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冥界的路

  噬魂海妖,以生灵魂魄为食,常常出没在死气汇集之地。

  “咿呀——咿呀——”

  数十道猩红色的目光,牢牢地锁定在李牧鱼等人的身上,尖锐的声音随着它们眼中的红光,一圈一圈,扩散在水中,刺激着李牧鱼等人的神经。

  紫阳神君伸手朝着墨色莲花轻轻一点,霎时间,一股似香非香,似臭非臭的奇怪味道在海底之中蔓延开来。

  “啊——”

  味道越来越浓,原本虎视眈眈地的噬魂海妖,仿佛是遇到了天生的克星一般,一声惨叫,惨白的人脸顿时溃烂,一张极为狰狞丑陋的鱼头赫然见出现在人面之后。

  “啊——”

  在噬魂海妖的身体即将全部溃烂之前,便一甩鱼尾,卷起一道道水流,四处逃散。

  “跟紧我。”

  清音灌耳,驱散了神魂中的不安。李牧鱼的身体忽然一颤,听到紫阳神君的传音,立刻辨别了一下方向,迅速地朝着前方游去。

  而水泡中的三人,也同样恢复了五感,小心地收敛着体内的气息,生怕再招来海中的其他妖兽。

  海洋神秘,尤其是对于陆上的生灵,深海永远都是他们感知中的一块空白,令人心生好奇,也同样会令人心生畏惧。已知的并不可怕,可怕的往往是未知。

  叮铃——

  忽然,一声清脆的铃声突兀地响起,穿过黑暗,穿过深海,就这么直接的在耳旁响起,仿佛无尽迷惘中的一缕微光,令人心中有了方向。

  “拜见紫阳神君。”

  “恩。”

  透过破妄眼,李牧鱼模糊地看到了一个单薄的影子,但凭借声音,他可以断定,前方之人便是冥远。

  叮铃——

  铃铛再响,墨色的莲花仿佛是听到了主人的指令一般,嗖地一声,便没入到地下。

  啵——

  一声脆响,原本包裹百花仙子三人身上的水泡突然裂开。

  “啊——”

  一声短促地惊叫声响起,李牧鱼闻声望去,发现叫声的主人竟是一脸惊魂未定的岩融。

  “恩?海水呢?”

  对啊,海水呢?

  李牧鱼也是十分疑惑地看着周围,刚才还是一片漆黑的深海,怎么转眼间,就变成了一片漆黑的陆地了呢?

  “神君,你不是说,在月圆之夜,通往冥界的路是生人可见的吗?可这一路走来,也没见着路啊。”

  百花仙子挽了挽耳边的碎发,粉嫩的脸皱成一团,满是幽怨地看着紫阳神君。由于长时间呆在那个又小又黑的水泡里,她这个花神都快凋零了。

  “你回头看。”

  闻言,四人皆是回头向后看去,才发现地上居然有一排血色的脚印,密密麻麻,却又错落有致的印在地上。

  “这个脚印是......”

  漠北惊讶地看着地上的血脚印,方才来时,他们的脚压根就没落过地,根本就不会有这满地的脚印。

  “这就是通往冥界的路。”

  “可是,我们来的时候为什么没有看到这些脚印?”

  这一次,是李牧鱼没忍住问了出来。而一旁的冥远,听到李牧鱼的话,眉毛微微一抬,忽然说道:“冥界的路,便是你们来时的路,无论你们从什么方向走,终会来到这里。”

  “所以,你说的意思是......”

  “冥界,从来就没有路。”

  没有路的路?难不成是黄泉路?

  “你带路吧。”

  “是。”

  紫阳神君直接打断了二人对话,令冥远在前方领路。身后的四个人面面相觑,还是把心里的疑惑咽了下去。冥界有没有路,对于他们这些上界神灵来说并不重要,现在最重要的还是,紫阳神君接下来要让他们做的事。

  叮铃——叮铃——

  清脆的铃声依旧在耳畔响起,可眼前的场景,却不似方才那般黑暗。

  “开!”

  冥远飞快地结出了一道法印,朝前打出。

  嗖——

  墨色莲花忽然自地底穿出,随着冥远所指的方向,化为一道黑色的影子,融入到无尽的黑暗之中。

  呼——

  阴风吹过,仿佛吹散了堵在前面的乌云,刹那间,死气奔腾,一片黑金色的土地赫然出现在众人眼前。

  “结界,出!”

  一声娇喝,一面青色的罩形结界出现在百花仙子面前,眉头紧皱,双手呈兰花状交叉在胸前,顿时,飞叶飘花,斑斓的花瓣牢牢地挡在百花仙子面前。

  “撤掉你的结界。”

  毋庸置疑的口吻,听到紫阳神君的话,百花仙子的脸骤然一白。

  “是。”

  收回法力,原本交叉在胸前的双手也重重地落下,死气袭身,一种溺水的窒息感不断冲击着百花仙子的神经,仿佛稍一放松,她就会被这股浓郁的死气给吞噬殆尽。

  “你没事吧。”

  百花仙子面色惨白的瞥了李牧鱼一眼,嘴唇微微颤抖,硬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两个字:“有事。”

  冥远有些不忍地看了百花仙子一眼,向紫阳神君说道:“神君,边际之地死气浓重,与百花仙子的仙格属性冲突,不宜长期暴露在死气之中。”

  “我知道。”

  紫阳神君淡淡地看了冥远一眼,便把目光移开,落在身后苦苦抵抗死气侵袭的百花仙子身上:“仅需借用一点儿百花谷的神域之力,便可以轻松地抵抗住这里的死气,而这罪到底要受多久,全都看你。”

  听到紫阳神君的话,百花仙子惨白的脸色泛起一阵铁青,他们五人之中,明明自己的神龄并不是最短,但目前来看,好像只有自己,到现在还没办法使出神域之力。

  咬了咬牙,百花仙子直接盘膝坐在地上,合上双目,竟直接在这里开始参悟起神域之力来。

  “百花,你的天赋其实极好,只是你这懒散性子,拖累了你。若是你这毛病一天不改,你想晋升上神的愿望,便永远只是愿望。”

  姑姑的话,忽然在百花仙子的脑中闪过,只是现在想后悔,却是晚了些。

  宁心静气,肃清杂念,死气侵体的压力,反而让她迅速地进入到了入定的状态。

  “呼——”

  长吐一口浊气,百花仙子不断地尝试着在识海中构建自己的神域,只是,现在的她脑袋里混混沉沉的,压根就想不起百花谷的细节,因此也无法做到与神域的沟通。

  眉头越皱越深,心情也越来越烦躁,眼看着这入定的状态就再也无法维持下去,就在百花仙子几乎要放弃的时候,一抹清凉忽然灌输到自己的识海之中。

  这是......先天木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