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章 意外之喜(为第一护法加更!)

  林牧准备好的材料分两部分,其一是:【应龙逆鳞】一片、【应龙龙鳞】两片、一滴【应龙精血】、五滴【应龙血液】、【九天玄铁】50单位。这部分是铸造专属神兵的。

  另外一部分是献祭用的:三片【应龙龙鳞】、五滴【应龙血液】、九天玄铁】50单位、数千单位珍稀矿石(从龙马镇获得),还有15000多枚命运金币。

  袁志大概看了下,也知道林牧的要求,沉默了下,摇摇头,道:“很遗憾,领主大人,你准备的这些献祭的材料不足以完成献祭愿望祝福。”

  林牧听到这里并没有失望,而是反问道:“具体还需要哪些,有个说法吗?”

  袁志再次摇头,“没有具体的说法,这个就是根据你铸造的武器所需要的材料和难度来判断的。”

  林牧看了下自己的材料,不断思忖着。

  这次来见袁志,只是探探风,也并不是一蹴而就铸造完成自己的专属神兵的,自己的要求很高,不动则已,一动,就必须要最好的。

  “领主大人,根据我的经验判断,你是想要铸造一杆神枪吧。”袁志自信说道,这些日子在领地可没有白过。

  “是的!”自己喜欢用枪,领地很多人都知道。

  “既然铸造神枪,那么有几个方面需要注意:100单位的九天玄铁,可以全部用来铸造枪杆,那片【应龙逆鳞】,可以用作枪头之骨,两片神龙龙鳞辅以成枪刃,应龙精血再辅佐于你的自身的精血为灵性,至于那应龙血液,可以作为枪杆上铭文载体,不过效果应该不是很好,因为应龙血液的属性并不是兼容并括之属,其杀伐之气,镇护之力深重,所以并不是很好的铭文载体,但对你目前来说,可用。”

  “继而,枪无枪缨,就缺少了一份洒脱,一份从容,刚柔并济乃是王道,枪是战场之王,枪缨乃是其刚中之柔,拥有其无法比拟的意义:忠!枪缨是其一生的见证。所以目前领主大人还缺少一份制作枪缨的材料。”

  “以此来判断你需要献祭的材料,那是远远不足啊!”袁志别看他是一个商人,但是见识并不少,仿佛经历过很多很多世间凡尘,神学杂学。

  林牧在旁边全神贯注听着袁志的话语,不断地点头,袁志说得头头是道,林牧心服口服。

  根据袁志的建议,重新分配材料,发现,真的远远不足,主材料还缺少所谓的枪缨材料,而献祭材料只有三片龙鳞、数千稀有矿石,这真是太寒碜了。

  得到自己想要的,林牧若有所思走了。

  ………………

  在林牧消失的几天里,柳风等人就已经计划好了,准备行动掳走沈家一族。

  在一天深夜,计划成功了。

  柳风离开县城西城门,跟在后面的玩家们郁闷不已。

  很多人唉声叹气的,“没能接到任务,真可惜,一看他们的装备那么好,如果有任务肯定奖励丰厚!可惜了!”

  “是啊,现在去东边看看吧,那里火光通天的,也许有隐藏任务呢!”

  “对对,快走……”

  很快玩家们就散了,不过在有心人眼中,已经深深记住了柳风的军队身影,虽然打扮像是山贼匪徒,但手中的武器、组织有素,行动如风,不像是匪徒,各个探子都在小本子上记录了如此的信息。

  转身离去的也包括林牧领地派出的细作,夜影部的人,他要通知城里的兄弟已经完成任务了,潜伏起来度过风头再做打算。

  如此浩大的队伍,在县城人群聚集的地方,并不能瞒天过海,一点风声都不传出去,那是不可能的,只能尽量隐藏而已。

  声东击西也就求个时间差,不能完全隐藏行动。

  狗吠的声音还是不断,惊醒的孩子哭声也飘荡在寂静的西城中……

  今晚是一个不眠夜……

  不说东城的惨烈,柳风他们并没有直接往应龙谷地方向赶去,而是向西行走,再迂回一下再往南走。

  在路上,沈锦醒来,竟然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不知道要押解去哪里,“勇士,你们要把我们押去哪里?我们家族的所有财宝已经俸给阁下了,希望能饶了我们一条贱命!”面露苦涩,浑身疼痛的他真是有苦说不出,一夜之间,自己就落得如此境地,心中唏嘘无比。

  心存侥幸的沈锦开口道:“勇士,我们沈家毕竟是大族,有很多固定家业,盈利非常丰厚,我们可以每个月给你们供奉,只要你们放了我们,求求各位壮士,求求各位壮士。”

  坐在马上赶路的柳风脸皮不动嘴上呵呵笑:“嘿嘿,沈大家主,你还是不要侥幸了,你还记得陶氏一族吗?”

