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忘川河

  神州历,一零二三年,八月十五日。

  今天,又是一个月圆之夜,距离他们初次来到冥界的日子,已经整整过去了一年的时间。

  呼——

  清风徐来,一望无际的花海遥遥看去,仿佛被吹起了波澜,百花摇曳,千花曼舞,万花成浪;花海中,一条蔚蓝色的小河连着天,接着地,仿佛一条通往世界尽头的索道,流水伴着风声,静谧地流淌;天空上,火云成霞,仿佛被烧着了的云彩,渲染了灰白色的天空。

  花海、河流、火云,便是此时边际之地所有的色彩。

  唰——

  一道紫光闪过,身披紫云战甲,眼上蒙纱,双手背身的紫阳神君赫然出现在众人面前。

  “拜见紫阳神君。”

  “恩。”

  几个人,都颇为紧张地看着眼前这道紫色身影。时隔一年,紫阳神君身上的压迫感依旧是那么强劲,甚至,随着他们对神域的掌控力度越强,紫阳神君上神的神威便会对他们的压制力也越盛。

  “还不错。”

  紫阳神君点了点头,原本严肃的表情也柔和了许多:“看来,这一年里,你们对神域的掌控力已经小见火候了。”

  闻言,几人对视了一眼,除了冥远以外,其他四人皆是面带喜色。

  “这可是半步化神紫阳神君的肯定啊!”

  心中忍不住慨叹,仿佛是几个上进的学生,努力了许久,忽然间得到了严苛老师的肯定,几人的成就感仅在这只言片语中,便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走吧。”

  “是。”

  没有过多的言语,也没有过多的点评,踩着初时的黑暗,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转身,回头。

  蔚蓝色的河流依旧在流淌,像一个坚强的战士,不断地侵蚀着泥土,开拓着河道,从天边,不断流向他们的方向。

  这条河,便是李牧鱼近八个月以来,取弱水域的一缕弱水之精,并在冥远的帮助下,去往边际之地附近的冥界他域,牵引附近的河水,掘出一条支流引到边际之地,再以其中的水气炼化弱水之精,形成了今天这一条死地的伪“弱水河”。

  汩汩——

  流水潺潺,蔚蓝清澈,从今天起,他就再也无法去继续照看他这条小“弱水河”了。

  “别看了,我们该出发了。”

  漠北见李牧鱼有些愣神,便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低声催促他跟上队伍的步伐。

  “恩。”

  最后,再深深地看了一眼,李牧鱼重新跟上了众人的脚步,离开了这个他整整呆了一年的地方。

  哗啦——

  恩?

  李牧鱼的脚步微微一顿,原本潺潺的弱水,突然卷起一道水花,重重地拍在了岸上。

  “你怎么还在愣神,快走啊。”

  跟在李牧鱼身后的百花仙子,差点儿就一头撞在了李牧鱼身上,伸手推了推前面那人的肩膀,忍不住嗔怪道。

  “恩。”

  哗啦——哗啦——

  蔚蓝色的水花,一次又一次地拍打在河岸上,只是那抹水色身影,却再也没有回过头来。

  ......

  “从今天起,你就是边际之地的第一条河了。”

  汩汩——

  “既然你是从弱水域托生,那我就给你起个名字吧。”

  汩汩——

  “你虽是出自弱水域,但你却是冥界之河,这个名字,怎么也得贴近冥界吧......让我想一想......有了,你就叫忘川吧......”

  哗啦啦——哗啦啦——

  ......

  距离越来越远,水声越来越小,黑暗越来越浓。

  李牧鱼亦步亦趋地跟在紫阳神君身后,也不再像方才那般走神。

  “还是按照上一次那样,你们所有人,跟紧我。”

  简明扼要的说完,紫阳神君便直接没入到黑暗之中。

  “李牧鱼,这一次也要拜托你了。”

  闻言,李牧鱼点了点头,说道:“你们先去吧,我在后面给你们施法。”

  “恩,辛苦你了。”

  说完,其余几人便也紧随着紫阳神君没入到前方的黑暗之中。

  啵——

  李牧鱼伸手轻点,当那三人即将没入到黑暗之前,他便率在他们的身上套上了气泡。

  “你不走吗?”

  看到一旁久久未动身的冥远,李牧鱼不禁疑惑地问了出来。

  “等你一起。”

  “嗯。”

  啵——

  双手捏了一个法决,李牧鱼也给自己套上了一个水泡。

  “你需要这个吗?”

  李牧鱼伸手指了指罩在身上的水泡,对一旁的冥远说道。

  “我不用。”

  闻言,李牧鱼点了点头:“那我们也一起走吧。”

  “等一下!”

  前进的脚步骤然收回,李牧鱼一脸疑惑地看着冥远,不知道他为何突然叫住自己。

  “恩......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看着李牧鱼望向他的眼睛,一时间,冥远的嘴唇忽然咬紧。

  算了,还是不说了。

  展颜一笑,咬紧的嘴唇忽然一松:“我就想问你,那条河,应该有名字吧?”

  “恩?”

  酝酿了这么久,听到的居然是这个问题,李牧鱼有些哭笑不得:“有名字,怎么了?”

  “它叫什么?”

  “忘川。”

  “忘川?”

  “恩。”

  不再耽搁,李牧鱼一把抓起了冥远的胳膊,将他拖入到自己的水泡之中。

  “我们走吧。”

  还没等冥远回答,李牧鱼便催动水泡,没入到黑暗之中。

  一如既往的黑,一如既往的暗,李牧鱼同时操纵着四个水泡,飞快地向紫阳神君游去。

  “现在能放开我了吗?”

  “啊,抱歉。”

  察觉到自己的手依然拉着冥远的胳膊,李牧鱼有些尴尬地松开。

  其实,冥远刚才突然叫住他,他心里其实也吓一跳,他还以为,上一次在冥远面前演的戏,被他戳穿了呢。

  而一旁的冥远,也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

  其实,他刚才就是想问李牧鱼关于神赐术的事情,只是,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开这个口。

  “唉——”

  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两个根本就会错意的人,却十分默契的同时叹了口气。

  (第二更,求推荐票,然后再弱弱地问一句,有打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