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五章 中级【祭酒台】

  雨淅沥沥的继续下着,仿佛没有止境般。

  李典和云武组织没有受重伤之人,帮忙处理那些身受重伤,无法行动的士兵。

  战后总结了下,亲卫队精锐没有阵亡之人,只是三十七个人受不同程度的伤势而已,这在林牧眼中还算可以。至于天云村的村民,就算有林牧的亲卫队压阵,可伤亡还是有点算大,七十多个人阵亡。

  不过这个情况想了想,还好。青阳山贼,对于他们这些普通壮勇来说,那是凶悍无敌之人,没有全军覆没都还算好!

  “主公,我们携带的药品已经用完了,只能救治一些频死重伤之人,其他伤员暂时没有药品了!”李典在处理完毕后,回来告诉林牧一个坏消息。

  “从太平道那边收刮的恢复符篆也使用了?”林牧轻声问道。

  “都使用了,在天云村那里我们已经消耗大半药品配备,现在已经用完了。”李典眉头微微一皱,无奈说道。

  林牧听到此话,也看了下自己的背包、行军囊和空间戒指,发现自己的药品也只剩下一点,就顺手把它们拿出来:“把这最后的药品分给士兵们吧,这下雨天,受伤的士兵容易出事!”

  “主公,你身上的伤势呢?!”李典瞪大眼睛问道。

  林牧与三位玄阶武将战斗,可不是一点伤都没有,破碎的黑色甲渭上,有数道连骨头都清晰可见的伤痕,不过林牧却一直没有吭声,生生忍受下来。而李典是最轻松的,只是一些衣服被划破而已。

  林牧一直不使用药品疗伤,就是怕士兵们药品不足。

  “我没事,到时候我运转下功法,恢复还很快的。”林牧不是谦虚,这太龙造化典,一运转就能恢复伤势和精气神,不是疗伤类功法却胜其一筹,非常厉害。

  “还有,这些上清永禛酒也拿给士兵用吧,这鬼天气喝点酒暖暖身子!”林牧此时不吝啬些许珍贵的特产酒,都分配下去。

  “曼成,你吩咐村民去砍伐一些细小的树木,收集一些藤条,制作一些担架,把重伤的士兵搬运回村庄,这里不是久留之地,准备离开!”林牧嘱咐道。

  看到林牧沉稳镇定的神色,李典轻轻点点头,接过林牧递过来的行军囊,转身离去,心中对林牧的认可度又提升了一点。

  “行军药品还是很急缺,领地最好的疗伤药品就只是黄阶的凝血丹,还有就是一些普通的止血散等等低级药品,看来要收集一些高端点的疗伤丹药了!”林牧轻声自语道。

  领地事务万千,不是事事顺意,很多东西需要林牧来解决。这个疗伤药品的事情,大宝商会和夜影部也一直留意着,只是一直寥无收获。

  “崔武的伤势可能暂时还不能恢复,他受到的内伤实在是太严重!”林牧想起了协助自己而深受重伤的崔武。

  把一些重伤的士兵安置在避雨之处,其他人开始清扫战场。

  林牧知道严白虎已经逃了,也没有可惜,这类人,底牌肯定会有,不是随便就能击杀的,之前击杀刘辟,有四成的幸运成分在,其他六成,三层算强光符篆,三层算李典的超凡战力。

  在士兵们处理战场的时候,林牧看了下系统提示:

  “——系统提示:玩家林牧,恭喜你成功击杀一位玄阶武将,你获得赤龙积分500000点,功勋10000点。”

  “……”

  “……”一连三次击杀玄阶武将的信息,让林牧心情澎湃,终于是以自己之手,亲自干掉玄阶武将了!

  而击杀玄阶武将后,系统竟然还有奖励:

  “叮!”

  “——系统提示:玩家林牧,由于你是华夏区第二个击杀玄阶武将的玩家,系统特奖励:高级【药园】图纸一张,声望+20000。”

  “叮!”

  “——系统提示:玩家林牧,由于你是华夏区第三个击杀玄阶武将的玩家,系统特奖励:中级【祭酒台】建筑图纸一张,声望+10000。”

  “咦,竟然在我之前就有玩家击杀过一位玄阶武将,华夏区果然能人辈出!”林牧轻声感叹。

  林牧这还是有双耀龙神枪、龙运力、金刚符篆等辅助下才能一一击杀玄阶武将,他有自信,这些东西其他玩家应该不会有,可却已经有玩家能击杀一位玄阶武将,想必也是有奇遇。

  林牧把系统奖励的图纸看了下,高级药园没什么特殊的,领地内的药园等级已经是高级的,这个算是锦上添花。

  那个祭酒台算是比较稀有,这个建筑是行军打仗前,将帅祭酒鼓励士兵士气之用,是提升士兵士气的建筑之一。

  把两张图纸放好,运转了一会太龙造化典,林牧脸上的疲惫已经消退一些,虽然走起路来还有点病恹恹的样子,可精神却不错。

  “主公,一切已经搞定,可以返回村庄了!”李典在林牧运转功法的时候,上来轻声说道。

  “好,走吧!”

  望了望在雨中显得有些萧条破碎的山道,林牧转身带领着士兵村民离开山道,返回村庄。

  来的时候,行军速度如风,可返回来,竟然到第二天清晨才远远看到天云村。

  看到天云村,那些幸存下来的村民都热泪盈眶,昨天的一天,是他们天云村最黑暗的一天!经历了许许多多的生死离别、黑暗残酷!

  林牧等人看到村民如此,也没有多说什么,毕竟经历这些的不是他们。

  “云武,这次天云村骤变后,你有什么打算吗?”林牧扭头望着旁边的云武,轻轻问道。

  “这……我暂时也不知道……”云武语塞,不知道怎么办。

  云武的爷爷现在还昏迷着,其他村民,虽然他们性格坚韧,可对未来,他们还是都显得有些迷茫,彷徨无助。

  之前把辛密告诉林牧等人,还是他爷爷昏迷前嘱咐他做的,平时的他,哪有这样的人情世故变通。若论武力统军,云武还是非常出色的,可对人心的把握,远远不如他爷爷。

  “等你爷爷清醒过来再说吧。”林牧没有继续问云武,因为他知道,云武到现在还不是最终的决策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