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大案,沈庄沦落(为第一位堂主加更!)

  不说林牧这边如何,其领地另外一件大事也在无声中发生了,这件大事引起了东冶县上下的震动,一件大案。

  在风仲等人数天精心策划下,依据徐影提供的信息,柳风、何渊、王升等人带着军团6000位5阶精锐士兵乔装打扮分批进入了县城。

  有扮演农夫进城卖粮食作物的,有的扮演行商,风尘仆仆的,还有扮作年轻勇壮的乡村侠客,进一个平静安稳的县城真是太容易了。

  风仲并没有随军出击,运筹帷幄,所有的一切都已经计划好了,有柳风他们带着手下去按计划进行就可以了。

  柳风他们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按计划聚集着6000士卒在沈庄外的一处树林中。

  沈庄的所有地形已经有细作探查的一清二楚了。

  “大家换装准备,所有人不动则已,一动就用全力,沈庄所有重要的成员画像大家都记在心中,王升,你统领第一队1000人,去俘虏沈贼的主族人19名;范顺,你统领第二队1000人,去俘虏沈贼的仆人技师;何渊,你统领第三队1000人,去库房搬运财物;其他三队负责清理沈贼的东南、西南、西北那三个方向的宾客附庸,如果有投降的可以俘虏,带回领地,风仲大人有赏!风仲大人承诺了,大家做的好,回去有大鱼大肉美酒!大家也不要辜负领主大人的期待!”黑暗中传来低沉的吩咐,是柳风在指挥。

  “是”沉闷的低喝在树林中回荡。

  “大家记住,半个时辰后,东冶县城的城门口会被我们另外的兄弟们攻破,一定要在县尉军团的援军赶到前撤退完毕,知道吗?”柳风不忘提醒他们,毕竟这些是风仲大人这么多天亲手训练出来的精锐,目前只是五阶兵卒,后续发展潜力还是没有全部发挥出来,不想他们在一个小小的县城土族中折戟沉沙,驰聘沙场才是他们的归属,这算是一次练兵吧,柳风在心里想到了风仲大人的嘱咐。

  “得令!”士卒齐声低喝。

  “出发!”没有丝毫犹豫,成队的士卒如鱼般穿梭出树林,往着预定的地方奔去。

  夜黑风高,是一个杀人放火的好日子。

  在风仲的计划中,他们并没有强攻沈族的庄园大门,直接是翻过侧门的门墙,从西边和南边同时进攻,两面开花,绽放开来。

  等士卒翻过城墙,不一会就传出阵阵刀枪声,不过很快就沉寂下去。风仲手下的士卒武力还是很高,普通的乡勇宾客如割麦般收割,很多面对如此骤变的情况都是手无措地,痛哭鼻涕,他们只是在寻常百姓面前威风威气而已,面对杀人不眨眼冷酷残暴的贼人,能拿起武器都算是有胆量的了。

  反抗的也只是部分精锐而已。

  沈家庄园还是不小的,占地有上千亩,不过仆人和相关的技术人才聚集的比较密集,这部分很快就完成任务,最难的就是捕捉沈家主族,根据夜影的消息,今天是沈家的日常聚集全族欢庆日,基本所有的族人都回来了,正是一网打尽的好机会。

  处在中央的沈家族人,很快就被无数吵杂哭泣声惊起,同时还有家族侍卫警卫声传来,不过很快就沉寂下去。

  身为沈家之主,沈锦肥头脑大的,但是还是有一点谋略和城府的,现在应该是有贼人袭击自己的庄园了,一想到防卫深严的府邸被袭击,而且今天所有的族人都在庄园中,不会这么巧吧。沈家家主沈锦慌忙在他小妾的温柔暖玉乡中惊起。

  忙乱中穿衣,突然感到后背有一股冷风传来,脖子上就突然出现一把冷光森然的大黑刀。

  “壮士饶命,壮士饶命,不管你要什么,小人都双手奉上,饶了小人的贱命!”沈锦不管如何,马上跪拜在地求饶。

  站在其后面的就是柳风,等士卒们起事后,他直奔主宅,捉拿主谋沈锦。

  “啊,有刺客,有刺客,快来人啊,救命啊……”床上的沈锦的小妾看到一身黑衣打扮的风仲,深夜出现在这里,肯定是刺客,吓坏的她大声呼叫起来,全身如漏斗般抖动起来。

  柳风也不客气,直接把她敲晕了事,喽啰而已。

  柳风想了想决定暂时不敲晕沈锦,先审问下他,问问他是否还有其他财宝的下落。

  “哈哈,沈家主,我们是落草为寇的山匪,也不一定害命,只要有财,我们放你们一条狗命也无妨。除了库房的那么点财宝,还有其他财物吗?只问你一次哦,不配合我不小心手起刀落,你人头就落地!希望你珍惜狗命!”风仲直接了当的问财宝下落,仿佛就是谋财的贼寇而已。

