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回家了

  噗通——

  一、二、三、四、五、六。

  六道颜色不一的身影自深海中鱼贯而出,水花四溅,月光倾洒,为这个月圆之夜蒙上了一层静谧的面纱。

  “十日之后,你们来紫阳宫找我,有疑问吗?”

  “没有。”

  满意地点了点头,一挥手,仅在眨眼之间,紫阳神君便带着冥远再一次凭空从众人眼中消失不见。

  呼——

  长舒一口气,紫阳神君这种来去如风的行动方式,他们几人也都差不多渐渐习惯了,只是不知道,紫阳神君这一次离开,为什么要把冥远给单独带走。

  “诸位,那就先在此别过了。”

  双手作揖,漠北转身朝众人轻声道别。

  “恩,那我也要先回去啦。”

  “十日后再见。”

  兴许是累了,也兴许是真的想家了,没有过多的客套,也没有太多的寒暄,泯然一笑,刹那间,三人已化光而去。

  “我也该回家了。”

  目送三人陆续离开,李牧鱼微微一笑,便朝着身后的弱水域走去。

  哗啦——哗啦——

  沿着三角洲的水域向上走,便可看到一条湍急的河域,初时走近,河域宽阔浩荡,泥沙滚滚,如同一条笔直的黑线,将这片大地一分为二。继续沿着河流上游走去,河水的颜色便会越来越淡,到最后,夹杂在水流之中的泥沙便会沉淀,直到河水变清,一抹极纯的蔚蓝便赫然出现在眼前。

  “弱水已经扩散到这里了吗?”

  哗啦——

  河水拍岸,原本安静的弱水河忽然活跃了起来,仿佛感受到了李牧鱼身上的气息,蔚蓝色的水珠向上挥洒,却一滴都没有溅到李牧鱼的身上。

  “开!”

  双手结印,一面红色的阵旗自李牧鱼的袖中飞出,穿过浓浓的雾霭,落在地上。

  嗡——

  随着阵旗插入地面,一道水蓝色的结界忽然出现在弱水域的外围,李牧鱼见状,单手轻轻按在结界之上,仿佛石子落入湖面,一层波纹状的涟漪自李牧鱼的落掌处向四周荡开,直到,一个仅容一人进出的椭圆形的小口,逐渐出现在李牧鱼的身前。

  呼——

  料峭春风吹散了外面的酷热,一阵清凉夹杂着盎然的生机,让李牧鱼的身心,都有一种被春天拥抱的错觉。

  八月份,正值灵州的盛夏,即使是靠海,外面的温度依然直逼四十度。可是,弱水域内,气候却是微凉,满地都是一种绿草初生的清新味道。

  啪嗒——啪塔——

  沿着弱水河一路朝前,这一次,除了水声之外,隐约间还有些鸟鸣声。长年来的不懈努力,才换来了弱水域如今的巨大改变,这里,终于不再是李牧鱼初来时的那个极静而荒凉之地了。

  “叽叽——”

  才刚踏进去,一只嫩黄色的云雀便扑腾着翅膀,欢快地朝着他飞来。

  “叽叽叽叽——”

  伸手轻轻一接,李牧鱼便及时制止了云雀进一步的亲近动作。

  “瘦了不少啊,这一年里,给你憋坏了吧。”

  轻轻摸着云雀柔软的羽毛,李牧鱼心中有些慨叹。整整一年未归,虽然,整个弱水域的生态体系都由紫阳神君所借的“四季轮回阵”照料着,但作为弱水域中唯一一只鸟,即便这里的环境再好,也会感到寂寞吧。

  “去吧,去外面飞一会儿吧,等你飞累了再回来。”

  轻轻一点,一个水滴形状的印记便出现在小云雀的翅膀之上,再朝上面一扔,小云雀便被李牧鱼直接抛向了空中。

  “叽叽——”

  嫩黄色的翅膀一扇一扇,仿佛是听懂了他的话,一直在李牧鱼的头顶上盘旋了好久,小云雀才扑腾着翅膀遁入到云雾之中。

  李牧鱼继续沿着弱水河走去,南岸的荒漠,北岸的绿洲,在过了整整一年之后,荒漠倒是没什么变化,反倒是绿洲,却多了些许盎然的生机。

  “咯吱——咯吱——”

  踩着地上的枝叶,李牧鱼慢慢地朝着绿洲深处走去。

  飒飒——

  听着树叶抖动的声音,李牧鱼心中不断地慨叹着四季轮回阵的妙用。仅仅是凭借着阵法之力,就能模拟四季变化,给这个既没有风,也没有雨的弱水域,注入了如此巨大的能量。

  “只可惜,这个阵法是和紫阳宫借的,等楼兰之行结束后,还得还给他。”

  微微地叹了口气,在体验到四季轮回阵的便利之后,李牧鱼的心里就开始犯起了懒。

  既可以替他施云,又可以替他布雨,除了无法调用弱水域的气运之外,它的作用简直无限等同于一个天生神灵,只是这个天生神灵很耗费灵石罢了。

  每运转一次,便是一颗上品灵石,这整整一年的时间里,这个阵法光是对上品灵石的耗费量,就已经达到了一个极为恐怖的程度。

  “唉,简直就是穷人公敌啊.......”

  笑容有些苦涩,挥散了脑中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李牧鱼继续朝绿洲深处走去。

  飒飒——飒飒——

  风吹叶动,越走近,越能感受内里浓郁的生机。

  “我回来了。”

  停下了前行的脚步,李牧鱼看着眼前这颗翠绿的幼树,满脸满眼皆是笑意。

  “这个送给你。”

  李牧鱼从怀中掏出了一朵颜色极浅的牡丹花,轻轻地放在了先天灵根的枝叶之间。

  “喜欢吗?”

  阳光下,一个身着水蓝色衣衫的俊俏少年,一棵头戴鲜花的翠绿灵植,微风吹过,少年的笑容就像清泉的波纹,从他嘴角的小漩涡里溢出来,漾及满脸,波及每一片鲜嫩的树叶。

  飒飒——飒飒——

  枝叶抖动,满耳的飒飒声就像风中的低喃,明明无声,却又好似在他耳边说尽了无数的言语。

  “欢迎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