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 云武

  “大家清理贼匪后,马上扑灭大火,营救村民,快!”击杀最后一名留下抵挡的贼匪,林牧满脸是血,脸色深沉如水,可仍然沉稳吩咐道。

  林牧不知道击杀了多少个贼匪,当时的他,怒火确实非常大。

  在神话世界中,若没有什么深仇大恨,是不会轻易做到如此残忍的虐杀暴行。

  一般的贼匪,劫掠物资、财宝、壮丁等资源也就算,可不会犯下如此罪行,灭村毁寨!

  这些贼匪,一看就是悍匪,手段熟练,劫掠目标明确,撤退方向也非常有讲究。

  他们是落荒而逃,可连小小的贼匪都知道会往山林钻去,这明显是有事先交代的。

  一个人,在遇到骤变之下,很多选择一般都是下意识的,而这些贼匪的下意识,竟然都出奇一样,明显不对。

  这些念头只是在林牧心中一闪而过,因为目前最重要的事,是救治村民。

  林牧望了望村口那个倒塌的牌匾,上面依稀可见其书写着【天云村】,一个颇为飘逸的村子名字,可惜,如今整个村子满目疮痍。

  “唉……”望着凌乱的村庄,林牧心中叹息一声。

  他不是圣母之人,也不是一个心肠如铁之人。他杀敌人之时,能冷酷无情,可对于无辜的百姓,能出手相助,就定会拔刀相助。

  天云村,依山而建,多数房子都是砍伐树木建造的。木制的房子,一旦起火,那就是连天的火势,有点难扑灭。

  不过亲卫队的人,每人都是精锐,都配备有行军囊,一个人救火的效率可比拟十数村民。

  林牧指挥士兵们救火,同时一些幸存的村民也加入其中,听从林牧的指挥。林牧此时如天神般,在他们心中留下不可磨灭的救世主印象。

  “那边火势太大,无法用水扑灭,直接拆,把这栋木房拆开,隔出一个空带,让火势无法蔓延过来!”林牧在一处火势连天的街道旁边冷静指挥着。

  在击退贼匪后,林牧就马上冷静下来,把那股怒火深深暂时隐藏起来。

  在林牧组织人手救火之时,那些被捆绑的幼儿妇女在被亲卫队解救下来后,都跑过来帮忙,这令林牧非常惊奇。

  在骤逢巨变之下,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幼儿妇女,竟然还能坚强站出来,而不是继续哭泣无助着,不是爬扶在死去的亲人尸体上哭泣,她们有一颗坚韧的心。

  一些妇女没有器具运水,就拿出一些簸箕,到旁边一些路旁,盛装一些沙石,也撒到火中,想要帮忙灭火。

  一些十岁左右的孩童,在一旁挥动着自己稚嫩的双手,也想要帮忙。

  林牧看到此处,心中感慨不已,这个村子不凡,连吖吖学语的孩童,都收起那哭泣,想要用自己稚嫩的身躯,为村子贡献。

  自从贼匪退去后,村庄不在充满绝望的哀嚎,而是一些不屈的喝叫之声,这是他们为鼓励大家而喝。

  一些伤员,也不在是滚地哀嚎,而是坚强地忍着痛,目光急切望着忙碌救火的村民,仿佛恨不得加入其中。

  有很多村民在反抗的时候被重伤,当时面对绝望的他们,发出的是不甘的哀嚎,不屈的怒吼!

  “啊武,你组织一半亲卫队去救治伤员,把那些重伤的村民暂时先救治下来,不然他们定会命丧黄泉。”林牧轻声嘱咐道。

  林牧从背包中拿出所有事先准备的战场药物、食物出来,分给亲卫队和一些还算健康的村民,让他们去分发下去,处理伤残的村民。

  在一番努力后,夕阳西下之时,村庄的火势得到了缓解,只有一些无法扑灭的地方还残留着火势,顽强燃烧着……

  这个天云村,林牧在与李典去埋伏刘辟的时候,也途经过,当时也就远远望了一眼,过村口而不入。

  那时的村庄,孩童追逐打闹,妇女轻声谈论着每天的乐事趣闻,一些年壮的汉子,在田地里耕活,一副其乐融融的太平模样,如今已破碎。

  把火势和重伤村民处理好后,林牧把全村人集合到一处干净之地休憩。

  而这个时候李典带着一群人回来了。

  李典在与林牧同时冲锋进村的时候,林牧是往左边冲锋,李典往右。之后,林牧就一直没有见过李典,想必能力实力出众的传奇历史武将,绞杀贼匪更是凶猛,林牧一点都不担心李典。

  当时往右冲锋的李典,手下不知道击杀多少悍匪后,来到一处如祠堂模样的建筑前,看到很多悍匪在围攻着一群人。

  这个建筑,通体是使用青色的石块铸造而出,在天云村中非常显眼,鹤立鸡群,一看就不凡。

  李典知道那些悍匪围剿这群有能力反抗的村民,必然有其目的,二话不多说,强势出手,把那些悍匪冲得七零八落,之后就响起贼匪事先准备的撤退信号,一些幸存悍匪就逃之夭夭。

  事急从权的李典,没有跟随林牧救火,就暗中跟随着这些贼匪的行踪,很快就来到一处峡谷之中,这些贼匪在此处竟然建立有一个临时的寨营,一看就事先准备好的临时落脚点。

  李典看到贼匪安置其中,没有打草惊蛇,而是毅然转身返回天云村。

  返回天云村的李典,与那些在祠堂中反抗的壮勇一起救火救人。搞定村子右边的状况后,李典就带领一群人来到林牧这边。

  “曼成,你们那边搞定了吗?”林牧见到李典后,上前轻声问道。

  “主公,村庄右侧已经安置好了,伤员都安置在天云村祠堂中。”李典点点头,脸上的神色虽已恢复正常,可眼中还带着一丝杀气。

  “哦,对了,主公,来,我为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天云村幸存的村长孙子,云武!是天云村实力最强之人!”李典与林牧交代一些情况后,马上转身为林牧介绍道。

  李典介绍的是一位英武不凡,年岁约二十七八岁,身高七尺左右,剑眉星目,炯炯有神的青年。年岁尚轻的云武,没有蓄须,面色黝黑。

  不过此时,云武脸上一直有一股哀伤弥漫着,同时眼中也闪过一丝痛苦与不解。

  “多谢将军大人的拔刀相助,不然我们村子定然烟消云散,从此神州除名!彻底沉没在历史洪流中!”云武双腿跪拜在地,行了一个大礼感激道。

  云武行动迅速,连林牧都没有反应过来,他已经跪拜在地,林牧马上上前搀扶其,凝声说道:“俗话说的好,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乃我们习武之人必须拥有的品质,况且,此等残暴恶徒,天诛地灭,我们不会袖手旁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