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失利之战

  林牧站在山脚下,抬头望了望不断冲击各个洞穴的军士们。

  真龙军团的士兵,顶着苍狼盾牌或是精钢盾,在崎岖的山路上,如蜗牛一样,缓慢推进,等快要靠近一些洞穴的时候,洞口中猛然喷发出无数乌黑箭矢,如蜂鸣一般,嗡嗡直响,箭矢冲击在盾牌或是铠甲上,叮叮当当,不过一些运气不好的士兵,会被箭矢射入一些防护错漏的身体之处,噗噗数声,士兵们闷哼一声,溅出数道血液,然后被后面的袍泽救护下去。

  在蜂鸣的乌黑箭矢之后,洞口又骤然喷出一阵通红的‘铁矿石块火雨’,这些‘雨’还伴随着点点星星之火水,弹射在山草之上,呲呲作响。

  那是铸造基地内工匠熔铸精铁的矿石,被随便放进熔炉中加热,然后扔出来,用作守城物资。

  有些士兵被‘铁矿石块雨’砸到,一道道呲呲之声伴随着一股肉香骤然在战场出现,受伤的士兵哀嚎不已,士兵们有些慌乱,无可奈何的队率、军侯下令,缓缓后退,暂时不推进。

  林牧看到这里,眉头紧皱。这有些不妙啊,还没正面怼上,就已经被守城的士兵压制住了,士气受到极大的打击。林牧不是统帅,不知道系统是不是会有士气衰减方面的提示。

  可惜,真龙军团目前没有顶尖谋士,此等局面就让真龙军团措手不及。

  真龙军团的战斗只有靠柳风、何渊等将领自己出谋划策,他们上阵冲锋那是绝不含糊,可是对于筹谋布局,真的是为难他们了。

  真龙军团在之前的剿匪战役中,那是因为有提前准备,有风仲等人在背后筹谋,现在,面对骤变的战场情况,军团的反应有些滞后。

  虽然真龙军团的士兵等阶比较高,但是战争,看得不单只是实力,还有谋略,还有计策。除了士兵的等阶,真龙军团其他方面还有待提升。

  这是一次教训,一次让柳风等将领检讨的教训,一次让真龙军团军士们自我检讨的教训。

  “柳风,以前在进行五山剿匪任务的时候,士兵面对攻城的困难也是这样的表现吗?自行慌乱阵脚!”林牧有些严肃问道。

  五山剿匪任务,林牧没有参与,但其战果辉煌,林牧也没有再去详细了解其中的过程,并不知道士兵们具体的表现。

  现如今,这次攻伐许诏的青龙寨,士兵们的表现有些不尽人意。

  “回禀主公,以前大家都是有计划,有套路进行攻城,现在,我们发动进攻的时候,属于后知后觉的状况,守城的士兵已经严阵以待,所以一直难以打开局面,士兵们难免会有失误。”柳风知道,士兵们在进行十数次推进,都没有战果出现,反而受伤的士兵增多,让一直打顺风顺水战役的士兵们出现一些心理漏洞。但柳风作为统帅,还是需要为士兵们辩解争取一下。

  “真龙军团的士兵,打顺风顺势之局,那是攻无不胜,战无不克。但是打逆风之局,就不尽人意了。以后你作为统帅,需要加强这方面的训练。回去我也让风仲训练的时候注意这方面的训练。”

  风仲目前的训兵计划,是加快士兵的进阶和等级,还有就是一些技能、特长的等级,但是随着军士们遇到的战役越来越多,越来越难,将士们的战场素养,战场反应能力也需要提升。

  同时,林牧心中对于谋士的渴望也达到了一个巅峰。搞定这次的战略,一定要拐带一个谋士回来。

  “柳风,你下令让士兵们先退下来,暂时不进攻,先养精蓄锐,恢复大家的士气和体力。”林牧嘱咐柳风。

  “诺!”柳风也没太好的办法,只能下令。柳风的统帅能力还些稚嫩,亟待提高。打打贼匪此等装备落后,守城物资缺乏的战役还行,要是对上像曹仁、于禁等超级武将带领的军队,那是送菜一样。

