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异常的重生丹(修)

  云雾环绕的通天巨峰中,无数穿着各色战甲和拿着武器的战士前仆后继地往中间冲锋。

  在巨峰峰顶的中央处,一条神话中才存在的神龙在战场中央肆虐着,这是一条拥有着翅膀的龙,狰狞无比,菱角尖锐,饕餮血口中,发出狂暴的吼叫,威压天下。它是一条龙,应龙!

  锋利无比的爪子挥动间,前方的战士如豆腐般化作漫天血雨。

  这条应龙很大,威势澎湃!

  石磨盘般大小的一双血色龙眼中,闪烁着阵阵凶光,犹如弥漫着无尽的怒火,狠狠盯着前面两道人影。

  两道人影,魁梧高大,虬龙般的肌肉看起来孔武有力,身高均是二百公分左右,全身弥漫着荧光,提着神兵利器,身穿精致铠甲,颇为神秘。

  巨大的身躯却也已经血迹斑斑,无数细小的伤口冒着血水,虽然惨烈,可是应龙周围的龙威仍然如同实质,战士挥动的武器如在水中游动,如同放慢了数倍动作。

  这是一个领域,应龙的领域!

  而通天巨峰,是应龙的巢穴!

  染血的天空,残肢断臂的战场,战马嘶鸣,哀鸿遍地,就连拂过天空的清风都带着浓郁的血腥味,仿佛人间地狱。

  可是战场中的人都没有理会这些,仍然生死无惧般冲锋,有的战士骑马挥动手中的枪戟,有的战士只是缓步冲锋,有的弓箭手在远处放冷箭,还有拿着已经破烂不堪的盾牌顶在前方的刀盾兵……

  战场的激烈在每个士卒眼中都不算什么,仿佛都是在送死般。

  林牧是攻略这个超级boss的一员。

  带领着自己领地的部分士兵来攻略这个超然boss也是有些无奈之处。

  自己以前所在的公会,还是有很多留恋的东西。很多朋友对自己还是很不错的,自己退出公司的帮派后,自力更生,做了个小领主,虽然不能成为一方诸侯,但是在领地内还是颇为神气的,不如冒险玩家那样流浪天涯。

  在一个月前,心中眷恋的她找到林牧,希望他能出兵帮助她的势力攻略那个在应龙峰上最大的boss—应龙。

  以前的她,是自己心中最重要的女神,自己执着那么多年也是为了她。

  这么多年,发生了很多事,有无奈苦涩,也有开心释然,不能轻易言之。

  她在自己离开公会后,还在背后照拂着自己。自己如果能为她做些力所能及的事,还是会去做的。

  作为应龙峰附近郡城的超级领主,他以为很了解这个boss了,但是在正式想要击杀这个应龙的时候,残酷的事实把他的野心击碎的淋漓尽致。

  这仿佛如同一座大山,无法攀越,无法征服,击杀就更如做白日梦而已。

  但是事在人为,在两位超级历史武将出动后,加上玩家们不计代价的冲锋,战果已经突显出来了。

  看着那些高等阶的武将谋士,林牧心中一叹。

  庞大的应龙身躯后面是它的巢穴,里面无数的宝物闪耀着致命吸引力的光芒。

  人是贪婪的,无数宝物的诱惑,他们把自己的生命视如草芥般,被割了一茬又一茬。

  林牧所在的战场是应龙身躯的东面,巢穴的宝物虽然距离比较远,但是自己修为已经有点道行,目光看到的地方还是比较远的,巢穴里面的宝物虽然不能尽数收在眼底,但是巢穴中央最令人瞩目的就是那漂浮在半空中,一道金黄色的龙形神秘存在游动着,那是一块令牌。

  林牧想到了一个传说,传说中先古时代存在一种神级的建村令牌,可以铸造出无上的领地。

  据说大汉皇朝的皇城就是使用神级建村令牌建立的。

  林牧不知为何,心里冒出一股冲动:“这是神级城市之心,建立神级村庄的建村令!一定要得到它!得到它!”

  一股无法言喻的诱惑,骤然充斥着林牧的心头,阵阵念头不间断冒出来,仿佛灵魂也被诱惑着。

  从新成为领主的林牧,研究过很多辛密,很多神话世界的历史与传闻。

  林牧微微站定,压制着心神,没有如同其他玩家那样疯狂冲锋,而是嘱咐手下的神弓手攻击着boss。

  《神话世界》是一款神秘无比,横空出世的虚拟网络游戏。

  传闻其虚拟度竟然达到传说中的100%……颇为神秘。

  刚开始的时候,很多人不信,不过随着时间流逝,玩家逐渐发现很多辛密,一个波澜壮阔的世界呈现在世人面前。

  现在很多人都疯狂进入这个游戏了,林牧也知道了很多辛密。

  林牧现在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领主玩家,种田训兵,建城发展势力……同时也发着打死boss爆神器神物的梦想。

