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考核

  百花仙子无奈地摇了摇头,与其他几人对视了一眼,便盘膝坐在地上,不再管那个要强的岩融。

  李牧鱼也是微微张了张嘴,同样还是没有再出声去劝阻。他们五个人的关系虽然已经很密切了,但却不会轻易对别人的事情指手画脚。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坚持,每个人都有每个人各自要走的路。能修行到今天这一步,哪一个不是心志坚定之辈?自己所坚持的事情,就需要努力做下去,即使再苦再累,只要自己觉得心安就好。

  火光依旧在天空中闪烁,如同火烧了黑云,霞染了黑暗,明亮而炽热。

  “我休息好了。”

  李牧鱼朝着众人淡淡地说了一句,便腾着水雾重新投身到高空的黑暗当中。

  唉——

  幽幽的叹了口气,百花仙子无奈地摇了摇头,与身旁的冥远和漠北相视苦笑。

  这两个人可真拼!

  三人各自从乾坤戒中拿出一块上品灵石,颇为奢侈地吸收着内含的灵气,仅是片刻,灵石黯淡,三人体内的灵气便恢复得差不多了。

  “咱们也继续吧。”

  “恩。”

  嗖——嗖——嗖——

  三道流光飞往不同的方向,法光四溢,在黑暗中熠熠生辉。

  施法——休息——施法——休息——

  单调的工作仿佛无休无止,两百三十次的重复,也代表着他们已在此呆了近三个月。三个月以来,五个人皆是咬着牙去执行自己的任务,五种颜色不一的神域之光,早已成为这片边际之地的常见色彩。

  “叮咚——”

  李牧鱼有些麻木地弹着琴,水德神轮中的弱水之气汹涌而出,顺着李牧鱼所指的方向,净化着眼前的黑暗。经过三个月来地磨炼,小部分的神域之力已经是如臂驱使,虽说不算大成,但他与弱水域之间的联系却比从前更加紧密。

  “哈——”

  喘了一口空气,看着眼前已经被他净化了大半的死气,李牧鱼的眉头却还是忍不住皱了起来。

  “太慢了。”

  相比起漠北和岩融这些神龄比他长的天生神灵,他对于弱水域的掌控力还是太弱了。

  虽说,如今他对于弱水之气的控制力提升了许多,但弱水域中的其他权柄,他却未能一一解锁。

  “功德啊......”

  李牧鱼叹了口气。

  “我还需要很多的功德!”

  说到底,弱水域其实还是一个未修补完的半弃域,只是目前看起来比之前强了些罢了,可归根到底,半弃域并不是一个完整的神域,而一个连神域都不完整的神,又有什么资格继续晋升神品,不断向上攀爬呢?

  双手无意识地拨弄着若水琴,但李牧鱼的魂儿却不知道飘到哪里去。

  功德,可以是来自修补天地的功德,也可以是来自生灵气运分化的功德,前者他虽然在做,但前景却是漫长而遥远;而后者虽说可行,但灵州中大部分的信仰资源都掌握在灵州老牌天生神灵手中,若想从中分一杯羹,要么就是有着旁人不敢置喙的实力,要么就是另辟蹊径独自去寻找新的信众资源,除了这两种方法之外,便别无他法。

  可灵州极大,人家凭什么就无缘无故的背井离乡,长途跋涉地来他这连月亮都没有的弱水域呢?毕竟其他人也不傻,若是没有好处,哪有人会心甘情愿地舍弃强大神灵的庇护,反过头来找他?

  睫毛微垂,藏着眼中的情绪,只是手中的琴音,却是低沉了下来。

  “必须要心甘情愿吗......”

  忽然,一道灵光划过脑中,原本晦暗难明的眼睛骤然一亮。

  心甘情愿!就是心甘情愿!

  “叮——”

  琴声高昂,一如他此时的情绪。

  李牧鱼静静地看着手中的琴,又静静地听着自己弹奏的琴声,心中原本模糊的想法越来越清晰,而他嘴角扬起的幅度也越来越大。

  “谁说下品神就不能拥有自己的信众资源?我李牧鱼,就能让灵州的信徒心甘情愿地来我这弱水域寻求庇佑!而且......”

  眸光闪烁,原本低垂着的头,也重新抬了起来。

  “不仅是灵州,即便是其他州,我也要尝试一下!”

  心中暗暗给自己打气,但随即便好笑地摇了摇头。

  “果然,有竞争就会有压力,没想到自己也突然开始渴望起实力了。”

  ......

  “我这里净化得快差不多了,你们那儿怎么样?”

  “我这儿也结束了。”

  流光一闪,五个人便一一收回了法力,相视一眼,重新聚在了一起。

  灰色的天、黑色的地、白色的雾、火色的霞,原本一片漆黑的边际之地,经过他们将近一百天的努力改造,焕然一新。

  “还剩不到九个月的时间,我们还来得及吗?”

  “不知道,但还是得试一试。”

  百花仙子听到李牧鱼的话,便点了点头,转头看向了一旁的冥远:“现在死地中的死气,算是被全部清理完了吗?”

  闻言,冥远摇了摇头:“死地中的死气只能暂时的驱赶,并不能彻底的清除。”

  ”这是为什么?“

  其他四人皆是疑惑地看着冥远,眉头深皱。

  “因为……”

  冥远看着大家,很认真地说道:“死地中并没有灵脉的存在。”

  听到这个解释,众人也只是愣了一下,也没有过多的反应,皆是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李牧鱼垂眸看向脚下的沙土。

  依然是黑金色。

  死地没有灵脉的事情,其实一早他便猜出来了,而且他也肯定,其他人也早已发现了端倪。冥界的边际之地,应该就相当于灵州上界的弃域,是那种真正被灵州遗弃的弃域,灵脉枯竭,生机尽断。

  如果弱水域没有等到其他天生神灵来梳理它,那它早晚也会变成弃域了吧。

  思绪微微放空,眨眼间,他便回过了神。

  这里既不是他的弱水域,也不是一个真的会被修补成功的半弃域,这里只是一个处于冥界尽头的死地罢了。目前,他们之所以会修补它,也只是为了完成紫阳神君所交待的考核而已。

  呼——

  吐出一口浊气,李牧鱼盘膝坐在了地上,开始闭目休息。

  清理死气仅仅是第一步而已,之后的步骤只会更加繁杂。

  其他人见状,也都心照不宣地围坐在地上,拿出灵石开始缓缓地恢复着灵力。

  准备工作既然已经完成,那么,真正的考核也该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