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六影星斗枪

  稍微调整下,林牧继续全力冲击,和曹操碰撞。

  铛~~~!武器碰撞的声音不绝于耳。

  林牧知道,曹操是留了数分实力,这样才能和自己不相上下。

  六影星斗枪!

  林牧使用了自己前世领悟出来的枪之技巧。六影星斗枪,不是技能,是林牧根据自己使用枪的经验总结领悟出来的,是完全属于他的技巧。

  以前可能因为修为的关系,使用得不伦不类,林牧就一直藏拙着,如今林牧感觉,自己的修为已经能赶上前世,就顺心使用出来。

  六影,乃是一出枪就在瞬息间如暴风一样,刺出六道枪影,每道枪影都有巨大伤害,不是幻影,不可小窥。

  若是没有见过此招式的武将,很容易被骗到,以为是枪影,就看低它,继而吃大亏。

  然而曹操并不是此类容易吃大亏的人,在林牧瞬息刺出六道枪影,欺身而近的时候,曹操不甘示弱,也使用出他的招式,神槊骤然化作数道金黄的影子,数道匹练的光芒与林牧的枪影相撞。

  嘣!

  数道沉闷的声音撞击在一起,数阵狂风从中心扩散而开,地下出现一个数寸深的土坑。林牧和曹操的脚下土地,也出现如蛛网般的裂痕。

  “好技艺,每道枪影似假是真!”曹操不吝啬他的夸赞,惊奇说道。

  “大人的武艺也非凡,轻而易举就破解我多年习得的技艺,佩服!”林牧边挥枪战斗,边说道。

  虽然大家都用了专属武器,但这毕竟还是切磋,不是生死搏斗,技能等都保留着,只是使用纯粹的的力量技巧碰撞。

  独耀龙神枪,虽然等阶还是黄阶,可它的底子在,与神槊的撞击并没有落入下风,只是使用它的主人落下风而已。

  “好,再来!”曹操也感觉出林牧的实力,哈哈一笑后豪气说道。

  林牧继续全力以赴。

  他们相互如试探般又打了数个回合,突然,林牧身上煞气一扬,神色凶悍,骤然变力,那柄黑黄的龙神枪弥漫青色的龙元力,狠狠一招横扫八方,如发疯一样横杀于曹操。

  曹操的神槊,虽然比较长,但他的身形却非常灵活,同时战斗的经验也不少,面对林牧突然的变力,也仿佛早有准备,轻轻一个旋转,手中的武器从下往上一挑,四两拨千斤般,化解了林牧的攻势。

  被化解攻势,林牧神色如常,心中一动,沉稳一踏,手中的龙神枪不断舞动,枪枪凶狠,招招凶悍,如狂风暴雨般,一枪快过一枪。

  又是一招六影星斗枪,不,不对,曹操感觉此时林牧的招式仿佛进化了,竟然有七道枪影。

  七影星斗枪,他竟然在战斗中把自己的技艺锤炼而进化,更精粹,更深厚,好悟性!曹操心中一叹。

  曹操的实力比林牧高很多,同时战斗经验也丰富,都是林牧在攻战,而曹操在防守。

  虽然如此,但在毛玠和曹仁两个外人看来,他们的战斗非常精彩,一枪一槊,不断舞动,技艺都娴熟无比,将各自的招式都完美演绎而出,让人惊叹。

  个中高手的曹仁,能感觉出林牧的实力虽然孱弱,但他的技巧却高超,如沉浸多年的老手。

  之后林牧和曹操又‘搏杀’了十来个回合,西边的晚霞渐渐绚丽通红起来,天色渐渐已晚。

  场中的两个人,一个凶悍无匹进攻,一个稳如泰山的防守。渐渐,场中好像发生一些变化,那就是周遭的灵气骤然提升,缓缓聚拢而来,进入林牧的身体中。

  有经验的曹仁古怪道:“林司马竟然晋级了!在战斗中晋级,果然是凶悍。”往往武将都是从战斗中晋级的,但是林牧却以他的主公为试金石,让曹仁他有些古怪。

  作为场中的焦点,林牧也是一阵欣喜,自己的太龙造化典终于突破到第四层,自己的修为已经变为高级武将了。

  系统的提示声音在林牧耳边响起,但他却全神灌注于战斗中。

  成为高级武将后,林牧感觉自己全身都轻松了很多,浑身舒泰,之前战斗的疲惫一扫而空,甚至更振奋了,手中的龙神枪挥舞得更凶,更快。

  “林司马果然乃天纵奇才,不管是技艺还是修为,竟然都在同一场比斗中晋升。”曹操在飞快舞动神槊的时候,仍然平静如常说道。

  “多谢大人的成全,今天的战斗真是淋漓尽致。”林牧在疯狂进攻的时候,也凝声说道。

  之后,两人又是缠斗了数个回合,但是林牧却慢慢平稳下来,不再是疯狂攻击了。

  渐渐,两人也感觉出,今天的战斗激情已经消退,可以结束切磋了。

  两人把武器一扬,都后退数步,都没有再进攻了。两人对视一眼,都大笑起来,今天的战斗,收获颇丰。

  “今天再次感谢大人的成全!”林牧躬身一礼说道。

  “无须多礼,你之进步乃是你努力的成果,我只不过是顺手而为。”曹操微笑摆摆手说道。

  旁边的曹仁和毛玠也走上前来,毛玠轻轻拍打双掌三下,轻声称赞道:“二位的战斗真是精彩,主公的【太极龙旋槊】使用得出神入化,而林司马的六影,不,是七影,七影之枪技也炉火纯青,都不凡!”

