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七章 余姚城陷落,周泰的决定!

  余姚城的县令府邸,还分布着些许守军,约摸着也有三四万府兵。不过他们已经不成气候了,凶残的林牧率领着更为凶悍的于禁臧霸,后面跟着三万如狼似虎的精锐,很快就击溃了他们。

  秘库、仓库等隐秘的地方,都在投降的将领中获知,直捣黄龙,林牧三人向着县令府邸的秘库直奔而去。

  林牧顺着颇为精致的院道,缓缓来到县令府邸中央一座雕梁画栋的建筑物前。

  这里是余姚城的核心地带,余姚阁。里面就是供奉着余姚城的城市之心,而城市之心旁边就是秘库!

  沉稳踏步进入余姚阁,缓缓来到中堂,林牧看到了余姚城的城市之心。

  这个城市之心,如同一座巨石雕塑,沉重伫立在大地上。

  古老的铭文篆刻在城市之心上,一道道神秘的气息,宛若实质般,辐散开来,让人感受到一股苍莽古朴的意境。

  林牧轻轻把手放到城市之心上,系统提示如约而来:

  “叮!”

  “——系统提示,领主林牧,你已经触碰到余姚城的城市之心,其牧官周泰,已经感应到!请注意!”

  “——系统提示,领主林牧,余姚城的城市之心,需要打破其耐久度方可正式收服为大汉皇朝的城池!”

  “——系统提示,余姚城城市之心耐久度为50万(500000/500000)!”

  “50万耐久度,这个中堂,也就能容纳500人,就他们争分夺秒的劲儿,应该能在一个时辰内打破!”林牧心中暗暗计算着。

  “文则、宣高,你们率领500士兵,全力给我击打城市之心!”林牧沉声嘱咐道。

  “是!”众人心领神会,提着武器,不断砍向城市之心。

  叮叮叮……一连串颇为刺耳的碰撞声充斥着中堂,不过大家都是吃得了苦的人,都没有丝毫抱怨,继续埋头苦干着。

  随着士兵们的攻击,城市之心慢慢黯淡下来,失去了往日神异的碑影!

  “嘭!~~~”在众人齐心协力之下,那如同龙鳞一般坚韧的城市之心耐久度终于耗费完了。

  在其耐久度消失后,林牧马上伸手,轻轻放在城市之心石碑上,耳边响起悦耳的声音:

  “——系统提示,领主林牧,恭喜你成功收服余姚城,获得100万赤龙积分,20万功勋,声望+50000!”

  听到这样的提示,林牧甚是惊喜,终于,他亲手获得了一座城池的最高主权!

  余姚城的收复获利,落在了林牧的口袋中!

  搞定这个,林牧马上让于禁暴力轰开了秘库石门。三人不顾尘土飞扬,屏气钻进其中。

  余姚城的秘库,可不是以前那些小城池能比拟的,一个十丈见方大房间,周围墙壁都是厚重的石料修葺而成,颇显厚重澎湃。

  这个巨大的秘库中,数十口一米长宽高的箱子井然有序堆砌着。

  这些箱子,都颇显精致,上面雕刻着祥云瑞兽,淡淡的金黄色纹路,把箱子反衬得更高贵。

  然而,林牧看到这些箱子后,心中微微一沉,因为秘库中的箱子竟然是分了两堆,一堆十二口,一堆三十七口!

  而那三十七口箱子,已经被打开了,里面空无一物!

  看来秘库中的珍稀资源已经被许诏收刮过了。

  “文则,宣高,快,把那些没有打开的箱子敲开看看,看看是否有什么珍稀的物资。”林牧虽然失望,但脸色却如常,能留下十二口箱子物资,算是赚了!

  于禁臧霸林牧三人,马上跑过去,不断把箱子打开来。

  “嘶!~~~”

  “这些是……不是金子吧?!!”臧霸在打开箱子后,印入眼帘的,是黄橙橙的金光,亮瞎眼的金光!

  他倒抽一口气,就算是黄金,十二口都装满的话,也是一笔巨额之财啊!

  “这不是金子,是运气金饼!你看上面那个赤龙之章,这些是皇朝气运的载体,比所谓的金子更值钱!”于禁不愧是游历过的人,知识不少,看到气运金饼后,马上认出来了。

  大汉皇朝气运金饼!林牧在攻陷第一个青龙寨的时候,就获得过这种甚为珍稀的物资!

  “文则,宣高,这些东西我急需,就不分给你们了!”林牧轻声说道。

  气运金饼,终于又有进账了,传奇商人在酆都城那边的计划又可以转动了!

  之后三人快速粗略统计了一下,十二口箱子都是气运金饼,约三万六千锭!

  收获丰厚!

  “看来幼平是把秘库里面所有的物资都换成了守城物资,准备十足,可惜,往日的辛苦,在短短一个晚上,就葬送了!”

  于禁在林牧把数十口箱子收集起来后,环顾一周,感慨道。

  “幼平之决心,我们早有预料,只可惜,主公之害,影响于其身,甚是惋惜!”

  “走吧,我们去北城门看看,想必实力雄厚的孙坚也已经攻破了城门吧!”

