有里应外合的战术,于禁率领精锐士兵猛攻正面,而林牧就使用空间兵符,突兀召唤精锐出来,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夜幕渐渐降临,北城墙上,与其他三面城墙截然不同的状况,这里一片静谧,守城的士兵都不断打着哈欠,警惕性颇低。

  然而,随着最后那一丝晚霞映衬,如同鬼魅般,出现了一股敌军士兵。

  浩浩荡荡的士兵,如同浪潮,澎湃汹涌,飞速接近城墙。

  这些士兵,骤然惊起了北城墙守军士兵的注意!

  “有敌人,有敌人!将军大人,快来城头,有一股不明势力要攻城了!快……”一名传令兵,脸色苍白如金纸,抖颤着身子,不顾门前护卫,也不顾屋内的状况,猛然跑进来,高声颤抖道。

  这个传令兵,在高声把军况说出后,方把屋内的状况看在眼里:数十位轻纱歌姬随着乐声,翩翩起舞,而在案桌上,摆满了无数佳肴美酒,许多将领不断在吃着美食,畅饮着美酒,一副酒肉池林的景象。

  微微吞了一口唾沫,传令兵此时,心中冒起了一股羡慕,羡慕这些将军,可以随意享受,若是他能享受如此日子,死而无憾!

  之前胆颤心惊的传令兵,看到靡靡之景象后,骤然平静下来,好像忘却了敌人兵临城下的危机。

  上有腐败享乐的将领,下面的士兵又会如何呢!

  北城墙的守军的素质,出乎林牧的预料之外。

  晚霞彻底消逝在天际后,夜幕彻底降临,城墙上朵朵火焰之光骤然冒起,驱散黑暗,把城墙照亮起来。

  于禁率领着士兵,马不停蹄,没有丝毫休憩,赶奔到北城墙前方后,内力一扬,青柱一起,攻城的信号如同导航之灯,引领着士兵们!

  “杀!兄弟们,给我杀,气势如虹,一举拿下北城墙!”于禁猛然举起神枪,怒喝一声。

  二十万脸上挂着些许疲惫的精锐士兵,脚步不停,口也不停。他们边赶路边吃东西!

  时间少!非常少!他们都知道主公的急切。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他们都毫无怨念地极速行军着,就算是有疲惫,都咬咬牙,强行醒神过来。

  一些士兵的舌头,都咬出血了……

  看到熟悉的青色青柱,二十万士兵都知道,他们来到目的地了,接下来,就有一场惨烈的攻城之战了!

  林牧在一处隐秘的土房内,也看到了城外那通天般的青色光柱。

  是于禁的攻城信号!

  在余姚城之时,于禁就是使用这一一道光柱当做是攻城的信号。现在他又使用此法,颇有一种把青色光柱当做是攻城的标志性动作!

  “文则已来,那接下来,就是大战之时!”林牧轻喃一句。

  轻轻拿出远古兵符和另外一张空间兵符,林牧一扬手,随着一道茫茫白光后,骤然出现600名精锐士兵。

  因守护九幽镇仓库而牺牲的士兵,也补充完毕,空出来的名额补满了。

  空间兵符的名额,每一个都弥足珍贵,不可随便浪费。

  “阿武,率领亲卫们,沿着这条城墙之道,给我杀!”林牧对骤然出现的崔武等人嘱咐道。

  随令而动,就是亲卫们的素质!不管林牧下何种命令,亲卫们都奋不顾身执行!

  他们不会问原因,只听命令!

  “杀!”600人怒吼一声,汇聚成惊天之音,震撼着城墙这个小道。

  林牧藏身的土房,是专门考究过的。靠近高耸城墙的一处城墙过道,一旦起事,就能飞速攻上城墙,破坏敌人的阵型与气势!

  然而,偷袭的战术,可不是随便执行的,一个不慎,就是身死道陨的境地。

  林牧敢行如此狂妄之战术,就是因为相信于禁,相信二十万精锐,在他们被围剿而死之前,攻破城墙!

  林牧拿出灵兽空间栖息令牌,召唤出小骐,提着龙神枪,单人单骑,冲向那些脸上弥漫着惶恐的守兵。

  贯龙击!

  旋枪!

  七影星斗枪!

  挑枪、横扫、直刺……等等技法使用出来,林牧如同杀神一般,冷漠无情。

  身后的崔武等人,也不甘落后,召唤出坐骑,那些泛着冷冽光泽的武器,跟随着主公,杀向那浩荡的守军之中!

  战争的烽火,终于是蔓延到北城墙了!

  无情的战争,终于是把那些还在享乐的守军将领惊醒了,缓缓把注意力从曲妙歌姬,转移到热血危险的敌人身上!

  “鸣鼓起战,各个将领马上返回自己的岗位,给我好好执行职责!”一位脸上浮现着红晕的将领,吐着阵阵酒气,高声嘱咐道。

  ……

  在林牧冲击着守军之时,风仲也赶来了!

  “主公,奉津来也!”一声巨喝,响彻在这片城墙的上空,如同雷声般,不断回荡着。

  一些普通士兵,在这声巨喝之下,耳朵都轰轰作响,颇为震撼!

  林牧听到风仲的声音后,嘴角噙着的那丝笑意开始缓缓增强,化作豪气的哈哈大笑。

  “我之左膀右臂来了,尔等土鸡瓦狗之辈,给我死!”林牧龙元力一股鼓,一招升龙击骤然使出,前面又爆出一道青光,轰的一声后,大片空地又出现了。

  这些普通的士兵,如同弱鸡菜鸟一样,不断被击杀。

  看到600名亲卫,如狼入羊圈、开闸洪水,迅速击溃抵挡之兵,林牧心中冒起了一抹疑惑。

  守城的士兵,完全出乎他的预料,这城墙密密麻麻的士兵,难道都是普通士兵?

  没有道法兵种辅佐?没有历史武将坐镇?

  不管如何,在风仲的巨声下,林牧又推进了一段!

  而骤然出现的风仲,脚下光芒一闪,猛然一瞪,整个人如同炮弹一样,冲天而上,极速冲向城墙!

  从城墙地下,不借助任何道具,直接跳上城墙!

  城墙上的守兵,看风仲这如天神般的动作后,目瞪口呆,肝胆俱裂!

  一个人从城墙下,跳上这耸入云的巍峨城墙?

  这怎么可能?!!守军士兵看着这到天神般的身影降临在城墙之时,都冒出惊悚的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