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我的墓志铭(上)

  我叫王家驱,华夏国西陕省禛南市西乡县东坡村人。

  我是一个农民家的孩子,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孩子,一个一出生就怀着浓郁乡土味道的孩子。

  家里和其他无数农民家庭一样,有我们伟大的领导党带领着我们,无忧无虑迈向未来,虽然我们农民不知道我们的未来是什么。

  我们饿不死,也不怕没衣服穿,经过家人无数汗水血泪的付出,家里的条件还是过的去,算是一个小小的小康农民家庭吧。

  面朝黄土背朝天,早出晚归,有时候深夜发生突然情况,还得艰难从被窝中挪动疲劳的身躯,去看看家里的狗为什么在吼叫!

  这就是农民,我也是一个农民。

  陪伴我们的是背影蹒跚的父母!

  陪伴我们的是青山与绿水!

  陪伴我们的是那可爱调皮的黑狗!

  陪伴我们的是田里的泥鳅!

  我就是在这样的农家家庭长大的,无忧无虑,天真活泼!

  因为国家环境保护新法,保护农村原生态环境,很多高科技都没有走进农村!

  而作为新时代的孩子,我多少个日夜乞求着父母给我买个虚拟战网头盔,想要驰聘在虚拟战网,想要看看外面的世界!

  终于,我听到父亲向隔壁家的王叔家借钱,也向村头首富王万豪家借钱的消息,年幼无知的我,不知道父亲背负了多少的包袱,不知道受到了多少的冷眼讽言,我只是很高兴的知道,父亲买回来了一个精致的金属虚拟战网头盔,我知道我终于不用羡慕班里拥有虚拟战网头盔的同学了,我也有虚拟战网头盔了,我非常高兴。

  母亲抱着虚拟战网头盔交给我的时候,我高兴地不停地乱跳,不断的亲吻着虚拟战网头盔,仿佛这就是我最喜欢最宝贵的东西,那是我第一次接触到虚拟战网。

  这个连父亲母亲都没有接触到的东西,不舍得拥有的东西。

  后来慢慢长大,学校也开始慢慢普及虚拟战网,教学也慢慢地变得更有效,就连调皮捣蛋的我也学到了很多知识,可是这些知识很多都用不到农田里,平时干活的时候经常和父亲抱怨,学这些有什么用啊,可是严肃的父亲却对我说,那是你的未来!农田里用不到,其他地方可以用到!

  有一个夜晚,我迷迷糊糊地听到有人在家里大厅中争吵着,我起床偷偷从门缝中看到,是村头的王万豪来催父亲还钱,我知道父亲为了给我买那个头盔去他那里借钱的,他们说到的很多事情我都不懂,只模糊知道什么青山绿水豪华度假山庄,什么村后的山头……

  后来我家里种植果树,让我和黑狗捉迷藏的山林没有了,那里变成了防守严密的地方,仿佛害怕我们这些农民进去一样。

  那个山是我们家的,自从那以后,那个山就不属于我们家了。

  我非常伤心,因为我不能上去那里玩了,母亲也非常伤心,那里被别人占了,而父亲更加沉默寡言了,而且他的身躯仿佛更弯了,而且壮实的父亲开始生出丝丝白头发了,那是父亲坐在门口阶梯上抽烟我看到的。

  慢慢地,慢慢地,我长大了。小学初中高中,我都是在村里的学堂学习的,熟悉的校园,熟悉的味道。

  我长大了,想要去城里闯闯,因为我总是听从城里回来的成功人士夸赞道,城里的月亮特别圆,城里的生活特别奢华,城里汽车漫天飞舞,城里可以随便就能遇到漂亮贤惠的媳妇,五光十色,繁花似锦,酒池肉林,非常让人向往!

  没有听从母亲的劝告,带着父亲的期盼,带着母亲的泪水,我毅然决然留下一个已经长大的可以背负家里支撑的背影给已经年老的父亲和母亲。

  我第一次来到城里,第一次看到城里的红灯绿光。

  确实,城里非常繁华,非常热闹,只是在电视中看到的飞车,飞船,我都可以看到了。

  慢慢地,我开始适应城里的生活,适应走着路也要吃着东西的生活,适应挤着艰难步伐的班车,适应被上司鸡蛋里挑骨头的职场,适应胖子经理经常让我们加班的生活……

  在城里,我只是一个拥有高中文凭的普通劳务力,没有上大学,我也非常希望上大学的,可惜家里因为各种情况,没承担起缴纳高昂的大学费用,我非常羡慕以前时代的学生,小学初中高中大学都可以让你无忧无虑的读,不像现在,高等大学已经不是普通人能读的了,听说那里可以学习到如何制作宇宙飞船呢,我非常向往呢!

