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六章 倒血霉的许诏

  重生的林牧,有很多优势,其中最重要最关键优势之一,就是了解神话世界中,大部分历史名将、名士的容貌,以及部分出没地点!

  这对以后招募名将名士,甚至是与其对战上,都有巨大帮助!

  但林牧却不会说他对神州上所有的名将名士都了解,因为神州实在是太大,奇人异士,实在太多!神秘之事,也实在是太多太多!

  就如同眼前这位勇猛无匹的武将,他就没有见过。

  心中思绪急转后,林牧就把注意力转移到城墙上。

  原来,在神秘强悍武将击杀严白虎后,高举着血淋淋的头颅,高喊:“叛贼之首严白虎已死,头颅在此,尔等孱弱之兵,还不投降?”

  这声招降之音,离得比较远的林牧也清晰听到,轻轻一叹,无奈自语道:“青龙城破了!接下来,就是围攻城主府,击破青龙神令形成的【城市之心】了!”

  “青龙令与领地神石都蕴含在【城市之心】中,想要得到领地神石,就必须要参与进最后的争斗中了……”

  “青龙神令可以放弃,但领地神石必须要得到!幸好风仲能出征,并且系统的限制也解除了,应该能正面拼一拼!”

  “另外,还有水神神庙中的珍稀水神神魂,也是至宝,也要争上一争!”

  “早了点,青龙城破得早了点,若是再迟上一天,麾下的二十万大军就能赶到北城墙,”

  ……

  在林牧不断思忖如何行动的时候,王朗在众将士的簇拥下,来到西城墙的高阁中。

  青龙城西面的守军,除了少部分的守军还在负隅顽抗外,大部分士兵都投降了!

  “主公,出乎我们的意料,不用花半天的时间,西城墙如此轻易就被攻破了!并且,守城的士兵,也比预料之中少了三成!”一个后勤类型的武将在经过大概统计后,把信息告诉王朗。

  “守城的士兵少了三成?”王朗听到这个信息,眉头微微一凝,轻轻呢喃一句。

  之前他一直韬光养晦,就是想要让敌人看轻他,蔑视他,暗中蓄力,准备这致命一击!

  然而,颇有筹谋之能的王朗,可不认为许诏麾下的武将谋士都是酒囊饭袋,会如此轻视他,守城的士兵直接减少三成!

  难道许诏已经把军力转移到其他地方,还是许诏把大部分士兵都转移到东、南的城墙上,一举定音?

  王朗心中冒起一股不安,微微失神。然而,思忖一番后,他脸上闪过一抹贪婪,一份毅然,就暗暗下决定,不管如何,继续进军城主府,击破城市之心,拿到传说中的至宝!

  “主公,我们是继续急行军,突袭青龙城城主府,还是休憩一番,恢复到圆满状态再去攻击?”史阿看着王朗,轻声问道。

  回过神的王朗,沉吟一会后,斩钉截铁道:“急行军,攻打城主府!”

  其他将领听到如此急切的战略后,脸上都浮现出一抹迟疑之色,欲言又止,想要劝住王朗。

  王朗说完,环顾一周,也看到了麾下将士脸上的迟疑之色。

  微微一笑,铿锵有力道:“古人有云:攻其不备,出其不意!想要掠夺最强之功,必须行险招!”

  “士兵不休息虽是隐患,但若能直捣黄龙,霍夺盖世之功,夺取惊世之宝,牺牲些许,有何不可?”王朗朗声说道,语言间带着淡淡的盅惑魅力。

  若林牧在此,定会知晓,因为王朗这家伙竟然使用了某种神秘技能,对麾下使用技能,不知道是对是错……

  一个时辰后,稍微整顿梳理军队后,昂首挺胸的王朗,带着一股兴奋,率领着大军,如同一股海啸浪潮,卷席青龙城西城而过,直奔青龙城中央之府!

  ……

  在王朗整顿军队之时,林牧也很轻易进入了青龙城。在看到王朗麾下将领的行动后,就明白,王朗想要直接攻击青龙城城主府,而不是稳扎稳打了!

