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三章 【业力之雷】

  惊天的怒吼,响彻在在这片天地中。

  还在路途的林牧等人,也都听到了这声怒吼。

  众人不知所以,只觉得那声怒吼中带着一抹愤怒和一份无奈。

  霸王?哪个霸王?林牧眉头一蹙,心中一惊,感觉那波澜壮阔的神秘世界又呈现出冰山的某一角,让他这个‘井底之蛙’,又产生了一种想要冲出这个‘井底’的冲动!

  青龙城此时发生了什么?不会已经破城了吧?林牧心中又是一阵颤动。

  以孙坚曹操王朗等人的底蕴,其底牌肯定丰厚,若是有那么一两张底牌是专门针对破城的,把青龙城攻破了,进入其内肆虐,林牧也不惊奇。

  林牧心中激起一阵无奈,麻蛋,青龙令、领地神石、水神神魂等至宝不会都被瓜分了吧?

  “文则,下军令,全速行军,必须要在天黑前赶到青龙城!”林牧骑在小骐上面,扭头对于禁嘱咐道,其语气中带着一抹深深的急切。

  在听到那声怒吼后,脸上闪过一丝凝重的于禁,也感受到林牧的急切,没有丝毫犹豫,马上下军令,全速行军!

  浩浩荡荡的队伍,疾奔向青龙城。士兵们,行军已经有一天了,都有些许疲惫,不过在于禁的军令下,他们还是咬咬牙,继续全速行军!

  之后,林牧脱离部队,一人一马,以小骐的最大速度,狂奔起来,他想要提前去查看下,青龙城究竟如何了!

  ……

  青龙城西北面的巍峨青山上,紫虚在破坏那个神秘传送通道后,青袍之手轻轻一扬,那枚符文之剑就从青龙城城主府骤然消失不见,突兀出现在其手中,甚是神奇!

  然而,就在那柄小剑返回紫虚上人手中之后,其头顶上方的空间中,骤然出现一片周遭闪耀着漆黑诡异的茫茫黑云。

  这片黑云,偶尔闪现着一股血红血红的雷电,非常诡秘。

  黑云陡然降临后,一股股苍莽洪荒的气息蔓延开来。众人如同沉浸在厚重无比的重水空间一样,连动手指都困难。

  青峰上的刀神、南华老仙与紫虚上人,在这片诡异黑云骤然出现的时候,都没有乱动,如同犯错的孩子般,低着头,等待‘老师’的惩罚!

  只有应龙龙褚,轻轻仰着头,嘴角泛着一抹玩味的笑容,如同一个放荡浪子般,淡然盯着黑云。

  仿佛这片黑云无法对其造成伤害、压制,亦或者是,这片黑云,以他的实力,丝毫不惧。

  黑云抖荡一会后,其内血红之雷,在经过一段时间积蓄后,骤然凝聚成一道手臂粗的血红雷电,猛地爆冲而下。

  轰!!!

  霎那间,这道血红雷电,狂暴冲撞在紫虚上人身上,他被这道雷劈到后,猛然后退了数十步,那一双晶莹眼睛,闪过一股深深的惊悚。浑身不断轻颤着,天威如狱!

  而他那张如同孩童红润嫩滑的脸庞上,已经不复昔日那般,反而铁青一片,惊骇、愤恨、无奈等等情绪交织在一起,浮现出一股股难看的复杂之色。

  而旁边的刀神和南华老仙,都目瞪口呆,喉咙干涩,艰难抬起头,一动不动盯着眼前难得一见的景象。

  “这……这就是传说中的【业力之雷】吗?!!”饶是悠荡神州数十年,见识广博的南华老仙,看到此雷,心中都难免冒出一股骇然的震撼!

  “紫虚小子,因果报应,唉……看来你在扶持许诏之时,肯定干了其他干涉龙运虎运之事,结下如此厚重的因果,才被天地规则降下这道【业力之雷】!”南华老仙盯着被雷劈的紫虚上人,心中唏嘘道。

  “平时我们犯下【业力】时,都只是业力红云缠身而已,倒霉一年都算长的了。而你现在,都出现传说中的业力之雷,可见你干涉得甚广甚深,被天地规则盯上了!不知道以后会如何倒霉,修为不知道会怎么样?唉……”

  “张角之事,不知道还让不让你参与进来呢?”南华老仙心中思虑万千,不断考虑着得失。

  诡异黑云降下一道血红雷电后,就蓦然消失而去,天空中没有丝毫痕迹。

  手臂粗的血红雷电,狠狠爆击在紫虚上人的身上,但他却如同常人般,没有丝毫被雷劈的痕迹,身上的道袍、发髻、发冠等等,都如常,没有丝毫狼狈之感。

  然而,就是如此,众人才感觉出一股诡异,一丝悚然。

  “前辈,这……这是【业力之雷】吗?”紫虚上人颤声问道。

  他稍微一感觉,整个身子,竟然没有丝毫不适,这样的情况,令他心中更是悚然。

  “没错!不过,这只是普通的黑云业力之雷而已,不是太夸张!你们知道神州禁忌,还不知道其真正的厉害之处吧!千古流传之事,不可轻视!”

  “呵呵,前辈教诲得甚是,我们以前太天真了!以后,不可能再轻而视之了!”紫虚上人苦涩道,身为落魄。

  “那个……前辈,业力之雷难道还分等级的?”在龙褚开口后,深深蹙眉的刀神支吾问道。

  “当然,以前,这样的事情发生很多的。不安分的人,不管是哪个朝代时代都有的!”龙褚淡然一笑,按了按太阳穴道。

  “就最近吧,那个嬴政,统一神州中原后,不也逆天行事,引出天罚嘛,那个时候,整片天都是红的,红云黑雷,那才真正的天地惩罚!”

  “红云黑雷?!黑云红雷?!”刀神轻轻呢喃自语,心中思绪万千。

  “咦,林牧这小子终于来了!”龙褚在淡然解释一点后,转身看向远处,蓦然看到骑着变异龙鳞马狂奔而来的林牧。

  “前辈,此主修帝龙之道的孩子,就是前辈看重的?果然不凡,三龙之运庇护,紫气冲天,鸿运连绵,前途无量!”南华老仙沿着龙褚的眼光,也看到了林牧,稍微洞察一番后,开口夸赞道。

  他并不是奉承龙褚,而是真实之语。

  闻言,龙褚嘴角处浮现一抹不明意味的笑意,一闪而逝。

  你们这些不安分子,怎么能让林牧小子身上的本源龙运暴露给你们呢!

  三龙之运,都还以为是普通的龙运、诸侯气运之凝聚吧!

  不同人看到的景象是不同的!这个道理竟然被我用得出神入化,不错。

  虎臣虎将,看林牧之运,那是不一样的。

  想起自己交给林牧的神秘七星镇魂佩,龙褚心中就一阵舒泰,麻蛋的,等以后见到老友,定要把多年缜密之谋略布局的事情告之,让尔等刮目相看,老龙我也不是一个粗鄙之龙!只知道睡觉收割财宝的龙,而是一个懂筹谋的智龙!嘿嘿……

  龙褚心中一阵骄傲。

  (深深一个鞠躬,抱歉,今天的更新让大家久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