  听到贼人的问话,沈锦心底微微松口气,刚刚还以为一命呜呼了,作恶多端的他,最怕就是那些亡命之徒,不然自己出行就不会带一大群的护卫了。

  保命要紧,财富什么的以后有的是机会收刮,沈锦逢此骤变,听到还能活命,心底的防御一下子打开,“壮士饶命,小人家里还有一个秘库,里面存放的是平时收刮的奇珍异宝!请壮士移步,我马上带你去。”沈锦把家族最重要的秘库位置告诉柳风,以为会饶得一条狗命,不知情的他,命运早已经掌握在别人手里,还在心底庆幸着。

  秘库是在中堂的后墙,其旁边有一道秘门,平时也只有他打开。

  也只有获得珍稀宝贝的时候打开,偶尔,沈锦自己也会打开鉴赏下奇珍异宝,得意人生。

  柳风押着沈锦进入里面,也不怕里面有机关,毕竟沈锦时不时会进来欣赏宝贝,不会防备自己的。

  秘库不大,一个阶梯口,底处三面有三间柜架,前方的柜架存放的是三个箱子,风仲快速打开箱子查看,一个箱子存放的是整箱银光闪闪的银币,不知道具体数量,另外一个箱子就是金币了,也是整整一箱,最后的一个箱子也是金子,但是不是一枚一枚的,而是上流流通的金饼,金饼如碗口大小,金光流转,看的耀眼无比,不过柳风却面无表情,凡物而已,只是主公很需要这东西。

  看到秘库中的存货没有主公说的大汉皇朝气运金饼,心中有些失望。

  柳风也知道赶时间,余下的柜架的东西并没有仔细查看,直接把箱子和物品一股脑的装进先前准备好的大行军囊中。

  沈锦看到风仲粗暴如秋风扫落叶般收刮自己家族多年的积蓄,脸上的肌肉抖动着,肉痛揪心,心里仿佛被刀割般,留下无数的血滴,但为了活命,咬咬牙,转身过去,眼不见为净。

  同时,沈锦也在心中下毒誓,等脱离危险,一定鼓动县尉把这些恶贼杀个精光,想到这里,沈锦目露寒森杀气。

  不一会,柳风就收拾完毕,押着沈锦走出秘库,外面虽然还是有刀枪交锋的声音,但是也没有如刚刚的急促,看来已经是清理完毕,进入收割时间了。

  沈锦以为柳风会饶了他,不过柳风却没有多说解释,直接把他敲晕,绑起来,准备带回去。

  柳风押着五花大绑的沈锦来到西面的侧门,这里是预定的撤退方位,手脚麻利,目的明确,行事如风,今天士卒的表现非常突出,最近的训练还是很有效果的。

  沈家庄园的家奴宾客最厉害的也是三阶、四阶的兵卒,平时也只是欺负欺负百姓而已,面对日夜操练的有纪律有计谋的正规军,柳风等人技能都没有放出来就搞定了。

  很快,所有预定的手下都到齐了,不过都是如拖家带口般,很多垂头丧气,士气低落的俘虏被押解着,这是预定好的,如果有投降的,不管三七二十一,全都带回领地,领地对人口是“韩信点兵,多多益善”。

  等各队士卒按照预定的时间都回归了西门后,马上启程,往东冶县的西城门赶去。

  士卒们完成任务的时间比预定的早很多,不过因为有很多手无搏鸡之力的生产方面的人才,赶路没有来的时候快。

  三更半夜的,县城偏僻的地方基本不会有人出没,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赶着路。

  路上并没有巡视的官兵,应该是被埋伏在东面的兄弟牵引着,放火吸引官方的士卒,声东击西,这是计划之一。

  队伍并没有辎重,很多财物都被收进了行军囊中,催赶着俘虏前进就是,很快,天色还很黑的时候就已经赶到了西城门,寂静的黑夜,只有偶尔的狗吠和孩子哭泣声而已。

  不过在赶路的时候还是有一些插曲的,一些深夜晃荡的玩家看到如此浩荡的队伍,而且刀光四闪、装备精良、行动有素,身上还有一些斑斑血迹,押解着很多NPC,很多玩家以为是有奇遇任务了,不断的上前询问,柳风他们也不管他们,闷声赶路,后面跟着一些小尾巴。

  柳风赶到城门的时候,也不多说,直接来到城门口,那里已经是城门打开了,招呼一下手下,一声撤退,所有人有序急促地离开县城,另外为了不让人看到他们的动向,留下一些人关城门,不准那些玩家出城,以官府的名义。

  (求订阅,求收藏!求票票!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