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功德

  阴风测测,天空中的乌云越聚越多,越聚越厚。刚才还是阳光灿烂,顷刻间便布满了乌云,一片漆黑。

  一阵大风刮来,原本脱了水的树枝此时欢快的摇曳着,发出簌簌的响声。

  轰隆——

  一道闪电划过天空,扫去昏暗带来的沉闷。紧接着,雷声轰鸣,似在头上滚过,重重一响,炸了开来。

  呜呜——

  三只幼虎钻进虎妈妈的怀里,兴奋地看着洞外莫测的风云。

  好凉快啊。

  啪嗒、啪嗒——

  骤然间,密集的雨点落在干涸的大地上,滋润万物。

  “下雨了......”

  “下雨了!”

  “你们看,下雨啦!”

  黑沙河众妖兴奋地聚做一团,雨水浇灌,久违的凉爽令众妖从人间蒸炉中解放了出来,竟不自觉的高声叫喊,眼角湿润,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

  大地不再干涸,万物不再衰败。

  哗啦啦哗啦啦——

  这场大雨足足下了一个多时辰。

  “风停。”

  河岸边,呼啸的风骤然停止。

  “云散。”

  天空中,黑压压的乌云渐渐消散。

  “呼——这样应该差不多了吧。”

  云雨消散,一道绚丽的彩虹悬在天空。

  黑沙河境内,众生灵看着天空之中的彩虹,蒙尘的心仿佛被这场大雨洗涤,原本被酷热所折磨的野兽游鱼,此时都由衷地感激着这场大雨,使他们脱离了苦难。

  忽然,一股股白气自群兽头中溢出,冲向天空,汇聚在一起,由淡转浓,没一会儿竟聚成一条丈许长的气蛇。

  刚刚停止了阵法运转的李牧鱼,呆呆地看着天空中形成的异象,心中升起一种不可思议的惊妙之感。

  而河伯府中,正打坐修炼的云姬豁然睁开了双眼,抬头望去,脸上却闪现出一丝不自然的僵硬。

  气运...化形?

  在空中翻滚的气蛇,似有所感,调转了方向,直冲冲地朝着黑沙河飞去。

  它的目标是谁?

  云姬惊疑不定地看着那条由气运凝成的大蛇,此时它俯冲的方向竟是朝着河伯府的位置。

  是谁?到底是冲着谁去的?

  李牧鱼看着这条由群兽头中溢出的白气所组成的大蛇,一个俯冲,就朝着黑沙河飞来。而黑沙河内的其他众妖,似乎是完全看不到一般,依旧在河面上欣赏着彩虹,自顾自的陶醉着。

  大蛇越来越近,李牧鱼由最初的好奇、惊讶、再到此时的恐慌。

  妈蛋!这条来历不明的大蛇难不成是冲着我来的?

  根本来不及细想,还没等李牧鱼反应过来,大蛇便径直地朝着李牧鱼冲了过来。

  一分钟...两分钟...

  本以为是天降横祸,等死一般地闭上双眼的李牧鱼,过了许久,却没有听到自己被大蛇咀嚼的声音,不由得睁开了双眼。

  “恩?怎么没了?”

  李牧鱼疑惑地打量着周围。

  “难不成,是我得了臆想症了?”

  不同于李牧鱼的郁闷,河伯府内的云姬却是从头到尾的看完了这令人震撼的一幕。

  这,便是天道的馈赠,由功德凝聚而成的气运所化形成的灵物吗?但是,怎么会是他?一条小小的鲤鱼精?

  云姬不可思议地看着不远处,那条还没有她手掌大的小鲤鱼。

  难不成,这条鲤鱼精,是一个身具大气运的妖怪?

  不可能。

  云姬直接把这个想法排除掉。

  果然,这条鲤鱼精,应该是已经完全继承了仙格的意志,而那场大雨,也是因他而起的吧。

  想到通处,云姬看向李牧鱼的眼神中夹杂着赞赏、嫉妒等复杂情感。

  将来,妖族之中,必然有他的一席之地!

  李牧鱼的第一次施云布雨,便以一道炫目的彩虹为结局,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除了最后的那逼真的气蛇幻象之外,李牧鱼自认为一切都很成功。

  本想着扫清夏天的炎热,并顺带着练练仙格自带的几篇咒语,没想到,布雨之后,体内原本因精血亏空而导致的修为不稳,竟完全补了回来,而且这修为,居然都跟着涨了一节。

  开窍期七层巅峰!

  果然是善有善报啊。

  尝到了甜头,李牧鱼便隔山差五的开始布雨。但正所谓,满则溢,多则亏。雨下的太勤,反而不美,到最后,原本还感恩戴德的众兽,也开始埋怨起来。

  黑沙河的水位已经上升到正常的位置,除了李牧鱼布了几次雨外,黑沙河的气候也恢复正常,就在上个月开始,便可以自给自足,自行下雨了。

  “看来这个法子不能长久,近几次布雨也没有再出现过修为增长的情况了。”

  难不成,布雨的时机也是有讲究的?

  陷入沉思,李牧鱼似乎触摸到了一道门槛,仅需一道灵感,他便能推开那扇大门,迈入其中。

  不再苦想,调转身子,李牧鱼朝着河伯府游去。

  今日是月初,是与云姬约定好的日子。

  “灵玉拜见娘娘。”

  “进来吧。”

  “谢娘娘。”

  穿过层层叠叠的帷幔,越过各色珊瑚,河伯府内,金块珠砾,熠熠生辉的夜明珠镶嵌在石壁上,差点儿亮瞎了李牧鱼的双眼。

  不敢多言,张开鱼口,一颗包裹着气泡的血珠,缓缓升起,再飘向云姬所在的奢华长椅之上。

  莹白的玉手托住气泡,便一口吞入口中。

  李牧鱼深深地低下了头,不敢多看一眼,更不敢多问一句。

  云姬捋了捋头发,看到下面一副“战战兢兢,瑟缩不语”的小鲤鱼,心里感到滑稽。

  演技虽是不错,到底是嫩了点儿,比起她这活了几百年的老妖精,着实有点儿不够看。

  罢了,人家想演,本座就配合着他。

  “最近修炼可有不解之处?”

  李牧鱼心里一滞,有些拿不定云姬的态度。

  “弟子……”

  回绝的话明明到了嘴边,却不自觉的吞了回去。

  “弟子有问题。”

  “哦?说来听听。”

  “谢娘娘。”

  不再犹豫,既然是云姬主动发问,那自己也不应该刻意掩藏。自修炼以来,早已经积攒了一肚子问题。机会近在眼前,更应该牢牢地把握住。

  过了这个村儿,可就没这个店儿了。

  渐渐褪下心防,眼神真挚明亮,修炼对于李牧鱼的意义不下于前世的高考,甚至比起来,更是有过之而不及。

  高考有可能改变一个人的命运,但即使不高考,李牧鱼也可以另谋出路,活出另一番人生。

  但是修炼,是一定会改变李牧鱼的命运的。不会修炼,那只能一辈子当一条小小的鲤鱼。

  当鲤鱼你还想有出路?人生一眼望得到头。混的好了,长命百岁,得过且过;混得不好,呵呵,红烧鲤鱼可以了解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