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深海

  “你怎么这么慢?”

  见岩融差点儿迟到,百花仙子有些不满的嗔怪道。

  “额,抱歉啊,这片区域的水气实在太重,与我的法力属性相克,所以御空的速度就慢了些。”

  岩融挠了挠头,有些尴尬地笑了一下,原本邪魅狂狷的脸,竟作出违和感十足的老实表情,与初见时那副胆敢指着天臭骂紫阳神君的岩融,判若两人。

  “那个......紫阳神君还没来吧?”

  岩融的眼睛朝四周偷偷地扫了一圈,见那尊“杀神”不在,便小心翼翼地走过来,轻声问道。

  噗嗤——

  一个没忍住,一旁的漠北直接乐了出来。

  “我说岩融兄,你现在这幅样子,可和你当初挥锤狂敲紫阳神君脑袋的勇猛形象,差得有点儿远啊。”

  闻言,百花仙子也没忍住,忍俊不禁地看着岩融,在一旁帮腔道:“真的猛士,就应该能屈能伸,不错,我很欣赏你。”

  嘴角微微抽动,听到两人的调侃,岩融原本有些黝黑的面容,更是黑如锅底。

  “哼!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

  还未等岩融说完,一道海风拂过,紫光一闪,一袭紫色长衫便衣的紫阳神君,便出现在半空之中。

  “参见紫阳神君。”

  临空而立,紫阳神君淡淡地点了头,目光颇为玩味地看了岩融一眼,便一言不发地转过身,落在了海岸边上。

  “莫欺什么啊?你倒是说啊。”

  百花仙子不停地用手肘怼着身旁的岩融,但岩融这回却是双唇紧闭,僵着个脸,一个字儿都不肯再说。

  李牧鱼见状,失笑地摇了摇头,他们几个同属天生神灵,不仅年龄相仿,而且修为、地位,神龄,也是大体相同。也因着他们都是新晋神灵的关系,所以性子都不似天庭老牌神那般寡言沉默,平时也都比较活泛,话也能说得到一块儿去。而且,经过上一次协同对战,几人之间还滋生了些惺惺相惜的战友情,自李牧鱼回到弱水域的七个月里,也时不时会收到来自这几人的传讯纸鹤,唯独......那个人。

  由于施展心转之术所耗法力的巨大,他因此昏迷了许久,可昏迷前的那惊鸿一瞥,时常浮现在他的脑中。

  像他,却不是他。

  当时的情况太急,他只是在漫天的死气中,模糊地瞥到一个窈窕的影子,意识便顺着幻灵之气没入到身体之中,陷入昏迷。

  “难不成是女扮男装?可是,我醒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冥远依旧是那副样子,没发现什么问题啊......”

  该不会是雌雄同体吧?

  被自己的想法惊得一愣,随即又摇了摇头。

  “有时候,想象力太丰富,也不见得是个好事儿。”

  心中暗暗告诫自己不要随意去妄加揣测他人的秘密,只是“雌雄同体”这个荒诞的想法,如同一根羽毛一般,搔得他心里痒痒的。

  呼——

  海风袭来,天际的夕阳悄无声息地沉入海底,带走了最后一抹余晖。紧接着,黑暗降临,夜色沉沉,皎洁的月光倾洒在海面之上,波光粼粼,仿佛为这深邃的无名海披上了一层静谧的银纱。

  哗啦——

  一道浪花卷来,拍着礁石,冲着沙岸,凉凉的水气扑在身上,涛声阵阵,荡漾在耳畔,竟让人有些片刻的晃神。

  “时间到了。”

  闻言,紫阳神君身后的四个人同时抬起了头,看向了空中的那轮明月。

  八月十五,月圆之夜,通往冥界的生人之路,在此刻,终于开启。

  “走吧。”

  紫阳神君摊开手掌,一朵墨色莲花正静静地躺在掌心之上。

  唰——

  黑光一现,墨色莲花忽然自掌心中滴溜溜地飞了出来,毫光吞吐,莲瓣轻颤,只是一瞬,墨色莲花便带起一道黑色光尾,飞入海水之中。

  噗通——

  紫阳神君随着墨色莲花跃入海中,李牧鱼顿了一顿,便紧随其后,跟着紫阳神君跳了下去。

  噗通——噗通——

  吊在最后的岩融看着其他三人都陆续跟着跳了下去,咬了咬牙,给自己套上了一个厚厚的结界,闭紧眼睛也跳了下来。

  啵——

  预想中,海水灌没结界的情况并未出现,岩融狐疑地睁开眼睛,发现火红的结界之外,套着一层蓝色的水膜,再看了看,才发现,此时的自己正被裹在一个水泡之中。

  怎么回事?

  水泡在海中飞快地划动,岩融看了看周围,发现除了他自己,漠北、百花仙子的身上都被包裹上了一层水泡。

  岩融瞬间明悟,看着前方紧随着紫阳神君游动的李牧鱼,他的眼中升起了一抹感激。

  水火相克,他作为火属神灵天生就对水避之不及,更别提下海了。可现在,有了这水泡,他的不适感得到了大大的缓解,水火不容的情况也并未出现。

  百花仙子瞧见岩融那副模样,心中暗笑:“看来,他是真的被吓到了。”

  李牧鱼是水,她是木,漠北是土,而岩融是火,这里除了李牧鱼之外,其余三人对于水遁之术皆是泛泛,因此,在岩融来之前,便已经商量好,在下水之后,是由李牧鱼负责载着他们。只是,这事儿由于岩融来得晚,就没有告诉他罢了。

  “哼,看你下回还敢不敢迟到了。”

  微微一笑,百花仙子收回了目光,转过头,开始专心打量起了海中的景象。

  “嗖嗖——”

  一大群银色剑鱼群从他们的头顶上逆行游过,每一条鱼就如同这深海画布上的画笔,在这无尽的黑暗上勾勒出了一道道白色的水痕。

  那朵墨色的莲花早已融入了这深海中的黑暗,五个人明明近在咫尺,却丝毫看不清彼此的模样,周遭的一切都静得可怕,唯有这不间断的流水声还在提醒着他们,水泡依旧朝前划动。

  “闭息。”

  紫阳神君的传音声在他们脑中响起,依言,无论是水泡外的李牧鱼,还是水泡内的三人,全都以最快地速度封闭了自己的五感,停止了自己的呼吸。

  “咿呀——”

  突然,一道极为尖锐的声音自深海中传出,即使封闭了五官,但这诡异声音依旧影响着他们的神魂,仿佛稍不留神,识海深处的神魂就会透体而出,如同飞蛾扑火一般,毅然地朝着声源处飞去。

  “咿呀——咿呀——”

  密密麻麻的红色光点向李牧鱼等人汇聚而来,而在红点之后,却是一张张极为渗人的惨白人脸。

  (第一更,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