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 曹操、孙坚讨许诏

  林牧来句章县,是想看看这边军事布置如何。然而令林牧诧异的是,没有!句章县仿佛如平常东冶县那样,没有丝毫战争即将到来的准备。

  一般来说,城池面临战争的威胁,必定会在城墙下不远处设置一些铁荆棘、马洞陷阱、绊马索等等,可是林牧却一点这些痕迹都没有看到,有问题!

  不过,虽然没有战争准备,但原住民行人却非常急切,走路都是三步两脚,一副匆匆的样子。

  林牧走近南城门,准备缴纳入城费,大汉皇朝城池的入城费也不贵,根据城池繁华度,在几个到几十个铜币之间,普通百姓都能承担。

  不过此时的城门口,就只有十二个老兵在无精打采地守着,每排六人,百般无聊,身上的铠甲破旧、脚下的靴子也破烂,连手中吃饭的家伙也是破旧的铁枪,一副军饷不足的样子。

  不着声色地往那个刻着【五】字的铜钱箱扔了五个铜币,正大光明的走进句章县城。

  林牧仔细一看这些老兵,发现竟然有几个是缺胳膊断腿的残兵,竟然都还出任务守城,这让他无语,难道许诏连句章县所有的士兵都抽调了?

  得找到夜影部的据点,了解最近的情报才行。

  很快,林牧就在南城这边,找到一个名为【夜色酒肆】的馆子,望了望这新制的牌匾,林牧微微一笑。在领地巨大财力的支持下,夜影部的据点已经开始全部铺设开来,不错!

  林牧抬脚走进酒肆。馆子不大,只有十二席,四排三列,进门右手边就是掌柜台,古色古香。

  傍晚的酒肆中,竟然没有什么顾客,看来句章城有点像外松内紧,可也不对,要是内紧,应该会派遣重兵把守城门,严格限制进城出城,城内也会有巡逻士兵不断巡查以防从内部被敌人攻陷。

  酒肆接待的一般都是酒客或者游侠,现在一个顾客都没有,那么句章县是发生一些变化了。

  林牧一出现,一个头戴一顶布帽子的中年掌柜马上迎过来,笑呵呵问道:“这位将军大人,不知道是喝酒还是用膳呢?”

  林牧是一副军戎打扮,被一些商贾称为将军大人也无不可。

  林牧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环顾一圈后,再说道:“我喝酒,喝故乡酒!”

  掌柜一听,神色一紧,连忙问道:“大人故乡之酒是什么呢?”

  “无悔之酒!”林牧轻声说道,略有一丝缅怀。

  “大人这边请,故乡酒已经备好!”掌柜神色一喜,匆忙带着林牧走到后堂。

  “今天天甲七十七指挥使大人嘱咐我们留意,喝故乡酒,无悔之酒的酒客,若是出现,带来后堂。看来这个人就是指挥使大人要等待的人了。”中年掌柜心中念道。

  来到后堂,掌柜轻轻敲了下门,门内传来问话:“有什么事吗?”

  中年掌柜马上恭敬说道:“大人,喝故乡无悔之酒的客人来了!就在门外。”

  “哦,好,你下去吧,接下来有我即可。”门内再传来声音。

  “是!”中年掌柜识趣走开。他是夜影部黄部的成员,知道规矩。

  中年掌柜走后,林牧推开大门,门内的天甲七十七迎上来惊喜说道:“主公终于过来了!会稽郡最近的情报都已经总结好了,只等主公查阅!”

  夜影部没有太多的礼仪,只有做事规矩而已,他们对于面见上司,不会行一大堆礼仪再说事,而是直接了当进入主题!

  “好!辛苦大家了,最近一切发生太突然,夜影部的兄弟们肯定每天都奔波劳苦,等这次许诏事件过去后,好好犒赏大家一番!”林牧从天甲七十七手中接过一本情报文书,拍拍他的肩膀沉声说道。

  “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天甲七十七微微一笑说道。

  “好,你先等一下,我先查阅一番最近的情报,看看其他各处的情况如何。”林牧说完,就坐下来,埋头于情报中。

  天甲七十七就在旁边恭候着。

  乾坤子母书页非常有限,就算是重要情报机构夜影部,也不能都配备上书页,只能通过原始的方式汇报情报。

  这份情报,是会稽郡,也就是南昭王国内的情报总结。

  林牧快速看前面,其中有三点非常值得重视:

  其一,孙坚。此时的孙坚,身份竟然是扬州吴郡别部司马、富春县尉,他带领本人马40万大军,乘坐巨船从海上行军,目前已经驻扎在余姚县外,与余姚城内的守军对恃着。

  孙坚的船队发展真是迅猛,作为超级猛将的孙坚,不但是陆军大将,对于水军的建设也有独特见解,乃奇才也。

  其二,曹操。曹操的身份,林牧已经知道,可是曹操的本部人马,却让他心惊,竟然达到百万。曹操的兵力构成,乃是半步兵半骑兵的配置,目前已经驻守在诸暨城外。

  其三,扬州豫章郡平都城县令王朗出兵40万,围困乌伤城。

  ……

  看到这三个现实三国历史上比较出名的重要人物信息后,林牧心中更是确定,许诏有巨大的诱惑,让他们如鲨鱼闻到血腥味般,蜂拥而上。

  再加上太平教,会稽郡真是要乱起来了。

  林牧心中一叹,本来以为是普普通通的剿灭龙廷叛乱的军事行动,自己准备以这个局域的功勋来壮大自己的政治地位,军事地位,从而为后来的黄巾之乱做铺垫,现在竟然演变成一个如后来大汉诸侯讨伐董卓的弱化版本,【诸侯讨伐许诏】!

  诸侯是:曹操、孙坚、王朗、林牧、太平道张角。

  ……

  除了这些大人物的军事行动外,夜影部还探查出,南昭国(会稽郡)的部分城池守卫已经被抽调大部分,来守卫三个重要的联通外郡的要塞:余姚城、诸暨城、乌伤城。

  这三个城池,都是与外郡连接的要道。

  余姚城,位于南昭国正北面,与北方的吴郡连接着,这也是唯一一个与吴郡连接的城池,其他城池都被高川大河阻碍。

  诸暨城,位于南昭国正西面,与西面的丹阳郡相接,也是南昭国与丹阳郡唯一通道。

  乌伤城,位于南昭国西南面,是与豫章郡相连接的唯一要道。

  ……

  曹操、孙坚、王朗等人的行军路线,是根据南昭国对外通道进行布置的。

  其中进攻余姚城要道的是孙坚,若是孙坚攻破此城,就可以长驱直入,东可攻句章城、鄮县城,西可攻上虞城,然后再直捣许诏的老巢山阴重城。

  诸暨城的进攻者,是曹操,若是曹操攻破诸暨城,直接北上,绕过一个巨大的湖泊【镜湖】的西面,可直接攻打到位于镜湖北面的山阴城。

  而王朗,作为西南要道进攻者,攻破乌伤城后,北上,可以绕过镜湖东面,直接与孙坚一起攻打上虞,然后攻打最后的目标山阴城;若是南下,可以攻伐太末城、章安城、剡县城、侯官城、东冶城等城池,收复失地。

  他们三方都有各自的优势,曹操是最接近山阴城的;孙坚攻伐的余姚城,是坐落在【汉姚河】边上,需要动用船只、水军,孙坚有这方面的优势;而王朗,他的优势是攻破乌伤城后,八面平川,可以直接收服大量城池失地,收获功勋的。

  ……

  这三方,应该是有联系的,不然都不会同时屯兵到重要的要塞中,共同给许诏军事压力,还一起向许诏递上了【讨伐檄文】,以天下正统之名,讨伐不臣之贼!

  扬州发生这样的叛乱,想必州刺史等高官应该会被龙廷责备,而曹操孙坚等人的行动,却是给扬州高层一份强心剂,一个潜规则信号:你们不用怕,不用消耗你们口袋里的钱财,只要出动我们就可以搞定,不过宝贝什么的,我们要先选。

  现在的大汉地方官府,腐败之风盛行,一县县令、一郡太守、一州刺史,面对战争,他们是讨厌的,因为战事一起,消耗的就是人力物力财力,都是在他们口袋中掏钱,他们当然不愿意了。

  现在曹操等人的行为,对于他们来说,是双赢!何乐而不为,就一个正统之名而已,给他们即可。在战后,一个郡的城池财物、官职等等,又可以让他们大捞一把。

  曹操、孙坚,都是以本部人马出征,他们获取的功勋、物品等等,都有很大的自主权,虽然战后可能会被官府收缴部分,但最重要的物品他们如何会上缴呢,都攥在手中不放了。

  利益动人心,曹操孙坚等超级诸侯想要得到的东西,必然对他们非常重要,不然就一个郡的叛乱,如何会让他们赔上自己的本部兵马。

  以己推人,就曹操等人的行为,完全就是林牧想要筹谋进行的军事行动。

  林牧在思忖着,在自己实力没有完全达到他们的层次的情况下,如何在这次讨伐中,与他们分一杯羹,利益最大化。

  林牧摸了摸怀中的句章县尉令符,眉头紧皱沉思着。

  句章县内的县尉营,不知道还有多少军士,若是还有很多,那么只要林牧实行斩首计划,把县尉高层干掉,再出示令符,想必有很大机会能收服县尉营军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