  我心中有猛虎,细嗅蔷薇。

  我也从虚拟战网中学到了很多东西,最近听朋友说一个非常神秘的虚拟游戏开启了,政府富豪都争先恐后加入这个游戏,这个游戏非常有钱途,算是游戏小高手的我,也听从朋友的建议加入了这个游戏,为的是能让父亲母亲过上更好的生活,为的是能把他们二老接近城里。

  远离家乡的我,已经有很久没有回过那个留下无数童年记忆的家乡了,不知道年老的父亲和母亲怎么样了,他们还在农田里照顾幼小的稻苗吗?也不知道那陪伴自己童年的黑狗是否在天国过得好不好,有没有娶个漂亮的狗媳妇?

  神秘的游戏,更加真实,更加智能的游戏世界,非常吸引人,我进去的第一时间就喜欢了这个游戏世界。

  我决定要把父亲母亲带进来这个世界,不管他们留钱取媳妇的借口,一定要。

  神话的三国,神秘的世界,1月1日,我是第一时间进入了神话三国,这个令我无比喜爱却令我人生走向末日的世界。

  随机降临的我,出生在了大汉十三州中富饶无比的荆州。

  荆州南郡夷陵县,一座重要的要塞之城,这就是我在游戏的降临地点。

  夷陵县非常繁荣发达,我在这样繁华的地方开始了我的神话三国游戏生涯。

  出生只有木棒,破旧的布衣布鞋,几百铜币,非常困苦潦倒,如路边的乞丐一般。

  而且这个游戏竟然没有新手村,也没有新手指导员之类的NPC,什么都没有,城里村里的那些NPC智能非常高,包子铺的老板非常精明,铁匠铺的老板非常暴躁,裁缝铺的黄嫂非常热心,张屠夫那里玩家最多,交易广场那里最繁华……我成为了万千忙碌中的一员。

  打野兔,获得经验,采集皮毛肉食;打野狗,获得经验,采集皮毛肉食,打贼匪,被虐回来了……

  望着贼匪手中的大刀,我们这些玩家饥渴难耐啊!多么想要爆了他,得到锋利的大刀。

  忙忙碌碌的我,交上了不少新朋友,新队友,我们一起下野怪副本,偷偷摸摸袭击山贼贼匪,我们会因为爆到一个好的装备庆祝不已,我们会因为采集到品质不错的肉食可以换到数百铜币而欢呼手舞足蹈……

  这个神话世界非常吸引人,虽然艰苦,但是在这里面赚钱的速度比现实更快更多,我辞职做全职玩家了。

  我赚取的钱也越来越多,家里的经济也越来越好,可惜的是,父亲母亲还是不肯来城里,说舍不得乡下,要我保护好自己,照顾好自己,最好能娶个媳妇回来,让他们二老早点抱上孙子。

  可惜我全身心都投入游戏世界里了,暂时也没有精力谈情说爱。

  也许是因为我20多年来没有走过什么运,终于在游戏世界开启的9个月后,我无意中闯进一个巢穴,偷盗了巢穴里的财宝物品,我获得了价值连城的建村令,而且还是地阶级别的建村令。

  我从战网论坛上早已经知道,这个地阶建村令如无价之宝一样,非常非常珍稀。

  当时的我,心里掀起了惊天骇浪,高兴得我今天都没有睡好,没有精神打怪练级。

  然而我却不知道,我那时就如同一个手里攥着芬香诱人的龙肉的孩子,行走在无数饥渴狼群中。

  我当时也知道拥有着价值连城的宝贝,需要隐藏,需要低调。

  可是在一次无意练级中,我漏口说出了丁点信息给我的朋友队友,自己却还不知道已经大难临头了。

  有一个朋友队友是一个公会的亲戚,他的表哥就是公会的会长,听说这个公会在现实世界还有点黑背景,而且在虚拟游戏世界也非常霸道,作恶多端,这个队友也邀请过我们这些散人玩家,不过有听闻的我们没有放弃自由加入那个公会,当然可能这个队友那时已经是怀恨在心吧,可是我们都没有发现。

  之后他知道我有地阶建村令牌,想要收购购买我的令牌,可惜如果是按照市场上的价格买,他们就算倾家荡产也买不起。

  而且我心中也激起了野心,激起了藏在心中的血性和野心。我拒绝了他们,同时也开始寻找合适的地方建立领地,听说一个领地就如摇钱树般,可以产生无数的利润。

  然而我还是太天真,世界的黑暗我只是窥探了冰山的一角而已。人性的残忍也是如凶恶嗜血的狼一样,带来无尽的痛苦和伤害。

  (第三卷,匆匆而来,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