  林牧三人,又如狂风一样,消失在秘库中。

  ……

  在林牧收服城市之心后,周泰这边的守军士兵,心中骤然一失落,仿佛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手中的武器弓箭,竟然缓慢下来。

  攻坚而上的孙坚部队,更是凶残,不断以血肉之躯推进,看到对手有些心不在焉,他们更是把凶残的一面表现出来,不留情面虐杀着腐败。

  “周泰将军,孙坚这个贼子使用超级道具,竟然把城门劈开了一个大洞,悍卒鱼贯而入,开始慢慢占据城门口,慢慢馋食我们部队的!将军大人是否有何良策来应对?”周泰身后一个谋士心急如焚说道。

  “是啊,那个孙坚贼子,手中竟然还有上古流传下来的空间兵符,挥一挥手,竟然就召唤出三千虎士,加上数员虎将,已经在右侧城墙扎根下来了!如何是好啊?”

  “这些虎士,一上城墙,如同狼入羊圈般,无情厮杀着眼前的敌人,太凶残了,很多将士都被杀得胆寒了!”

  “啊,我们余姚城的城市之心竟然被攻破了,难道是南边的林牧贼子干的?”有人突兀惊呼道,脸上尽是不信之色!这是林牧等攻破城市之心的时候!

  “镇守南城的蒋钦是吃什么的?坐拥数十万雄霸之兵,竟然连区区三十万普通士卒都抵挡不了!”

  “南城墙陷落、县令府陷落、北城墙陷落,我们被包围了!”

  “这……”

  周泰在得知南城门之变故后,并没有声张,只是在几个心腹之间传播着,这些酒囊饭袋到现在,还以为南城墙是被林牧耗费巨大军力攻打上的。

  听着这些人的话语,周泰心中苦然一叹,前有猛虎,后有凶狼,如何是好呢!

  其他人都希望周泰会有能改变局面的底牌,然而让他们失望了,周泰口袋中底牌为零。

  早在之前,主公许诏的使者就把余姚城的珍稀物资运走了,若不是空间装备有限,秘库和县尉营的物资,都搬空了吧!

  至于底牌,他早就在效忠于主公的时候,上缴了,整日在青龙秘境训练水军的他,哪里有时间去积累底牌,况且,许诏一点底牌都没有给他。

  孙坚的底牌甚多,然而,作为镇守一方的大员,他却没有丝毫底牌,完全只是靠着天险、靠着兵力等来支撑,太可笑了!

  许诏真的是太吝啬了!

  不过周泰并没有埋怨许诏,毕竟他也还是自己的主公。

  “周泰将军,如今余姚城败局已显,我们是不是要逃命啊?”一个脸色发白的谋士颤抖着声音问道。

  刚说完,听到孙坚的又一声震天怒吼后,浑身如陷入冰窟一样,剧烈颤抖起来。

  “你们若是想要逃,那就逃吧,我不会阻拦你们!”周泰凝重望着孙坚等人的凶残表现,心中突然一轻,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也许,余姚城陷落,对于自己也是一个好的开始吧!

  周泰轻轻说了这句话后,那些谋士、将领,竟然抛弃周泰而奔逃了。

  周泰没有追究所谓的逃兵之责。心神放松的周泰,下了一个决定终生的决策。

  轻轻转过身,对着身边还驻留的将士下令,之后,鼓声滔天,笙旗蔽日。

  “这是撤退集合的鼓声,那是撤退的笙旗旗语!大家都准备好了,给老子撤退,缓缓撤退!不要乱,不要急!”一个面色坚毅的将领高声呼道。

  那些被孙坚部队杀得丢盔弃甲、胆颤心惊的士兵们,听到如此军令后,犹如重生了一次,沮丧的士兵们竟然爆发了一波悍然的反击,之后,杂乱中带着秩序,庆幸的守军,缓缓集合撤退,离开了北城墙!

  看到守军撤退,孙坚部下的士兵,都高呼起来,不过孙坚等人却眉头紧皱,这个周泰在玩什么把戏?

  引蛇出洞?诱敌深入?战略性撤退?撤离余姚城,保存军力?

  “主公,既然守军暂时撤退,不如我们也暂时停战,休憩一番,今晚的攻城之战,虽然战果辉煌,我们军队却也损失惨重,很多将士在刚刚高呼后,都呈现出深深的疲态,若是追击敌兵,被反过来围剿,那就是陷入危险之地!”作为孙坚麾下的超级大将黄盖,轻轻对孙坚建议道。

  稍微沉吟一下后,浑身是血的孙坚,也无奈点点头。

  “可惜了,不能俘虏周泰这员悍将!”孙坚微微呼出一口浊气后,感慨道。

  “主公,有的是机会,周泰撤退,有可能是南下,迎击林司马之部!”

  “以林司马的情况,肯定抵挡不住周泰麾下还剩下的五十万大军的!”

  “哈哈,是啊,如此一来,一箭双雕,既能消耗周泰的实力,也能消耗林牧的实力,嘿嘿……”

  孙坚望着周泰麾下有序撤退的士兵,眉头微微一皱,此时他心中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仿佛这次不追击,就永远失去招募周泰的机会!

  (第三更来迟了,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