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楼兰开启

  嘴唇有些颤抖,李牧鱼看着天空中声势浩大的异像,一种熟悉的惊悸感蔓上心头。

  时空换转,仅在一瞬间,李牧鱼觉得周围的一切景象都变成了灰色,不仅是人,还是物,在这片灰色的景象中都处于静止的状态。

  李牧鱼惊恐地看着周遭的一切,身体如同被冰冻住了一般,完全动弹不得,甚至连转一下眼球都做不到。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我们所有人都被施了定身咒吗?”

  思维在冻结的身体中飞速地转动,对于未知的恐惧如同魔鬼一般,一点一点地蚕食着他的理智。

  “彼岸花,开彼岸。”

  鬼魅缥缈的女声突兀地在李牧鱼的耳边响起,犹如一根羽毛划过心头,让人徒然一颤。

  什么声音?

  李牧鱼的眼球似乎在动的,又似乎是静止的,但一种对于未知事物的恐惧在他的双眼中暴露无遗。

  “彼岸花,开彼岸。

  只见花,不见叶。

  开一千年,败一千年。”

  犹如喃喃自语,犹如暗自垂伤,鬼魅的女声一遍又一遍地念着同样的话语,一遍又一遍地划过耳畔。

  唰——

  周遭的场景飞速地向后倒转,一幕幕场景就像是一场由他的记忆所编织而成的电影,只是被按下了倒退的钮键。

  紫阳宫、冥界、弱水域、天庭、蛟王域、云州……所有的场景一一闪过眼前。

  啵!

  气泡破裂,转瞬间,李牧鱼眼前的场景便重新回到了那片鲤鱼湖之中。

  “咕噜咕噜——”

  鲤鱼湖中,一条墨色鲤鱼不断地在对月吐着气泡,吸纳月华。

  “这是我?”

  以前的我?

  李牧鱼依旧是被冻结的状态,但当他看到数十年前记忆中的熟悉场景,一种浓浓的不安感突然涌上心头。

  唰——

  场景再变,时间再退。

  对月吐纳、长嘴鹰袭击鲤鱼群、异界重生……

  所有的记忆纷至沓来,全都回到了最初的起点,直到——

  轰隆!

  万里晴空的一声惊雷,毁灭、重生,他的人生皆因那道雷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彼岸花,开彼岸。

  只见花,不见叶。

  开一千年,败一千年。”

  惑音灌耳,重复千遍,恍惚间,又消失不见。

  唰——

  场景快进,时间飞退,也许刹那,也许千年,当李牧鱼重新回过神儿的时候,所有的一切都重新恢复了正常。

  “李牧鱼——李牧鱼——”

  涣散的瞳光重新聚集,飞到九霄云端的魂儿也再次回到体内。

  “啊!”

  看着旁边不断用手肘怼着他的百花仙子,李牧鱼有些木然地睁着眼。

  “你怎么又愣神了?紫阳神君都已经走了。”

  “啊?”

  “啊什么啊,赶紧准备一下,紫阳神君让我们一会儿就去擎天门找他。”

  看着面前的四双眼睛,李牧鱼脑中有些混沌。

  “你们……刚才有没有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

  “奇怪的东西?你说的是楼兰古国开启时的异像吧。”

  “异像?”

  看着大家疑惑的目光,刚到嘴边的话,又让他硬吞了回去。

  不能说!

  “恩,谢谢你们,我没事了。”

  看着李牧鱼的目光重复清明,众人点了点头:“那我们赶紧去擎天门找紫阳神君吧。”

  “好。”

  呼——

  看到其他四人相继离去,李牧鱼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方才的一切出现的都十分古怪,甚至还牵扯到了他穿越的秘密,而且,那个奇怪的声音......

  “快走吧。”

  感觉到自己的肩膀被人轻轻拍了一下,转过头,发现正是身着一身黑衣的冥远。

  “恩,我们走吧。”

  冥远见李牧鱼神色如常,便点了点头,朝前走去。

  调整好呼吸,努力让自己的样子恢复正常。

  他感觉得到,无论是上一次,还是这一次,两次楼兰蜃景出现的时候,他的身体总是会进入到一种无法控制的状态,或者是现出原形,或者是身体僵硬,隐隐之中,他总是觉得楼兰古城之中,有什么东西在召唤着他,而且召唤他的那样东西,很可能与他穿越之事有关。

  摇了摇头,李牧鱼朝着天空深深地看了一眼,便转身快步离去。

  这一切的谜团,唯有到了楼兰古国,才能真正的解开。

  ......

  一轮浑圆的落日贴着沙漠的棱线,将大地衬得暗沉沉的,透出一层深红。

  呼——

  大风卷地,黄沙忽起,托着落日的沙漠戈壁骤然翻腾,像极了一片返潮的大海,无边的寂寥之中,却满是动人心魄的壮丽。

  “嗖——”

  忽然,金光大作,数百朵金色莲花从昏黄的天际裹挟而来,紧接着,白象、棕狮、龙马、孔雀,四只体型极大的妖兽携风而来,气势汹涌,遮天蔽日,黑影、金莲、黄沙,无穷景物,摄人心魄,构成一幅佛踏黄沙的壮阔图卷。

  “哞——”

  “吼——”

  “嘶——”

  “嗷——”

  象哞、狮吼、马啼、鸟鸣,随着四声巨吼,漫天的金色莲花应声而落。

  “首座,我们到了。”

  “恩。”

  蓝色羽翅扇动,彩翎浮地,一个眉细眼长,宝相庄严,身披锦襕袈裟的和尚端坐在蓝孔雀的背上,双目轻闭,手握佛珠,立在众莲之间,处于众星捧月之位。

  “吼——”

  突然,龙吟声起,一股滔天的魔气自西北方滚滚而来,血光滔天,黑风阵阵,一条黑色蛟龙伴着血色红云,向金色佛光一旁的荒地席卷而来。

  “咯咯咯咯,青州佛宗这一次倒是抢在前头了。”

  彩雾弥漫,红叶纷飞,一众身着华服,相貌俊美,衣炔飘飘的男女修士紧随血雾追尾而来。

  毒雾、黑风,两股黑压压的人影也紧随其后,相继而来。

  青州佛宗、冀州魔门,在这一刻,齐聚荒漠。

  (宾馆更新,气喘吁吁,求推荐票(ಥ_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