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神灵

  荒漠的风很大,大得让人心烦。

  透过水德神袍外层的水色护体神光,李牧鱼的眼睛有些发愣,看着满天昏黄,盘膝坐在地上,听着风吹戈壁的声音,他的脑袋里一直都是乱哄哄的,根本没有静心修炼的心思。

  “五天了......”

  距离楼兰古国开启的时间,还剩两天。

  李牧鱼无神地看着天空,随着楼兰古国开启的时间越来越近,他心绪便莫名的烦乱起来,不仅如此,他脑中的那个声音,出现的频率也越来越密集。

  “彼岸花,开彼岸。

  只见花,不见叶。

  开一千年,败一千年。”

  沙哑的女声自脑中响起,一遍一遍,犹如鬼魅低喃,吵得李牧鱼的心越来越烦,越来越乱。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罗菠萝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亦空,空不亦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口中默诵经文,李牧鱼运转起功法,将神魂沉浸到太阴观想图之中,太寒之力足足在经脉中运转了五个周天之后,脑中那绕人的声音才渐渐平息。

  “呼——”

  轻轻地吐了一口浊气,李牧鱼慢慢地睁开紧闭的双眼,从修炼状态退了出来。

  “这个声音响起的次数越来越密集,看来,进了楼兰古国之后,必须要好好探查一下了,这件事虽然邪乎,但也说不准是一个机缘。”

  放下心中的杂念,也不再去关注荒漠上的动静,重新闭上眼睛,强行让自己进入到修炼状态。

  燥风拂沙,烈日当空,荒寂的戈壁之上,却满是人群,只是这偌大的空旷之下,却没有一个人发出声音,或立或躺,唯独没有去人交谈。

  “嗖——嗖——嗖——”

  忽然,漫天的遁光划破了戈壁的静谧,继四州主要势力登场之后,各州的小势力和散修也纷纷掐算着时间赶了过来。

  “砰!”

  遁光落地,却只是在离戈壁有一段距离的地方停了下来,或三两成群,或形单影只,以四州所处的戈壁为中心,周围渐渐开始聚集起了人流。

  “小老鼠们都来了。”

  原本笼罩在一团黑气之中的老毒怪忽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话音刚落,一向静默不语的八荒派首领却是忽然转过了头,向老毒怪看来。

  头戴斗笠,全身上下每一个部位都缠满了白色的绷带,一双泛着血丝的眼睛藏在绷带之间,浓浓的煞气仿佛要透体而出,少倾,装扮奇怪的八荒派首领收回了目光,压低了头上的斗笠,盘膝坐在沙地之上,任由燥风吹在身上。

  “疯子。”

  老毒怪见那人收回视线,身上的压力骤然一轻,轻啐了一口,便埋在黑雾中不再说话。

  八荒派的创建者是冀州的一个亡命之徒,且出身于散修,生平最恨别人道散修的不是,不仅实力高强,连同所修的魔功也十分残忍。不仅会严重的损伤身体,甚至对神智都有极大的刺激,稍不注意,就会失去理智。可以说,八荒派中的每一个人都是不折不扣的凶兽。

  “恩?”

  察觉到周围的动静,李牧鱼便忍不住退出修炼状态,朝四周看去。

  “是段玉!还有......展红玉?他们这一次居然全都来了。”

  看到昔日的朋友,心下虽十分惊喜,但紧接着,心中却忽然开始矛盾了起来。

  他们算是竞争对手吗?

  刚升起这个想法,李牧鱼便摇了摇头,论派别,他们与自己虽属于不同的势力,但是以立场判断,他们又都同属灵州,大方向上的竞争者也应该是出自其他州势力中的人才对。

  虽是这样想,但李牧鱼还是忍不住向一旁的紫阳神君问出了口:“神君,我们这次去,会遇上灵州的其他势力吗?”

  “当然。”

  听到李牧鱼的话,紫阳神君连眼皮都没抬一下,非常干脆地回答了李牧鱼的问题。

  “那我们进了楼兰古国之后,会和同州之人成为对手吗?”

  “不会。”

  顿了一下,紫阳神君忽然睁开了眼睛,侧着头对李牧鱼继续说道:“你不要忘了,我们是神灵,身份的不同,导致我们所求的东西也不同。”

  神灵......

  李牧鱼皱了皱眉,似乎听懂了紫阳神君的话,又似乎没太听懂。

  “神君,我们此次去楼兰古国,难道不是为了争夺气运的吗?”

  闻言,紫阳神君点了点头:“没错,我们就是为了去争夺气运,而他们,也是如此。”

  也是如此?

  “神君,他们也是为了争夺灵州的气运吗?”

  “不是。”

  不是?

  紫阳神君深深地看了李牧鱼一眼,说道:“他们不是去争夺灵州的气运,而是在为自己争夺气运。”

  “为自己争夺气运?”

  “没错。”顿了一下:“你要记住,你是天生神灵,是弱水域的守护者,也是灵州的守护者,灵州的气运,是要靠我们自己去争。”

  “可他们......也是灵州的生灵啊......”

  李牧鱼的眉头越皱越紧,但心中的疑问却是开始渐渐明晰。

  “没错,他们是灵州的生灵,但他们的气运永远只是他们自己的气运而已,他们强,则会照拂灵州,他们弱,便只有保全自己。”

  紫阳神君的一席话,仿佛一阵风,吹散了李牧鱼眼前的迷雾。

  是啊,他是神灵,是弱水域的神灵,同样也是灵州的神灵,自他得到仙格的那一刻起,他的路便注定和他人不同。

  (旅游结束了,这是今天的第一更,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