  “什么,陶氏一族?你们是为陶氏一族复仇的?难到你们是受了陶氏父女雇佣的?他们给了你们多少金子,我们可以十倍奉上啊,请饶命啊!”沈锦其实在心中已经想了很多,以为是寻常的贼匪,贪财而已,想不到还要害命。

  “你下地府去和冤死的一百多陶氏族人求饶吧,也许会原谅你。”风仲冷酷的哼声道。

  “什么,我没有杀死陶氏的族人啊,大侠饶命啊,我们只是把陶氏一族的人秘密押去帮我们挖矿去,当矿奴了。没有杀人啊!没有杀啊!”沈锦不断地高呼。

  柳风也是惊起,拉住马缰,停住队伍,急促问道:“你快详细说说,把所有的有关陶氏一族的都说出来!”

  原来沈家在逮捕了陶氏一族所有人后,在监狱中严刑拷打,知道【上清永禛酒】的酿造技艺只是在族长陶文的手上,其他人都不知道,沈锦马上派人去祖屋蹲守,希望能捉到陶文,可是在蹲守多天后,一点消息都没有,只是留下暗探监视陶氏的祖屋,其他人都回来了。这次行动,除了分到陶氏家产的一半外,就是一些良田、房子、酿酒坊等这些固定产业。

  不甘心的沈锦想到了自己家族秘密占据的四品黑铜矿脉,那里开矿还需要很多矿奴人手,故而借助一个借口把他们秘密押送到【岳冧山涧】中挖矿去,同时也隐瞒着县尉。

  四品黑铜矿如果是官府得到,一般都是铸造皇朝铜币,流通到大汉皇朝的市场上。另外四品黑铜矿也可以用于锻造一些黑铜装备,在铸造的时候,加入黑铜的武器装备,锋利坚韧,算是一种用处极大的矿物。

  在安全地带,基本所有的矿物都掌握在朝廷或者是豪门望族手里。想不到偏远的东冶县沈家秘密占据了这样的资源,私底下都不知道获利多少。

  柳风心思急转,四品黑铜矿,算是非常不错的领地资源,虽然真龙领地没有权限铸造铜币,但是其他用途还是很多的,得占领它,给手下锻造些黑铜制甲还是不错的,柳风听到今天最好的消息,还有意外的惊喜,心情大爽,也不欺负沈锦了,笑哈哈的看着他。

  通过沈锦的交待,四品黑铜矿脉在东冶县北面的【岳冧山涧】中,荒山野岭,人烟稀少,沈家也是无意中从一个草寇中得之。

  矿脉也没有开采多久,从发现到现在才两年,除了前期准备的一年半,剩下正式开采矿石的时间也就半年,中间秘密处理过一批黑铜矿,现在那里还是一些开采出来的库存。

  知道了详细的信息后,柳风思忖下,有点犹豫不决,这个消息可不在计划中,这是意外,那么自己要怎么处理呢?

  柳风叫来何渊王升等人,来商量,将在外,有时候可以处理部分紧急之战事。

  陶氏一族本以为都被干掉了,想不到却还存活着,他们一族的酿造酒的能力可是让风仲大人垂涎三尺啊,这次精密的行动都是风仲大人亲自督领计划的。

  经过一番商议后,大家都决定,王升带领手下的2000士卒先行回去领地,回去禀报得到的意外信息,这2000士卒有部分是带着有伤的,会影响战斗,就担任押送俘虏的工作吧。

  而柳风和何渊等人,统领其余4000名士兵,押解着沈锦,转道向北,奔向【岳冧山涧】。

  出其不意攻其不备,这是行军战略。现在县城内可能因为沈庄大案的发生会产生动乱,但不会一时就查到【岳冧山涧】这里的。

  得抓紧时间到那里把陶氏一族的人救回来。

  根据沈锦的信息,柳风等人率领的4000精锐,镇压那里的守卫完全没有问题。

  ……

  在告别袁志三天后,林牧被常胤叫过来,说是第一次对外的军事行动圆满完成了,需要他这个领主大人来处理。

  在议事大厅中,林牧听了王升的禀报,知道陶氏家族的人竟然没有被处死,外面的百姓底下都议论纷纷,都以为一族百多口人死在狱中,想不到沈氏家族竟然把他们秘密押送到【岳冧山涧】中挖矿去了,挖的是四品黑铜矿,还是私自挖掘,隐瞒朝廷,谋取暴利。

  (今天四更,这是第二更,最后一更会晚点,恭喜【很过分电饭煲】成为本书第一位护法,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