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 【魔神】,典韦!

  “文则,专属套装需要何种等阶的匠师制作?”在林牧查看领地资金的时候,旁边的常胤开口问道。

  “套装是黄阶的,需要专家级匠师就可制作出来。”

  “如此甚好,远建,会议后,下去专门建立一个【青虎军备处】,调集一定数量的专家级以上的匠师,把图鉴直接交给他们,专门打造套装,满足军队建设需要!”林牧回神过来后嘱咐道。

  领地的资金只是一方面,那六千万的金币不是单纯的金钱,还有其他资源计算其内,所以目前领地还能铸造一定数量的套装出来的。

  “好,军队方面,训军有奉津,后勤有远建,统帅有于禁、臧霸、李典、柳风,我们军事力量算是正式起航!”

  “那么,接下来就是需要出征的问题!”

  “主公,由于你是东冶县别部司马的原因,天地规则只认可五万士兵的功勋,那么主公准备是在领地内抽调新兵,还是去柳风、何渊麾下抽调呢?”风仲转头凝神问道。

  “不抽调新兵了,目前这批新兵资质较高,潜力大,不过作战经验缺乏,一下子上残酷的战场怕会出现重大损失。我准备到何渊麾下,抽调其本部人马。另外,我也准备让何渊成为青虎军团的副团长,协助文则,宣高只是临时之职而已。”

  “抽调何渊之部营?那北方的城池攻略怎么办?”不准备出行的李典疑惑道。

  “曼成,你还不知道,昨天深夜,前线传来消息,以句章城为起点,何渊已经把鄮县城、鄞县城攻占下来了!”风仲哈哈笑道。

  没错,昨晚林牧也收到系统提示,入账两城的功勋和积分。

  并且,林牧通过乾坤子母书获知,能如此顺利,原来是鄮县城内的一个大家族反叛许诏,直接把鄮县城和鄞县城献给了何渊!

  现在柳风可能还在赶往侯官城的路上,何渊就已经收服了两城。所以说,柳风与何渊的竞争,一下子就被何渊胜出了!

  三流历史武将魂符归何渊!

  这个大家族还想要拜访林牧这个幕后主公,可惜被何渊直接拒绝了。

  这个时候,局势不明朗,变化太大,需要小心。

  想到夜影部传来的关于这个大家族的信息,林牧一阵沉默。

  “钟离家族!钟离绪,钟离牧……钟离绪是许诏麾下【楼船都尉】,其子钟离牧是鄮县城县令,都身居高位,怎么对许诏的忠心如此低呢?竟然反叛他……是虚与委蛇,还是认清局势呢?”林牧心道。

  ……

  “既然沿海五城比想象中那么顺利,主公,我们不能多带点兵去吗?到时候我们直接宣传只有五万精兵是否可行?”臧霸脸上带着疑惑,粗声问道。

  “不行,主公的政治地位不够,职位也低,龙廷人脉还没经营起来,若是被敌人抓着把柄,会有后患!”李典轻声反对道。

  “没错,现在我们可算是与许诏、太平道等庞然大物对上。目前许诏可能已经不是问题,但太平道却不能忽视。”林牧把手一压,沉稳说道。

  “多年在暗中经营的太平道,根深蒂固,龙廷中受其贿赂的大臣,应该不少。也许他们会有其他的桎梏,但不能在此等原则问题上轻视,我们大荒领地,偏居一隅,有神秘存在庇护,龙廷、太平道可能不知我等天机,但若是在政治上对付我们,定会打乱我们的布局!”林牧沉稳说道。

  “所以目前我们在政治上的策略是:谨小慎微!”林牧说到此等低调的策略,没有沮丧之感。

  旁边的众人也都认可点点头,谨小慎微只是暂时的。

  老实说,若不是太平道主动找麻烦,林牧还真不会挑衅这个超级势力,那样他就能正大光明去发展,甚至借助其,去贿赂大官,获取高位!

  现在既然在对立之面,定有阻碍,谨小慎微是明智之举。

  “不过,在战场上,我们要立功,而且是大功,以功勋谋求高位,这样才能一定程度上震慑太平道,不会轻易对付我们。”

  “此次许诏之乱,就是机会。我们的隐秘机构,已经在会稽郡内重要城池上布局起来,等我们参与进战役后,定要一举夺得重要功勋,方可有机会谋取政治地位。”风仲道。

  “没错,此次出征,人数较少,不过我们准备独领一部,不加入北面的孙坚部,也不会加入西面的曹操部、王朗部。”

  “此次出征,我们先是坐船到鄞县城,取句章县、鄮县、鄞县、东冶县、侯官县的县令印绶,以此为证据,面见扬州刺史,谋取地位,大家觉得,我们应该谋取哪个官职较好?”林牧心中虽然有腹稿,不过也想听听大家的意见。

