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流火

  水德神袍在漫天的风沙中猎猎作响,一点朱红色的法印落在李牧鱼的眉心之上,三花俱现,化为一圈幽蓝水色神轮浮现浮在脑后,水气缭绕,原本顶风前行的李牧鱼,忽然停下了脚步。

  “没想到,这风脉之力竟如此恐怖,单凭着风量来看,根本不像是普通的风脉。”

  应该说,更像风属性的灵脉。

  不再像是之前的昏黄,离风脉越近,青色的风气便越盛,朱色虹光若隐若现,隐隐之中,有一股火气蕴含在风脉之中。

  “有风,有火,这个风脉怕是不简单啊。”

  目光有些深沉,眉头紧皱,这风他倒是可以化为己用,只是这流火之气,却与他所修炼的功法有着极大的冲突。他是水,也是冰,天生便与火不容,若是以法力强行收纳炼化,必然事倍功半,稍有不慎,可能还会被火气所灼伤,落得个走火入魔的下场。

  双手结印,李牧鱼的身体缓缓地浮到空中,看着漫天的青色风气,原本紧皱的眉头也渐渐舒展开来。

  若是普通的水属修士也许会没有办法,可是他......

  “开!”

  一令既出,浓郁的水气自李牧鱼脑后的水德神轮中磅礴而出,水雾萦绕,霜雪纷飞,弱水河的千万水道变化尽数出现在李牧鱼的身后。

  “可是我,是神。”

  黄色的天,黄色的地,青色的风,红色的沙,无边无际的荒漠,无穷无尽的狂风,仿佛在这个世界中只剩下了李牧鱼一人,一个渺小的身躯,独自顶在无边的沙漠之上。

  ......

  “神君,我们此去楼兰,要如何争夺这气运?”

  方舟之上,李牧鱼等五人一脸认真地看着紫阳神君,心中满是不解。

  “去破坏。”

  什么?

  听到紫阳神君的话,五人却是一愣,随即深深地皱禁了眉头,一副不知所以然的茫然模样。

  “想要夺取楼兰的气运,便要率先去破坏它,唯有破坏,你们才能有机会去争夺。”

  ......

  紫阳神君在方舟上的话他一直铭记在心,前人种树,后人乘凉,前辈们在楼兰拼死拼活得到的经验,便是他们今日少走的弯路。

  “叮——”

  浓郁的水气在十指间萦绕,转瞬间,一张古琴便浮现在李牧鱼的双手之下。

  “叮叮——”

  指尖微动,若水琴的琴弦随着手指的节奏弹奏起来,音符跳动,琴声一出,神轮中的水气便开始有规律的翻腾起来,一捻一挑,随着琴声越来越大,越来越疾,李牧鱼身后的水道变化也越来越清晰。

  “叮叮叮叮——”

  哗啦!

  琴控水气,就在琴声奏到顶点的那一刻,李牧鱼脑后的神轮骤然逆转,一圈一圈,蔚蓝色的水波在空气中荡漾,与风争,与火争,蔚蓝色的弱水携着滔天之势,犹如一条蓝色的巨型鲤鱼,甩着鱼尾,朝着风脉席卷而来。

  砰!

  一声巨响随着水花落地时,突兀地响起,如同瀑布击打着礁石,雷声划破乌云,磅礴的水气携着震耳的水声,化为一条长鳍扇尾的鲤鱼,与楼兰的风脉正式开始交锋。

  千钧弱水,鹅毛不浮。

  眨眼间,凹陷在沙地中的风脉,便被淹没在无尽的弱水之下。

  “嘶——”

  似冰水浇灌在滚烫的烙铁之上,弱水翻滚,犹如铁锅中的沸水,白色的水蒸气不断向外冒出,仅是一瞬,灌入风脉之上的弱水生生被烧去了一半。

  好厉害的火!

  嘴唇被深深地咬紧,十指连颤,一个又一个法印被结了出来,紧接着又快速地打在被急速烧干的弱水之上。

  “哗啦啦——”

  神域不断被扩大,蔚蓝色的弱水争先恐后地从神域中涌出。不计后果,不论成败,此时的弱水再也不是弱水域中哺育绿洲的生命之河,现在的它代表着破坏,代表着水超强的侵蚀能力。

  “幻雪,出鞘!”

  嗖——

  幻雪入水,带着弱水的千钧之势,没入到风脉之中。

  “噗嗤——噗嗤——”

  剑刃穿过沙土,一刀一刀地劈在风脉之上,带着一往无前地锐气,和剑身之上的冰气,与风脉中的流火不断做着斗争。

  “嘶——”

  蒸汽再生,仅是一个回合,幻雪剑就要败了下来。幻雪剑器身根本挡不住这熊熊的烈火所产生的热度,只需一会儿,剑身便会被风脉中的温度,融化殆尽,化为飞灰。

  拼了!

  嘴唇咬得煞白,猩红色的血珠不断从唇齿中渗出,手指飞颤,体内的法力更是急速的消耗。

  “幻雪剑,爆!”

  轰——

  话音刚落,一声轰鸣的爆破声便自风脉中升起,青风乱舞,火气翻腾,弱水的千钧重压,与顶级法器的强烈爆炸,两重强劲的冲击力,成功使得风脉的本体原形暴露在李牧鱼的眼前。

  通体朱红,青风缠绕,一条长长的绫状长条事物正疯狂地扭动着身体,试图再一次钻入地下。

  见状,李牧鱼面色大喜,虽然毁掉了一件法器,可是,若能得到这条风火灵脉,他此次来楼兰可谓是大赚特赚了。

  “收!”

  磅礴的弱水化为一个巨大的蓝色手掌,一把就将试图钻进地底的灵脉抓到手中,然后,弱水收回,蓝色手掌趁着神域合拢之势,直接将那条朱红色的风火灵脉扔到了弱水域中。

  “成了!”

  强忍住内心的欣喜,李牧鱼知道,现在,他仅仅成功了一半。唯有以弱水域的神域之力将风火灵脉彻底镇压,然后在以神域之力循循炼化,才算是真正的成功。

  “呼——”

  青色的风气不断地在弱水域肆虐,朱红色的风脉此时就跟疯了一般,火力全开,不断地在弱水域穿来穿去。

  “哼!到了我的地盘,还治不了你吗?”

  (今天双更了!你们还是不肯把推荐票赏赐给我吗T^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