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突破

  “咕噜——咕噜——”

  每吐一个泡泡,李牧鱼就下潜一米,这一次,李牧鱼一共吐了九个泡泡。

  “啵!”

  气泡破裂,察觉到自己肉身的极限,李牧鱼一个直冲,便从九米深的水里跳了出来。

  “哈——哈——”

  冲着手心里哈了一口气,搓了搓手,拍了拍自己铁青的脸颊,然后赶忙掏出乾坤戒中的柳叶,含在嘴里,迅速地盘膝坐在冰雪里开始运功。

  “这一次,一共在水下坚持了两炷香的时间。”

  吐出一口白气,感受着身体上每一寸肌肉力量的变化,李牧鱼真心觉得,这种魔鬼式修炼方法的晋升速度真的很快。

  掸了掸身上的雪,李牧鱼很快又现出寒鲤真身,噗通一声跃入到身旁的冰窟窿之中。

  十米、十一米、十二米......

  下沉的距离越来越大,在水下吐纳极寒之气的时间也越来越长。上岸、运功、下水,在这白茫茫的天地之中,总是有着一个执着的身影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相同的动作。

  “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勤奋了?”

  在重复了第一百零一遍之后,李牧鱼的动作慕然一顿,看着自己掌心上的水珠,他表情有些莫名的苦笑。

  呼——

  寒风吹过,卷起满地的雪花,飘飘洒洒,落在李牧鱼的头发上。

  晃了晃脑袋,李牧鱼他自认为自己不是一个特别勤奋的人,但现在这么拼死拼活地做着这种魔鬼式训练,一方面是因为紫阳神君下达的命令,而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楼兰古城开启的时间越来越近,多一分实力,便多一分保障。

  抬眼看着这茫茫的雪原,除了白色,还是白色。一眼望不到头的雪,以及一眼望不到头的寂寞。

  “之所以我会这么勤奋,也是因为,在这里,我实在是没有别的事情可做了吧。”

  重新闭上眼睛,神识沉浸在太阴观想图之中,体内的法力无按照太阴秘典的行功路线不断运转,经脉中的极寒之气与太阴之气就像两股颜色不一的水流,一股是银白色,一股是月白色,两股法力相互交缠,彼此交融,顷刻间,银白遇月白,最后化为一道极为干净的霜白色的法力。

  ......

  “噗通——”

  一跃而下,连气儿都没喘一口,李牧鱼直接向水底深处游去。

  一百米、两百米、三百米......直到,一千二百米!

  将近一年的时间,李牧鱼日日苦修,终于在今天,成功下沉到了冰川海域的最底端。

  “这里的温度应该差不多了。”

  黑蒙蒙的沙地,黑蒙蒙的水域,海底深处,皆是一片黑蒙蒙的景象。

  “吸——”

  李牧鱼张开嘴,深吸一口气,顿时,来自极寒海域中的极寒水气带着极低的温度,被他一口吸入丹田之中。

  “呼——”

  再狠狠一吐,一道霜白色的气柱便从他的口中吐出,只见那股霜白色的气柱向四周扩散,如同水下白烟,顷刻间便将李牧鱼的整条鱼身给包裹在内,白气聚拢,化为坚冰,瞬息之间,被包裹在白色气柱内的李牧鱼,直接被冻在一层厚厚的寒冰之中。

  “呼......吸......呼......吸......”

  一松一紧,方圆十里内的极寒之气皆是一松一紧,不停地收放着。一明一暗,水底深处的坚冰一明一暗,不停闪烁着水色光芒。淡淡的呼吸声有着奇特的韵律,似心脏跳动,又似天地律动,淡淡的若有如无。

  一千二百米的水底,一千二百米的水压,唯有世上最坚硬、最寒冷的坚冰才可在这里保存完好。

  随着李牧鱼在冰内的吐纳,一道道极为浓郁的寒气不断在冰层上滋生,旧冰融化,新冰凝结,原本忽明忽暗的白色坚冰,渐渐的,随着寒气增多,冰块的体积与密度都是也越来越大。

  极静得黑,极动的白,随着李牧鱼吐纳寒气的时间越长,包裹在他身上的冰层也越厚,渐渐地,李牧鱼身上的冰层竟开始朝着深海冰山的形态转变。

  此时,李牧鱼的神魂完全沉浸在太阴观想图之中,不断地参悟着图像中的太阴之意;体内,随着经脉中的极寒之力越来越盛,竟开始朝着丹田内的太阴之力汹涌袭来。

  丹田内的太阴之力,早就在这陆续的一年里,融合过了许多极寒之气,因此,对于丹田内突然闯入的不速之客,太阴之力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排斥。

  不同于水域上方极寒之气的银白色,水域底下的极寒之气则是一种极深的蓝色。太阴遇极寒,刹那间,两种颜色不同的法力在丹田内迅速合二为一,没有排斥,也没有痛苦,一年以来的不懈努力,在这一刻,终于厚积薄发。

  随着法力融合,卡在凝体期中期的瓶颈终于在这一刻开始松动,两种融为一体的新的法力,犹如一道气势磅礴的洪流,一下又一下,狠狠地撞击在修为的瓶颈之上。

  “喀嚓——”

  似蛋壳破碎,又似寒冰破裂,两道裂痕同时出现在瓶颈之上,以及覆盖在李牧鱼身上的冰层之上。

  “喀嚓——喀嚓——”

  冰层之上的裂纹越来越大,犹如蛛网一般,由初时的一个小口,继而迅速地向四周蔓延开来。

  “砰!”

  坚冰炸裂,磅礴的寒气呼啸而出,所袭之出,皆冻成冰。

  嗖——

  破开冰层,一甩鱼尾,一条足有半人大小的蓝色鲤鱼,飞快地朝水域上方游去。

  “滋滋——”

  太阴极寒法力不断从身上溢出,所游之处,一条水中冰道在身后形成,甚至有不断向四周扩散的趋势。

  “噗通——”

  如同万载寒冰雕琢过一般,通体蓝色,晶莹剔透的鳞片,再配上足有四米长的双翅,以及宽大的扇尾,比起之前的寒鲤形态,此时的李牧鱼更添一种摄人的煞气。

  落地化人,虽然李牧鱼的寒鲤本体有着极大的外形改变,但他的人躯,却并没有太多的变化,唯有身上的气息,比起之前,更加寒气逼人。

  “呼——”

  长吐一口浊气,李牧鱼感受着身体之中的变化,原本紧闭的双眼忽然一睁。

  凝体期后期,成了。

  (周一凌晨的更新,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