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风脉

  楼兰的沙漠有多大,李牧鱼不知道,风脉的位置在什么地方,李牧鱼也不知道。

  他走了多久,李牧鱼已经忘了,他只知道在这片沟壑纵横天地一色的昏黄沙漠中,他已经走了许许多多个相同的日夜。

  “在吗?大家听得到吗?”

  李牧鱼再一次对着千里传讯符说这话,可回应他的,依旧是这楼兰戈壁上的无尽风声。

  抬了抬手,原本白皙修长的手指此时竟变得有些透明化,不仅仅是手,就连同李牧鱼的整个身体,都开始逐渐向着透明化转变,整个人就仿佛是荒漠中的一缕幽魂,半虚半实,只有模糊的人形。

  “楼兰是时空乱流中的一方世界,所有进入楼兰的生灵都要受到楼兰法则的约束,无论是谁,只要身处楼兰,身体就会逐渐开始虚化,直到最后,彻底消失为止。”

  紫阳神君临走时的告诫依旧在耳边盘旋,这种身体半虚化的情况,不仅是他,凡是这一次进入楼兰的生灵,身体都会变得像他这样,除非是在三个月后下界日月重新交汇的时候主动离开楼兰,否则这种情况就会一直持续下去,直到身体彻底消失。

  将手藏在袖子之间,身上的玄色水德神袍也已经重新幻化为水蓝色的长衫模样,撤掉结界,任由燥热的风吹在自己的身上,李牧鱼仔细地感受着风精流动的方向,一步一步,沿着沙漠戈壁的棱线,深一脚浅一脚地慢慢走着。

  “楼兰开启的时间一共三个月,若是在头一个月内无法找到风脉,那唯有放弃了......”

  咬了咬牙,李牧鱼的步伐不禁加快了一些,若想修补弱水域,风脉的作用极其重要,只是,他此次来楼兰的目的,却比起风脉更重要得多。

  “呼——”

  风乍起,荡起沙海波澜,李牧鱼抬手遮住双眼,挡住了昏黄天空中的刺目日光。

  “恩?”

  展红玉?

  一抹嫣红俏生生地站在李牧鱼面前,笑靥如花,流转的眼波笑盈盈地落在李牧鱼身上。

  “不对!”

  白光在眼中一闪而过,李牧鱼开启了《婆娑真经》中的破妄眼,但即使施展了破妄眼,展红玉依旧是那副笑盈盈的模样,并未在破妄眼中出现任何的变化。

  “李牧鱼,你怎么啦?你快过来啊。”

  撤掉破妄眼,李牧鱼谨慎地打量着眼前的展红玉。

  “呵呵。”

  即使破妄眼瞧不出来,难道身具先天幻灵之气的他,还感受不到幻术的波动吗?任你多高明的幻术,在先天幻灵之气面前,一切都是班门弄斧罢了。

  “李牧鱼,我是展红玉啊,你不记得我了吗?”

  可以窥探人记忆的幻术?

  原本笑靥如花的展红玉,忽然开始哭了起来,梨花带雨的,原本那三分的英气硬是给哭成了柔弱,即使明知道是假的,李牧鱼却瞧着十分别扭。

  “假的终究是假的,你知道她的名字,她的容貌,却不知道她这个人......”

  作为白虎岭的一头母老虎,展红玉怎么可能就会这么轻易的哭了?

  “噗嗤——”

  幻雪剑出鞘,冰冷的剑刃狠狠穿过“展红玉”的胸口,只是一瞬,人身蠕动,纤长的身躯骤然变小,转瞬间,一个黑色的甲壳虫便出现在黄沙之上。

  “这么弱?”

  用剑身轻轻挑起虫尸,李牧鱼御剑将黑色甲壳虫尸体送到他的面前。

  “这么小的虫子居然会使用这么高明的幻术,甚至连他的破妄眼都瞧不出来,当真是古怪......恩?这是什么?”

  用幻雪剑将虫身解刨,只见在甲虫的脑部竟然镶嵌着一颗米粒大小的白色珠子。

  “这是......蜃珠?”

  虽然只有米粒大小,但没想到在外界极其难寻的蜃珠,居然会藏身在一个这么小的虫子的体内。将蜃珠摄到掌心之中,握紧手掌,一个模糊的想法在李牧鱼的脑中逐渐成型。

  若是此次真的能找到风脉,修补完弱水域,那关于收集灵州信徒资源的那个计划,也许可以提上日程了。

  将蜃珠收入到乾坤戒之中,方才的幻象就如同楼兰之行的一个小插曲,并未对李牧鱼造成任何实质性的损害,反而还让他从中得到了意想不到的好处。只是,这蜃虫幻境也许对于他来说,只是一个高明却不足轻重的小幻术罢了,但对于旁人来说,却并非如此。

  “啊——”

  楼兰境内,惨叫迭起,原本脆弱不堪的蜃虫沾到修士的皮肤之上,犹如钢钉插入墙壁,修士体内的法力源源不断地被这小小的蜃虫吞噬,啃食血肉,吸食骨髓,只是一瞬,那个原本奄奄一息的修士突然消失在沙漠之中,徒留一个黑色的甲壳虫不断在原地爬行。

  “楼兰古国,凝体不死。”

  各方势力之所以会派自己苦心栽培的精英弟子进入楼兰古国,一是为了瓜分里面的机缘宝物,二是因为凡是进入楼兰古国的生灵,身体都会半虚化,若是到了濒死的地步,便会被楼兰法则所保护,被弹出楼兰境内。只是被弹出之人,虽然在最后保下了性命,但体内的气运却会流失一半,进而被填补到楼兰地脉之中。

  风沙之中的李牧鱼依旧不断地朝前走着,神识发散,沿途中,他一刻都不停歇地感知着风脉的位置。

  一日、两日、三日......楼兰的风依旧在吹,只是越往前走,这袭人的风声便越来越大,到最后,李牧鱼不得不换上水德神袍,支起结界才能勉强抵御这荒漠中的大风。

  “呼——”

  长吐一口浊气,李牧鱼看着沙漠前方凹陷的位置,原本僵硬的表情忽然柔和了下来。

  “风脉,我终于找到你了......”

  (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