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施云布雨

  七月,骄阳似火。

  炎炎的夏日,无情地炙烤着大地,平常精神抖擞的树木,也变得无精打采。

  微风吹拂,夹带着火气,灼得树叶似乎都有了焦味儿。

  黑沙河境内已经有足足三个月未曾下雨了,无论是林中,还是水底,都远远地避开灼热的日光,蔫蔫地,失去生气。

  黑沙河水位下降三尺有余,水气骤减,往常潜水修行的精怪,早已经苦不堪言。

  怨声载道,化不开的怨气如同乌云压顶,笼罩着整个黑沙河。

  李牧鱼这三个月以来,每月月初都要向云姬上交一滴精血。为了弥补气血亏空,李牧鱼只能够不断地吞吐日月精华,吸收水气,以提高修为用妖气滋养身体。但入不敷出,这三个月以来,所有的修为都用来造血,使得李牧鱼始终停留在开窍期七层不得精进,甚至还出现了修为倒退的风险。

  日精本就灼热,现在,这流火的天气,更是使得炼化日精难上加难,稍不注意,就会被灼伤。

  李牧鱼深深地陷入沉思。

  下一场雨,无论对于妖修,还是人修来说,都是一件极其耗费法力的事情。

  施云布雨,本就是一个极难练就的神通。如果仅仅只是凝聚一朵小云,给田地里浇点儿灵水,只需要几张符箓即可,不是什么难事。

  可是,八百里黑沙河,周围林木更是数不胜数,生灵无数。给这么大一片区域布雨,不仅是凝体期巅峰的蛇妖云姬办不到,更甚至,妖丹期的大能,也是无能为力。

  一介开窍期七层的小小鲤鱼精,施云布雨这种事本不应该他来操心。可是,目前他身处樊笼,又有着修为倒退的风险,使得他不得不为自己筹划一番。

  “这‘施云布雨’对于别人来说,可能是天大的难事,但对于我来说,也许可以勉强一试......”

  自李牧鱼融合仙格以来,脑中便衍生出了四篇咒文。

  《乌云咒》、《布雨咒》、《小风咒》、《避水咒》,四篇咒文,如四个小神通一般,似是与生俱来,天生就藏在脑海之中。

  三个月里,李牧鱼每日诵读完《妙品莲华经》之后,便投身到研究咒语的行列。虽说每篇咒语仅仅只有一句话,甚至几个字的长度。但是最初念咒,也是下了好一番功夫。

  李牧鱼练习的第一个咒,就是看起来相对简单的《小风咒》。

  《小风咒》共十三个字,每个字单拎出来,李牧鱼都认得,但是拼凑在一起,简直就是晦涩难念到一种极端的程度。

  这个难度,不亚于在前世的大学,学习俄语歌《喀秋莎》的难度,甚至是它的数倍。

  费心费神,在李牧鱼每日念咒的第五十天,终于,《小风咒》被完美的攻克了下来。本以为,另外三个咒语,想彻底掌握习得,还得练习个一年半载。许是,靠《小风咒》入了门,掌握了念咒技巧,不到半个月,剩余的三个咒,已经可以十分流利地念了下来。

  这个速度,可谓是突飞猛进,着实令人欣慰。

  第三个月里,李牧鱼每日勤加练习,宅在水底,不负所望,在长达三个月九十二天中,李牧鱼学有所成,更是对着四个咒语倒背如流,诵咒得速度也是炉火纯青。

  烈日当空,水位下降的速度越来越快。

  李牧鱼决定,今日,他就要这黑沙河“变天”!

  当机立断,李牧鱼游到河底深处,寻了一个颇为空旷的地方。催动法诀,引了一道水流出来。

  水流分为两股,卷起河底之中,大量的石头。李牧鱼小心的操控着水流,按照《太阴秘录》之中所绘的“聚水阵”,错落有序的将石头一一排列开来。

  聚水阵,是寒鲤一族根据人修的聚灵阵修改而成。其作用,顾名思义,就是可以利用石阵,凝聚水气,增强水系法术的威力。

  聚水阵成,阵眼之中,便形成了一个规模不大不小的涡流,而李牧鱼,则正浮在涡流中心。

  大量水气聚集而来,李牧鱼屏息凝气,感受着周围精纯的水气。

  恩?

  河伯府中,云姬抬眉若有所思的看着前方,心中有些玩味。

  “资质不俗,不仅觉醒了血脉,还得到寒鲤的传承了吗?”

  若是善加引导,悉心培养,将来很有可能就成为妖族之中,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

  原本云姬对于李牧鱼一直是利用完,便一口吞了的心思,压根也没把他放在心上。倒是这时,见李牧鱼资质不俗,升起几分爱才之心。

  云州境内,人修蛮横霸道,对于妖修更是喊打喊杀。作为生长在云州修炼有成的妖,却不敢轻易地抛头露面,时时刻刻活在人修统治的阴影之下。

  当真是,妖不如狗。

  神情晦暗难明,原本对于李牧鱼的杀心,也歇了几分。

  “观他这几个月以来,送来的精血都精纯凝练,上面的气息纯净,完全没有一丝怨念。难不成,这条鲤鱼精,是个吃斋念佛的软柿子?”

  摇了摇头,重新阖上双眼,不再管他,继续修炼。

  聚水阵之中的李牧鱼,也没急着施咒,而是先诵起了《妙品莲华经》。每次念起这个经书,脑中杂念尽消,念头通达,无悲无喜,是一本不可多得的收心之法。每月取一滴精血之前,李牧鱼便会诵读佛经,从而保证自己的精血纯粹,能够达到云姬的目标。

  却不知,正因如此,云姬对于李牧鱼的疑虑渐消,还起了几分爱才之心,也是因祸得福。

  诵读完毕,李牧鱼便聚起法力,以八百里黑沙河为基,由眉心水德之气凝聚而成的仙格为引,默念咒语。

  刹那间,原本万里无云,热气逼人的三伏天,竟吹起了阴风。

  李牧鱼首先默念的便是小风咒,风随咒起,不一会儿,外面便吹起了阵阵阴风。

  ......

  树林深处,一头吊眼金睛的花纹母老虎,有气无力地躺在山洞之中。山洞里,三只幼年小虎也是蔫蔫地趴在地面上,无力地喘着气。

  热,这是洞中老虎们此时唯一的内心感受。

  三个月以来,没有下过一场雨。洞外的高温,使得想外出觅食的虎妈妈,寸步难行。每一处被阳光炙烤过的大地,都如同炮烙一般,虎掌贴地,仿佛能听到丝丝的烧焦声,令虎惊悚。

  再不外出觅食,洞中刚出生不久的三只幼虎,怕是要饿死了。

  下了决心,又饿又渴的虎妈妈艰难地爬了起来,向洞外走去。

  万物枯萎,原本开得正盛的林间野花,也早就缺水枯死。

  呼——

  忽然间,一阵阴风吹过。

  激得母老虎身上冷不丁地打了个冷颤。

  水气凝聚,原本万里无云的晴空,渐渐的,竟然凝聚起几朵黑色的雨云。

  嗷呜——

  感受到空气渐渐变得湿润起来,原本绝望地母老虎,不禁对着天空之上越聚愈多的乌云,激动地叫了起来。

  叽叽——

  牟——牟——

  群兽低吼,黑沙河众妖一一浮出水面。

  此时,黑沙河境内,所有的生灵,都激动地望着空中聚拢的乌云。

  三个月了,终于要下雨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