  漫山的金黄海洋缓缓退却,相信守城的青龙军也松了口气。

  林牧把柳风、何渊、王升、张小虎、山巩等将领集合一起,坐在一处山地草坪上,讨论此次战役的情况。

  不是不理会山洞内被围攻的五千精锐,而是暂时没有办法推进,林牧也相信天甲七十八等人的实力,在狭窄的洞窟中,他们能坚持很久的。五千精锐携带的粮草充足,不愁被困死。

  现在当务之急是打开青龙寨的坚固守城的局面。

  “何渊,你们冲在前方,是否有看到青龙军箭法了得的那个将领模样?”林牧集合后第一时间问道。

  “见到,他长的魁梧壮硕,他大约六尺高,年岁约二十七八,面色威严,手臂肌肉发达,孔武有力。不过最显眼的是他右眼下有一处疤痕,显得狰狞凶恶。”何渊回忆说道。

  “他右眼下那一处疤痕是不是呈月牙状?”林牧马上问道。

  “咦,主公你见过他?”旁边的王升狐疑问道,表示林牧说的没错。

  “难道是他……应该是他!不过他怎么会加入许诏的麾下呢,怎么成为青龙军呢?”林牧在心中有一个猜测,喃喃道。

  神话世界中,武将的面容一般都不会留下什么伤疤,脸上受伤,用一些丹药就搞定。只有一些伤疤带有特殊意义才留着。林牧根据自己的记忆,知道只有几个顶尖武将脸上会留疤痕。

  根据何渊的信息,林牧想到一个人故而猜测问道:“他的战力如何?实力大概达到什么层次?”

  “当时我们还与他交过手,不过他一直没有尽全力,好像顾忌什么。以我们黄阶玄阶实力去判断,猜测他应该已经是地阶以上实力。使用的武器是虎头枪和弓箭,一手横扫八方枪使得出神入化,我们只是支撑两个回合就败退,在我们使用尖刀计划的时候,他把后背的弓箭拿出来,一箭就射伤了一个高级武将,四箭四中,如神射手般。”何渊有些心有余悸,苦涩道。

  “好了,这个守城将领我已经知道具体情况,大家说说这次攻城的情况。”林牧把话题转到攻城上去。

  “柳风,现在大家都冷静下来,你看此次战役应该如何打?”林牧问道。

  林牧问过柳风何渊等人青龙军的情报,可是没用处。他们之前虽是青龙军的人,可也只是外围,负责一些新兵训练等等事务,达不到许诏的核心层次,所以对许诏的了解非常少。

  “主公,我暂时想不出来。”柳风有些为难道。

  本来计划是在夜间偷袭,打通一些洞穴,然后缓慢推进,慢慢把其他洞穴占领,然后占据各处出口,围死他们,用此来威胁他们,逼迫他们投降,达到最大战果。

  可惜事与愿违,因为运兵偷袭计划被发现,守军有准备,真龙军团又匆忙进攻,导致失利,落入下风,束手无策。

  这个青龙寨还有十来万的守军,可不是纸糊,就算真龙军团有二十万士兵精锐,但那也是需要对战上才能体现战力,现在被他们的守城手段限制着,大家都憋着一股气,士气有些低落。

  攻城,有一个普遍认同的理论:十倍战力于守城的军队才能正面破城。真龙军团目前没有高十倍战力于青龙寨,同时也不是正面常规攻城守城战役。

  “你们呢?”林牧有些失望,继而问何渊王升他们,他们数人也摇摇头。

  林牧是失望,但却没有绝望,柳风他们,经历的战役还很少,兵法兵书等看得那更是少,而且应龙谷地内兵法兵书基本是没有,都是风仲口耳相传,传授得比较少。

  要让他们想一个好的谋略出来,确实有些为难。

  林牧拍拍柳风他们的肩膀,轻声说道:“大家不要气馁,你们缺乏经验,对于天时地利人和等因素观察、分析的经历也少,以后加强即可,这次战役是一次教训。”

  “既然你们没有办法,就采用我刚想出来的战略,你们也学学。”林牧把腹中想到的一个战略说了出来。

  “行军打仗,除了士兵的实力、后勤等正道方面,还有天时地利人和等奇道为辅因素限制,今天,我就让大家见识一下,以奇道为辅的威力。”林牧缓缓说道。

  “青龙军固守山洞之穴,一时难以攻进去,可青龙寨建立在山洞内,其山寨功能是为铸造武器而生,那么就有一个巨大的弊端:热!”

  “热?”柳风等人疑惑道。

  “对,就是热。热,包括很多,第一个就是地热,铸造武器需要建造很多熔炉,需要很高的温度,那山内必然很热。另外一个,山内的气息流通较空旷之城难,气息浑浊,这是气热!只要我们士兵们把一些凉水从那些排泄黑烟的洞口中灌进去,必然会产生大量热蒸汽,由地热和气热的关系,必然能让守军大受干扰,到时候在挥军强攻,必有奇效。”林牧把一个不成熟的战略说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