  《神话世界》死亡设定在经过数次系统更新后,已经变的非常残酷。

  死亡后,玩家会通过转生殿,化为白身,等级、技能、背包物品等都化为虚有,只有通过使用金币等物品向转生殿购买之前的等级、技能或者是物品等等,当然,其中的花费足以令人疯狂,无数玩家吐槽投诉了无数遍,可是还是无能为力,系统一点都没有改变。

  死一次就如倾家荡产一次,这样的设定,可谓是一死回到解放前。

  可就算是残酷的死亡惩罚如同一把利剑挂在心中,玩家们还是前仆后继地冲上去肉搏应龙。其中的得失只有他们心中衡量了。

  林牧是知道这个雄踞在应龙峰的霸主多么变态,知道攻略它的难度。若不是有两位超级武将,林牧肯定会打退堂鼓的。

  在神州大地上,就算玩家数量多如牛毛又如何,又不能如蝼蚁一样,溃堤而动。一个万人敌的超然虎将都能让一个庞然势力退却,这可是常事!

  在神话世界,数量并不能完全说明问题!

  ……

  夕阳暮落,朝阳旭起……起起落落。林牧不知道已经过了多久,反正自己领地的军力已经是消耗的一干二净,其他势力的普通兵力也是如此。

  嘈杂的峰顶已经变得恐怖静谧。

  战况是惨烈无比,他的体力已经是见红了,身体疲惫不堪,双手都颤抖着,武器装备都已经破损,耐久度都归飘红了。

  身上的鲜血都凝固成块状,凌乱不堪,难闻不已。

  林牧不知道自己闪避了多少次致命的伤害,也不知道吃了多少丹药、食物,总之饿了就吃,体力没了就吃恢复丹药……

  终于,在搏命之战下,战场出现变化……

  战场中央的庞然大物也已经是奄奄一息了,而那两道超级武将的身影也少了一道,只剩下一道拄着武器,剧烈喘着粗气的身影。

  经过无数人牺牲付出,这个boss还是被击倒了。

  “叮!”悦耳的系统提示声滋润着血迹斑斑的双耳。

  “——系统提示,领主林牧,你经过无尽艰苦,获得了第187次战役胜利,获得声望+18700,战斗力+5,统率力+100,武力+1。”

  系统的提示声音如同往常一样响起,作为统帅,战役胜利后会有系统奖励的,不过林牧波澜不惊。

  林牧转身望着那个熟悉又陌生的倩影,微微叹了一口气。

  在某些人眼里,这次的行动,算是表明自己无威胁他们地位的实力吧。

  林牧心中有不甘,却深深隐藏了起来。

  战场中的玩家已经剩下的不多,基本都是她的精锐部将,他身边都空无一人,都牺牲了,为了攻略这个boss很多势力都非常巨大牺牲。

  他手中的财富不足以复活他们,只能让他们从零开始。不过,会慢慢补偿他们的,他有这样的信心。

  另外,林牧也知道有人在背后秘密挖自己的墙角,听说很多玩家已经暗地里改立门户了。

  林牧也不怪他们……道不同不相为谋!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都是很显浅的道理。

  也许在很多人眼中,自己只是一个手下,炮灰,一个执着者,一个偏居一偶的小领主……

  击杀boss后,就是最激动人心的分赃了,不对,分boss的掉落和它守护的宝物。

  ……

  林牧却没有这样的激动,自己这次也只是各方炮灰中的沧海一粟而已,在一些人眼中,可有可无。对于所谓的分赃,他一点都不看重。能参与进如此辉煌的战役,对于他来说,也是一种经验,一种收获。

  他领地的势力也是非常弱小,慢步发展,慎小慎微,在他们眼里不足为虑。

  “今天,多谢大家的倾力相助,等清点完毕战利品,小女子必有重谢!希望能弥补今天大家的损失。”熟悉的声音传来。

  林牧淡然一笑,也好,有补偿不要就是傻瓜。

  英武的倩影把boss掉落的东西收到自己的百宝戒中,最后和众人走进那令人垂涎的巢穴中。

  林牧没有跟她们走进去,只是走近那庞大如山的应龙尸体边。

  应龙死后掉落的物品都被收取了,连应龙的尸体也被采集的只剩下尸骨而已。

  林牧没有动手采集,只是微微凝望着它,仿佛放下了心中的某份执念,脸上慢慢轻松下来。

  望着应龙残躯,林牧心中涌现的是无尽感慨,平凡就是罪,你也是,我也是!