  “东冶县县令吧,这是我们的大本营,这样主公就能正式进入龙廷官制中,分享龙廷气运!”常胤建议道,他这个决定是最直接的。

  “鄮县县令吧,那里是沿海最大最富庶的城池,对以后发展有巨大帮助。”李典对沿海五城有过详细了解,故而建议。

  “会稽郡别部司马!”于禁和风仲同时说道。

  他们听到对方的话语,都笑了起来,颇有一种英雄所见略同的感觉。

  “文则和奉津为何如此建议?”林牧笑了笑问道。

  “因为主公不是那种可以在一个地方安定下来的人,成为县令,需要牧守一城,治理一方,这对主公来说,是一种桎梏。同时,郡别部司马的身份,虽是虚名,却能督领二十万别部兵马!”风仲了解林牧,了然笑道。

  “没错,主公可位居闲职,如这种别部司马、荡寇将军、偏将军、裨将军、讨逆将军等杂号将军。”于禁补充道。

  杂号将军,是神话世界中比较空闲的虚名军职统称,可兼任!

  会稽郡别部司马,能让林牧与孙坚、曹操同一个地位,因为他们在外征战中,也是这个高度。那些议郎、县尉官职在军中效能比较低。

  “好,这次的五城之功,就谋取会稽郡别部司马职位!”林牧一锤定音。

  之后大家就讨论,出征后如何行军、攻取那些地方等等议题。

  ……

  七天后,中午光阳普照时分,扬州治所,寿春城,都城传送阵中。

  一阵白光骤然出现,白光消逝后,林牧一行人出现在传送阵中。

  林牧为首,于禁、臧霸、何渊、云武、崔武为随。

  都是武将的一行人,威武不凡,气昂昂雄赳赳。

  “鄞县城被我们攻占后,这神奇传送阵就归属朝廷阵营,就能传送到阵营内的其他城池!真是方便。”云武轻声感叹道。

  云武平时坐传送阵少,难免有些感慨。

  “方便是方便,就是有点贵,一人一次传送就耗费一金!”作为亲卫队队率的崔武,轻轻嘀咕道。

  其他人听到他们的话语,都哈哈笑了起来。

  “走,我们雇佣一架马车,赶往刺史府!”林牧笑了笑,直接道。

  对于林牧来说,扬州【刺史府】,也就是后期的【州牧府】,可谓是轻车熟路。

  众人低调在传送中附近的马车行中,雇佣一架宽大的马车,赶往城中心。

  “这寿春城果然不愧是州之中心,阡陌交通,繁华无比,百姓显得安居乐业。”坐在马车左侧窗口的何渊惊叹道。

  “这人山人海的,商业发达,身穿华贵锦服,身后一众随从的达官贵人也颇多!”臧霸坐在马车另外一侧窗口,轻轻扬扬头,指向那些街道上的贵人道。

  “我们文渊镇与这里相比,真是如乡下小村一般!”崔武呵呵调笑道,不过他对文渊镇没有丝毫的自卑,反而对其有莫大信心,他对林牧一直都有信心。

  林牧和于禁坐在马车后中央,也顺着窗口,淡然看向繁盛的街道,只是他们没有什么惊叹。

  林牧和于禁见多识广,神都洛阳都见过,何况一个州治中心。

  在云武、崔武等人不断的惊叹下,一行人来到了刺史府前。

  “各位壮士,刺史府已经到了,诚惠500铜币!”一路上谨小慎微的车夫恭敬道。

  这行人,目的地是刺史府,想必地位不低,需要尊敬。

  林牧没有多说,直接把钱给车夫,打发他走。

  “哇,这个刺史府真气派,这朱漆府门,都有两丈长宽吧!上面的雕琢也精致,如同艺术品一样!”云武看到刺史府,马上惊叹道。

  “高府深院,亭楼阁台,雄武门卫,是颇为气派!”何渊轻轻说道。

  今天的云武等没怎么见过世面的人,惊叹之语比之前加起来都多。

  在林牧下马车,准备上阶梯,给门卫递上拜贴时,又一行人出现在一侧。看他们的架势,仿佛也是想要递拜贴,面见刺史。

  一共三个人,是武将打扮,和林牧他们一样,也都英武不凡。

  一股澎湃的气机骤然出现,略有感应的林牧,转身,看向这些武将。旁边的于禁等人也有感应,转身望去。

  看到这些武将,林牧瞳孔极速一缩,双手微微一颤,拿着拜贴的右手微微一用力,有些发白!

  “典韦、程远志和周仓!”林牧心中惊起滔天巨浪。

  【魔神】,典韦!

  【黄巾军大渠帅】,程远志!

  【黄巾军大渠帅】,周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