  林牧听得毛玠的称赞,眼中闪过一丝惊异,才知道,原来多次巧妙化解自己攻势的槊法名为【太极龙旋槊】,林牧深深记在心中。

  旁边的曹仁却是笑了笑,并未多说,显然,他虽然心中惊讶,但是他自己的实力和技艺,比在场的人都强悍,战斗的两人,实力和技艺,还不能值得他称赞于口。这是他身为超级武将的骄傲。

  寒暄一番后,众人开始用膳。

  曹操轻举酒杯,细细抿了一下,问道:“林司马,今天你造访我们,想必是为了附近那座的青龙寨吧!”

  “大人英明。”林牧没有多说什么,说的越多,就越暴露自己的信息。自己的真龙军团,想必曹操暂时不知道,不过在攻占青龙寨的时候,他必然了解。

  一个县别部司马,都有20万的私兵,野心昭昭!但林牧猜测曹操肯定不会乱说,因为现在的大汉皇朝,哪个家族没有点私兵,至于数量,那只是做给龙廷看的而已。

  “林司马你作为本地之人,如何看待会稽郡的许诏?”曹操哈哈笑道。

  “许诏此人,野心勃勃,不报朝廷之恩命,公然称王,乃是大逆不道之人,朝廷必会剿灭他。”林牧垂目说道。

  曹操并未多说,只是一脸和气微笑着。

  用完膳食,林牧就告辞而去。

  此行,令林牧肯定了心中的猜测,也肯定接下来许诏称王剧情中必生变故。

  此时的许诏,真的是如拿着龙肉走在大街上。周遭群狼窥视,虎视眈眈。

  看着林牧离开的身影,曹操眉头微皱,眼中闪过一丝晶亮,同时也有一丝复杂。

  “主公,为什么不把他留下来呢?”曹仁来到曹操的身边,若有所指问道。

  曹操知道曹仁的意思,摇摇头说道:“这个天下,毕竟还是刘家的。其龙廷气数,在通天之才汉武帝的时候,被力挽狂澜,挽救回来一些,以至于刘家再次掌管神州气运数百年,但是,此时的大汉皇朝气数已尽,天下将陷入战乱中。然而,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大汉皇朝虽然气数已尽,但也不是我一个,或者数个与我同道的人,能拯救或者是捣毁的。”曹操微微一顿。

  “我们需要更多的拥有诸侯野心的人来分担这天下的负担,分担神州战乱后带来的各种后果!”曹操再次沉声说道。

  “这个林牧,虽然掩饰的很好,但是他身上就有龙运,你们看不出,可能是因为他有特殊的宝物,把龙运掩盖了。我与他同道,可以感觉出来他身上的贵气。”曹操凝声说道。

  “林牧身上的贵气虽稀薄,但也会慢慢成为我们一份子。这个天下,就如下棋,我们都身在其中,是一枚棋子。想要打破这个棋盘,就需要更多的棋子,让【棋手】顾不上来,这样我们才能在乱局中把握机会,脱颖而出,挣破这个棋盘!”曹操仿佛想起了什么,一脸狠气说道。

  说完话后,曹操感觉失态,沉吟一会,继而扭头问道:“孝先,子孝,你们看林牧此人如何?”孝先是毛玠的表字。

  曹仁没有怎么思考,直率说道:“战斗凶悍,技艺娴熟,他与主公战斗的时候,知道自己的定位,就一直凶狠进攻,这是猛将必备素质之一,勇猛!他虽实力孱弱,但底子却很好,潜力十足!但一个超级武将的成长,经历的风风雨雨、死生关头非常多,他还有很长的路走,说不定在路途中就夭折呢,所以不足为虑!”

  曹操摇摇头没有评价曹仁的话语,而是看向沉默的毛玠。

  毛玠思考一会,肃穆说道:“林牧此人,心细如发,有识人之才;勇武过人,有勇冠三军之心;城府颇厚,有筹谋天下之才。必会成为主公大敌,宜早日铲除!”

  毛玠话语中透露甚大的杀气,想要除掉林牧。

  然而,曹仁听到毛玠的话语,哈哈大笑道:“孝先你太看重此人了吧!虽然我当时看到林牧的武器,有过一点杀意,但却只是想想而已,一个偏僻小城之人,如何值得我们如此重视,还大敌,哈哈……到时候我一人一刀,就能取他性命!”

  曹操也微微一笑,也觉得毛玠太言重,不过曹操却不会责备毛玠,因为他说得有理,只是他太小看主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