  盘膝坐在地上的林牧突然看到一道光芒。

  “嗯,那是什么?”突然,那巨大的尸骨化作一道光影,慢慢凝聚为一颗手指母大小的丹药,漂浮在空中,神异无比。

  林牧被这突然的变化也是吓了一跳。

  激动地走过去,伸手把这丹药拿在手中,惊诧不已。

  应该是好东西,自己也算是不虚此行了,把它放进背包中。

  “你拿的是什么宝物?马上交出来!”林牧背后响起一道令人厌恶的熟悉声音。

  林牧微微侧望,熟人,这家伙是林牧以前公会的核心玩家,一员大将,与他有一些过节,这也是他脱离帮派,自立更生的原因之一。

  “什么宝物与你何干!滚开!”林牧心情本来有些低落,看到这个垃圾,心情更是糟糕,语气没有往常的平和。

  “你这个叛贼,要不是老大告诫我们不要找你麻烦,你早就死无数遍了,手脚不干净的毛病还是改不掉,幸好帮里把你驱逐,不然就是一个老鼠屎,败坏我们的声誉!”这个大将语气阴森刺耳。

  “哼,手脚干不干净不是你这个栽赃陷害之人能评价的,你不配和我说话,滚开!”林牧对这个名不符实,虚伪无比的人痛恨不已,仿佛天生有仇,很不对付。他变得这样,有很大的原因就是因为此人。

  林牧转身离开,反正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留在这里也只是招人记恨而已。

  那些宝物自己不会去伸手讨要,就算是神器,自己也不稀罕,以后还是各走各路,与这些虚伪者如陌生人。林牧不是害怕,只是不想被烦而已。

  “嘿嘿,以前我打不过你,现在你身受重伤,体力不足,杀你如屠狗,你去死吧!”男子在林牧转身后,边低语边用自己那平滑锋利的细剑猛地一捅,细剑从后背穿过前胸,潺潺的鲜血不断涌出,浸透了残破的胸甲,想不到他竟然无耻背后偷袭。

  不过以他的人品,什么事情都可以做得出来。

  林牧无力支撑着身躯,半跪在地上。

  “叛徒,你以前杀我一次,害我花了大半资产,现在终于报仇了,哈哈,你也有今天,什么十八神将,浮云而已,哼,叛徒蝼蚁一只,要不是老大约束,你早死千百遍,方解我心头之恨……”

  林牧没有说话,只是呵呵笑着看那个出现在他前方的倩影。

  她还是一如既往地美丽。不过,各种各样的压力让她的性子改变了很多,不再是那个青春单纯活泼的女神了,而是一个合格的领导者,在种程度上,也许她是在保护着某份真诚的东西。

  林牧笑得有些释然,有些惋惜,为他,也为她。

  平凡的人没有能力与资格守护那些珍贵的东西,对于某些人来说,平凡便是最大的罪!

  女子肃穆的脸上闪过一抹担忧,同时俏脸煞气一扬,口中娇喝一声:“敢杀袍泽,你想被驱逐出神话世界吗?”

  不知道后面如何,林牧的眼神在涣散着,一切都模糊不已,终于要死了吗?

  在恍惚之间,林牧仿佛听到了她的一声叹息。

  从游戏开启到现在,他还没有死过一次。

  林牧之前经常听说过转生殿的恐怖,不过以自己技术,《神话世界》开启到现在都没有阵亡过一次。这次,自己终于要死了。

  也许死了也好,明面上自己欠她的人情算是还清了,一些瓜葛也清了。

  有她与她哥在,自己应该可以安安稳稳发展。那些人应该不会过界了。也许,真如某个厌恶嘴脸所说的那样,从此形如陌生人,各走各路,自己还是过平凡的生活吧。

  也许他应该娶一个平凡的女孩子,平凡度过一生,这样才是最好的结局。

  想起往昔,所有的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自己决定要重新开始了。努力活着,努力活在我没有她,她没有我的的世界里。

  “叮!”

  “——系统提示,领主林牧,你已经阵亡,灵魂回归转生殿。检测到你自己的空间内有【重生丹】,是否使用?”

  咦,自己好像没有得到过价值千金的复活类型的丹药啊,怎么会突然有这个东西?林牧心里也是不得其解。

  难道是那颗丹药?林牧想起那个应龙骨架突然变成的丹药,神异无比,应该是有不同凡响的作用,想不到是可以复活的丹药,复活后应该不会有损失吧!

  以他的经验,这颗丹药应该是传说中可以免除死亡轮回惩罚的珍稀物品之一了。

  一饮一啄自有天定,想不到他有幸得到这样的丹药。

  林牧心里默念:“使用!”

  蓦然,他仿佛看到那颗丹药发出无尽的混沌光芒包裹着他,他感到十分舒服,如同沐浴在暖洋洋的太阳底下。

  他仿佛忘记了所有的伤痛与快乐,深深的沉睡着,沉睡在一条神秘的河流之中……

  迷迷糊糊中,林牧仿佛提听到了熟悉的系统提示声,不过具体的内容都模糊不已……

  ============

  希望大家投点免费推荐票,也可把书放在自己的书架中收藏,这些对新书非常需要,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