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五州

  若以灵州为中心,冀州则位于灵州的西北方位。冀州多魔,是群魔聚集之地,其中更是以血海宗、五毒岭、八荒派、拈花门四大势力为首,各自分占着冀州的修炼资源。

  毒雾退散,黑风消弭,继血海宗与拈花门到达之后,下一批赶到此处的便是同处冀州的五毒岭和八荒派。

  “嗡嗡——”

  蜂群振翅,足有拇指般大小的蜜蜂不断从宽大的斗篷中钻出,兜帽盖面,不同于拈花门的男俊女美,衣炔飘飘,五毒岭中的每一个人身上都披着一件肥大的斗篷,不仅遮住了他们的身体,还连同他们每一个人的脸,也被遮在阴影之下。

  “嘿嘿,没想到平时喜欢缩在青州,与世无争的佛宗,这一次的阵仗居然搞得这么大,居然连青州国寺的首座都一同跟了过来。”

  嘶哑的声音自五毒岭之首的黑袍人处传来,犹如指甲划过墙壁,在风沙中显得尤为刺耳。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端坐在孔雀背上的和尚双手合十,听到黑袍人的挑衅意味颇重的话,连眼皮都没抬一下,念了句歇语,便闭口不言。

  “老毒怪,我劝你的嘴还是闭严实点儿比较好,就你们五毒岭这点儿人,还不够人家佛宗招呼的呢。”

  闻言,只见一个身着宫装,面上蒙纱的女子,正掩着嘴,笑盈盈地看着黑袍男子说道。

  语气一滞,旋即,被称为老毒怪的黑袍男子便嘿嘿一笑,压低了斗篷上的兜帽,回道:“虽然,单凭我五毒岭在佛宗面前确实讨不得好,但是……”

  老毒怪的语气骤然一转,:“红叶仙子你怕是忘了,冀州可不是单单只有一个五毒岭。”

  老毒怪的话虽然委婉,但其中的意思却已经十分明显。青州唯佛宗独大,可冀州确是由魔门五派共同掌管。对内虽有争斗嫌隙,可对外他们魔门五宗却是不得不拧紧麻绳,一致对外。

  “轰隆——”

  震耳的雷声自天际划过,漫天的剑光卷着风沙轰鸣而来。

  “来了。”

  黑色蛟龙之上,一个身着血色长衫,面容刚硬,无须无眉,身高近两米的光头大汉,正皱着眉头,一脸凝重地看着天上的剑光。

  此人正是血海宗的掌门,血魔。

  闻言,除了佛宗一众和尚之外,凡是魔门修士,面上皆露出警惕之色。那乘剑而来的不是他人,正是冀州的老对头——云州道门修士。

  “轰隆——”

  剑光携雷,愈来愈近,除此之外,祥云、宝光、灵兽,乌泱泱的一片,气势极为逼人。

  是昆仑和蜀山。

  云州两大顶级道门势力,此时正从荒漠的东南方破空而来,仅在一息之间,便已来到跟前。

  “呵呵,招人烦的来了。”

  轻轻地拨弄着嫣红色的指甲,拈花门的红叶仙子见云州修士已至,睫毛微垂,嘴角含笑,吐气如兰,用着只有周围几人才能听清的声音,冷声说道。

  “掌门,青州佛宗与冀州魔门已率先到了。”

  “恩。”

  “那我们?”

  “就在这里等着。”

  “是。”

  剑光散去,一位长须墨发,脸型方正的中年男子,正立在众人之前,玄袍无风自动,左胸口处绣着一把精致的长剑图案,祥云纹边,正是蜀山的门派标志。朝着身旁传话弟子挥了挥手,便收起飞剑,也不理一旁虎视眈眈的冀州魔门,静静地站在原地,闭目养神。

  而另一边,不同于蜀山一水的飞剑,作为云州另一个顶级门派,昆仑修士之中,出了剑修,还有许多不修剑的真修。

  赤色葫芦、流光彩带、钟鼎如意,各式各样的法宝,就像极寒之地的炫彩极光,宝光绚烂,端是叫人眼花缭乱。

  “掌门,距楼兰古城完全开启,还有六个时辰。”

  “恩,我知道了,你退下吧。”

  “是。”

  不同于蜀山掌门有些冷硬的中年国字方脸,昆仑掌门的长相则更为年轻一些。深金色的法袍猎猎作响,星目剑眉,面上含笑,让人见之便有一种如沐春风之感,光从面相上来看,昆仑掌门应是极为和善之人。

  “去。”

  手指轻点,一匹月白色方纱自昆仑掌门袖中飞出,顿时,方纱迎风而涨,转瞬间,便化为一道月色清辉,如同一缕青烟,笼罩在昆仑众人周边,遮住了天上的烈阳,挡住了荒漠的风沙。

  “啧啧,鲛纱用来挡风,当真是大手笔。”

  老毒怪看着被月辉笼罩的昆仑众人,阴测测地笑了一声,语气中的酸意更是溢了出来,话里话外满是嫉妒。

  云州富庶,其中的资源比起贫瘠的冀州,不知广博多少倍。而作为云州最为富庶的门派,昆仑的财大气粗在九州都极为出名,单是用这鲛纱遮风就不是寻常宗门能做到的事情。

  青州、冀州、云州,三个州之中最为顶级的势力皆聚在此处,而此次的楼兰之争,却并不只是他们三州的独角戏。

  “呼——”

  燥风卷地,黄沙漫天,原本平静的荒漠,在此刻,满是汹涌的暗潮,显得极为不平静。

  “哔——”

  一声尖锐的长笛声划破天空,阴云压阵,电闪雷鸣,原本昏黄的天空,忽然间,阴了。

  “终于来了......”

  一艘擎天巨舟踏云而来,三州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地聚在上面。

  楼兰之争的第四个主角,终于来了。

  (更新晚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