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五章 凶匪之祸

  道灵殿中,张宝一脸神色阴郁站在英灵碑前,双目细细眯着,目光透过细长的眼眸,盯着石碑,周身杀气弥漫。

  究竟是谁敢杀太平道的渠帅,谁能杀一位地阶巅峰,有无数符篆庇身的渠帅?

  他们三兄弟虽然暗地里憎恶士族阶层,收集的信徒也多数以底层百姓为主,可表面的策略,太平道都与豪族士族交好,若是不能吸引为信徒,也不会刻意得罪。

  当然,张角、张宝、张梁他们三兄弟不是圣人,不可能没有敌人,太平道的发展,必会引起一些有远见的忠于大汉皇朝的豪族敌视,也会与太平道作对,甚至在龙廷之主上,参奏与太平道,让皇帝陛下清剿太平道,清除此天下大患!

  可惜,朝中把权之人,对此并不是十分看重,只是认为乃一普通道教而已,以前这样的存在又不是没有,至于能霍乱天下,威胁龙廷,那不是笑话嘛!故而深在庙堂的贵阀都任其所为。当然,出现这样的情况,其中也不乏太平道的钻营。

  龙廷的贵阀没有处置太平道,一些豪族就秘密暗中行动,专暗杀头领张角三兄弟。

  小渠帅刘辟,乃是张角七十二个弟子之一,除了张角三兄弟,就是这七十二个大小渠帅最大,现在已去其一,必然会对太平道布局天下的步伐有影响。

  “唉,前段时间大兄因为逆天而行,已身受重创,目前还在圣坛中修养,不然刘辟的身死必会查个水落石出,严惩凶手!”张宝心道。

  “大事将近,目前所有太平道高层都有事情做,无法抽身到会稽郡一趟,只能嘱咐一下跟随他去会稽郡的周仓关注一下。”张宝想起那个凶悍魁梧,如魔神般的身影,心中一叹。

  那个人虽然被招募成功,可是却没有完成忠诚于太平教,甚至还不是太平教教徒,对于大兄张角,忠诚度其实也并不高,只是受碍于天地规则而已。

  张宝心中不断思忖,想要想出一个所以然来。

  “能击杀地阶巅峰的刘辟,还能让其残留魂丝弱到不可恢复,连道灵魂符都不能寻其魂魄回归,复活他,必有奇人高人从中作梗!”张宝想起最近张角的嘱咐,一阵无奈。

  思虑许久后,张宝眉头皱得更紧。

  稍微嘱咐一番后,张宝转首殿外,外面是一个大院子,院中风动林叶,半满的明月悬挂夜空,洒下清辉。

  望着明月,张宝不觉感慨万千,自语道:“人生一世,几番明月?几番风凉?艰苦奋斗布局多年,日夜奔劳,日夜苦练,去日苦多!虽然光辉初显,可,未来仍然如迷雾般笼罩着。但我还是坚持大兄的理想,为天下造就一个大同之国,以教建国,以教理国!事若能成,虽死无憾!”

  张宝胸怀激荡,微微抬头望着明月,被月辉倾洒而下,如同一道被月华灌注的雕塑。

  ……

  林牧带着李典与崔武,一行人,缓缓离开青浣河附近山脉,在路途中,林牧收到了文渊村升级为初级乡镇的信息:

  “叮!”

  “——系统提示:领主林牧,你的附属领地【文渊村】正式从高级村庄升级为初级乡镇!”

  “不错,文渊村的建设进展不慢,在华夏区的剿匪任务还没有完成前,就升级为镇子。”林牧心道。

  由于林牧对文渊村有特殊要求:建成一座玩家高端商业城市!故而村内的基础建筑基本都会以商业为主的店铺,领地等级一直比较难以提升。其间还有刘辟许安等人影响,进度一度被拖缓。

  如今一解决村外的‘障碍’,文渊村就可以无忧升为乡镇。

  ……

  林牧骑着马匹,狂奔在田野中,马蹄子狂奔起来,带动的泥土烟尘,飞扬不已。

  “咦,前面的山缝间竟然有那么大的烟雾升天,应该不是做饭的炊烟吧!”林牧在狂奔的时候,抬头一看远处,发现有一个巨大的浓烟滚滚升天,仿佛是远处的地方着火了,而且是大范围的大火,不然烟雾不会这么大。

  看到如此火烟雾,林牧心中一沉,在这个年代,出现如此情况的,必定是发生什么大事。

  “驾,驾,大家用力策马赶路,前方应该有情况,快点!”林牧双脚一紧,座下的小骐就知道主人的吩咐,埋头狂奔,四蹄飞扬,比之前快了一倍。

  旁边的李典崔武,和后面的99位士兵,也看见远处的情况,知道可能发生一些意外事情,在主公的吩咐下,都怒喝而道“驾!!”马匹如箭出弦一般,速度加快。

  沿着夯实土路,林牧一行人转过一个山弯,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处盆地,盆地外围是一块块生长着已经略微带一些金黄之色的黄翠作物,不过,现在的田地上,很多作物都被践踏摧残,一片狼藉。

  看到如此景象,林牧脸色更是深沉,果然有情况,希望不是遇到凶残的贼匪吧,林牧心中还是有一些期许,可惜,当林牧看到火光冲天的村庄的时候,林牧怒焰沸腾!

  随着林牧狂奔接近村庄,各种厮喊声,哭泣声,嗷笑声,混杂传到大家的耳边。

  安详平静的村子,随着这些强盗进来的那一刻起,就永远失去它的宁静,充斥的,只有血与泪,烟与火,深仇大恨!

  一名身穿黑色甲渭的刀士,满脸络腮胡须,脸庞上还有一道凶狠的疤痕,给他更增几分凶悍,目光凶狠,浑身仿佛如地狱的魔鬼出世般冒着嗜血红光,手中持着一柄虎头大刀,这柄大刀与寻常虎头刀不同,竟然如古代的狗头侧刀一般,厚背,刀刃薄,锋利无比,刀尖那里有一处小小的勾,如死亡之勾。

  一刀下去,就是一条生命的流逝。

  更残忍的他,把那个刀尖的勾勾在一个人的后背上,拖拽着,被拖的人没有断气,不断在哀嚎着,留下一地的血腥,刀士听到如此哀嚎,却显得更为兴奋嗜血,哈哈大笑着!

  一些残忍的贼匪,不断撕拉妇女的衣服,不断凌辱着她们,丝毫不顾忌她们口中的求饶,甚至还兴奋吼叫,哈哈大笑……

  无数残缺肢体,无数火光冲天,哀嚎遍野,妇孺绝望的哭喊,秘弥漫在小小的村庄上空,听者落泪,闻者痛心。

  杀人盈野,煞气极重,老幼病残,丝毫不放过,只留下一些姿色不错的妇孺与孩童。

  这是一伙非常熟悉劫掠的凶残劫匪,残暴嗜杀,凶狠无情,让在远处看到此景的林牧和李典,气愤怒吼,目呲欲裂,如此畜生,如此惨无人道的杀戮,天诛地灭,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