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神的权柄

  “恭喜你。”

  “恭喜你了。”

  “看来这几天没白等。”

  神袍褪去,神轮消散,就连百花仙子体外的木气灵罩也被她收敛了起来。莲步轻移,缓缓向众人走去,娇俏的双眼亮晶晶的,看向李牧鱼等人的目光里,满是感激。

  “百花在此谢过各位了。”

  双手轻叠,盈盈一拜,发髻上的牡丹花激动地一摇一摇的,像极了百花仙子那颗心,抖的厉害。

  “你太客气了,其实我也没做什么。”

  岩融耸了耸肩,倒也说出了他心里的实话,从下海开始到现在,他除了在这儿守了几天之外,便也没做其他事情,所以百花仙子这一礼,他受的确实有点儿不太好意思。

  百花仙子接连谢了好几次才停了下来,忽然,侧过身,看向最右边的李牧鱼。

  “李牧鱼,谢谢你。”

  说着,便从发髻上摘下一朵浅粉色的牡丹花递到了李牧鱼手中。

  “这朵牡丹花,是我引自仙格之中的一口仙气所植,其花香具有祛毒避疫的功效,虽不及你所赠我的那一缕先天木气,但也是我目前能拿出最好的东西了,其他的等我回了百花谷,再给你补上,定不会叫你吃着亏的。”

  见百花仙子言辞恳切,李牧鱼也不再客套:“那我就收下了。”

  双手接过了那朵浅粉色的牡丹花,仔细地看了一眼,便小心地收到了怀中。

  这朵花,他正好可以回去送给他的先天灵根。

  一旁的漠北见所有人都准备就绪,便轻声说道:“咱们快点儿进去吧,紫阳神君都在里面等了很久了。”

  “好。”

  冥远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便抬步随着众人朝前走去。边际之地,死气污浊,秽土不生,比起上界,确确实实是一个不毛之地。不仅活物不存,连阴魂也很少来此。紫阳神君这一次让他们在此聚集,一会儿交代给他们的事情,定不简单。

  呼——

  阴风吹过,当李牧鱼等人踩在黑金色的土地上时,身后的入口便被一阵漆黑的浓雾所遮盖住,无法探寻。

  “紫阳神君。”

  众人躬身作揖,俯首侧耳,颇为紧张地站在紫阳神君面前,生怕一会儿又是被他一顿胖揍。

  “恩。”

  紫阳神君很随意地盘膝坐在一个草编蒲团之上,听到众人的声音,微微抬了抬眼,便从地上站了起来,伸手轻轻一挥,草编蒲团便被他收了进去。

  “准备好了?”

  紫阳神君的眼神依次从李牧鱼等人的脸上扫过,即使双眼被黑纱遮住,但黑纱之后的目光,依然如同两把利剑,凛冽的剑光狠狠地划在每一个人的心上。

  “准备好了。”

  咬紧牙关,即使心中不愿,众人还是异口同声地答复了紫阳神君。

  他们五人虽同属灵州神灵,而且平时修补神域时也会将新增的气运反哺给了灵州,但在这期间,他们一直吃天庭的,用天庭的,若不是天庭对他们的全力培养,他们也不会有今日的地位,若想得必先予,这其中的道理,他们每个人都晓得。

  “恩,很好。”

  紫阳神君满意地点了点头,便继续言简意赅地说道:“这一次的考核,我要你们运用自己的神域之力,合力将这片死地重新修补为生地。”

  什么?

  朝四周看了看,黑色的天,黑色的地,黑色的雾,整个边际之地都是一片黑茫茫的颜色,唯有偶尔泛金色的沙土,才给这片死地带来了些许的色彩。

  五个人面面相觑,脸上皆是苦涩。除了冥远之外,其他四人的神域皆是从半弃域一点一点地建设过来的,其中的艰辛,他们更是深有体会。

  “一年,我只给你们一年的时间,我希望在这段时间里,你们可以认真地行使你们的权柄,真正地去理解神灵二字对于灵州的意义。”

  轰隆——

  还未等李牧鱼等人回过神来,只听平地一声雷响,紫阳神君便化身为一道紫色的电光,消失在众人眼前。

  “呼——”

  长舒一口气,见紫阳神君真的离开,原本压在他们心头的压抑感,骤然消失了大半。

  “总算是走了,我刚才以为,今天又是要在这个鬼地方被他修理一顿呢。”

  轻轻地拍了拍自己的胸脯,百花仙子一脸劫后余生的庆幸模样,捋了捋额边的碎发,颇为没形象地蹲在了地上。

  “冥远,这里的情况你比较熟悉,所以你就给我们好好讲讲这所谓的边际之地,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恩......”

  听到漠北的话,原本在一旁默不作声的冥远,沉吟了片刻,便摇了摇头,说道:“边际之地虽然在位置上是处于冥界所管辖的范围内,但其实,此地距离真正的冥界还有极远一段距离,一般情况下,冥界之人是不会来这里的,所以,对于边际之地的情况我也不是十分了解。”

  “啊?那咱们岂不是要走一步,看一步了?”

  岩融抻了一个好大的懒腰,一边转着胳膊,一边懒洋洋地说道。

  “我只知道,我们身处的这个边际之地,是五行属金之地。”

  “五行属金?”

  冥远点了点头,蹲在地上抓起了一捧泛着黑金色光泽的沙土,递给了身边的漠北。

  “你看一下,这土里是否掺着庚金之气。”

  漠北接过冥远手中的沙土,低着头,将沙土置于鼻子下面闻了一下。

  “庚金带煞,这土中确实掺杂着五行庚金之气,只是常年受到死气侵蚀,内含的杂志颇多,气息更是驳杂不纯,属于次等。”

  岩融听到漠北的一顿分析,一对剑眉紧皱,紧接着,又仿佛想到了什么似的,一拍大腿,一口白牙闪得人眼晕,眉头也随即舒展了开来,兴奋地指着李牧鱼等人,从左至右依次点过:“水、木、土、火,再加上这里的金,这金木水火土,五行俱全啊!”

  “切,还用你说啊,明眼人早就看出来了,好吗?”

  百花仙子瞧着岩融这幅热血冲天的燥热模样,大大地翻了一个白眼,碎步快挪,把自己和这个动不动就热死人的家伙,分得老远。

  “所以,你们还等啥?赶紧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