  林牧在思忖一番后,就消失在嘈杂的人群中。

  ……

  青龙城城主府。

  经受一轮轮打击的许诏,发泄一番后,又沉静淡定起来。

  许诏站在府中最高的一座建筑物中,远远眺望着东城墙和南城墙,这两处的战场,在他心中最重要,是决定生死的关键。

  因为他逃命的最后希望已经被掐灭了。

  之前那道符文擎天巨剑破坏传送通道之时,许诏就已经猜测出那柄巨剑是谁的了。

  虽有不安、不忿,但城府颇深的许诏,沉住气,镇定下来,淡然看着远方。

  不说其内心如何淡然,至少表面是如此。

  眺望一会后,许诏若有所感,转身看向西方。

  远处西方之处,竟然缓缓出现一道浪潮,不,不是浪潮,而是如浪潮的士兵!而且还是敌人!

  西边的敌人竟然攻破了城墙?!!许诏心中一惊。

  经历过风风雨雨的许诏,飞快镇定下来,远远眺望着浩浩荡荡的士兵浪潮,嘴角闪过一抹冷笑,狠狠盯着奔驰在前方的王朗。

  王朗之容貌,许诏有印象。

  “你们这些家伙,都以为我是软柿子,可以随便欺负吗?”许诏心中冷笑暗道。

  想要出其不意攻击最后的核心之地?开玩笑!

  他轻轻摸了摸怀中的物品,心中又道:“我可是有三张一次性超容量的空间兵符,每一张可容纳十万精兵。这些可都是我之奇兵!父亲大人传送过来的宝贝,可真是不凡!本来想要用到曹操孙坚,以及最令人厌恶的林牧身上的。既然王朗贼子想要当出头鸟,那就给你体验天降神兵的绝望之感!”

  骤然出现十万精锐在军阵中,肯定能打出不出其意的一招,士兵骤然出现,敌人肯定会有些愣神,在这一息愣神,每个士兵就算击杀一个敌人,那也能让敌人瞬间损失十万人。

  一个军团就只有两个十万人,一下子去掉二分之一,给人的震撼,肯定澎湃无比!

  有此超然符篆,以区区十万士兵,击破百万敌军都不是空想!

  可惜只是一次性的。

  许诏轻轻拿出一张灰蒙蒙的奇异符篆。这张符篆,三指大小,制作材料甚为考究,通体流转着一股股白色荧光,颇为神异。

  细细看去,其上铭刻着晦涩难懂的奥秘铭文,浑然一体。若林牧在此,定会惊呼而起,因为这些铭文,竟然和都天战舰上的那些神秘永恒神纹相差不大,隐隐间是有些许不同,但却如同出一源!

  然而,当许诏轻轻把这张符篆拿在手中细细摩挲一番之时,一道轻轻的‘呲’声骤然响起,在静谧的高阁中,非常刺耳。

  许诏心中猛然一颤,肝胆俱裂!

  因为那张符篆,在刺耳之声响起之时,竟然出现了一道裂痕,符篆上的荧光蓦然消息一空!

  它,失去效能了!这是许诏的第一反应!

  许诏心颤颤地使用了一个洞察术,感应到信息后,怒吼道:“因经过不明之动,符篆被破坏了?!怎么回事,竟然不能使用了?需要十天时间来自然修复?”

  怒吼过后,许诏脸上又闪过一丝悚然,马上从怀中拿出另外两章符篆,本来荧光莹莹的符篆,在被许诏拿在手中之时,又各出现了如出一辙的情况。

  三张超级空间兵符竟然不能用了?!怎么这么倒霉!!

  就因他这轻轻的一拿,就破坏了之前水火不侵,坚韧如钢的符篆?开什么玩笑?

  这是上天的惩罚吗?怎么这么倒霉?许诏在心中不断怒吼着……

  其实,若许诏是玩家,他耳边定会传来如此系统信息:

  “叮!”

  “——系统提示,领主许诏,因为你的轻轻摩挲一击,空间兵符,造成了一丝破坏,暂不能使用,需要十天后方可自然修复完整!请下次自恋之时要轻拿轻放!”

  当然,许诏心中也隐隐知道仿佛自己身上发生一些不好的变化!此符篆所谓的破坏,只是不好变化的一种表现!

  许诏面沉如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