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他的神道

  “叽叽——叽叽——”

  弱水河畔,李牧鱼单手撑头,侧身躺在一片绿盈盈的草地上,另一只手则拈着一根草,逗弄着身旁的小云雀。

  距离上一次挨打,已经过去了近七个月的时间。

  那一战,打得那叫一个昏天黑地,日月无光,最后,在他们五个人几乎是负伤惨重的情况下,才堪堪取得了紫阳神君考核的胜利。

  李牧鱼的双眼有些放空,看着小云雀一蹦一跳的样子,不知怎的,他竟有些感慨起来。

  “当时的我,为什么要那么拼......”

  又是幻术、又是弱水,最后还拼着老命施展了一招极耗法力的心转之术,现在想想,他竟感到有点儿不可思议。

  “难不成,我的骨子里,其实是一个热衷于战斗的好战分子?”

  有些失笑地摇了摇头,否定了这个有些无厘头的想法。他就是一个性格很中庸的普通人,既不嗜杀成性,也没有什么普度众生的伟大宏远,喜欢安静,喜欢自由,更喜欢简单。

  无聊的时候能出去走一走,忙碌的时候可以静下心来修炼一会儿。他从来没有想过做什么一手遮天,名震四海的天庭大佬,现在的他,只想认真经营好他的弱水域,填补弱水域的气运,再去收集信仰资源,从而凝聚功德,提高他的神位实力。

  翻了个身,李牧鱼呈大字型躺在河畔的草地之上,眯起眼睛,静静地看着弱水域的天空,侧着耳朵,听着弱水河流淌的声音。

  自七个月前从天庭回来以后,紫阳神君的话,便会时不时地会在耳边响起。

  “你是水神,而不是弱水河神,你的神职虽是弱水河伯,但你的神道却不应该只是弱水,应如你的幻术,变化随心。”

  我的神道吗......

  除此之外,紫阳神君同他们五人还讲了许多,什么楼兰古城,什么灵州气运,反正归结于一点,就是天庭有个任务要下派给他们五个人去做,而且任务的难度还不低。

  “还剩三年的时间,楼兰古城便会开启,到时候,就是我该忙的时候了。”

  到底是如何争夺气运,天庭为什么单单要派他们五人去做,诸如此类的问题,紫阳神君并没有要专门讲给他们听的意思。

  算了。

  李牧鱼支起身子,盘膝坐在地上,伸手一召,一把精致的古琴忽然出现在他的腿上。

  “叮咚——”

  手指轻弹,一个极为干净的音符便自指尖流出。

  这琴的原身便是那把破损的璇玑琴,而作为补偿,紫阳神君赠与了他许多十分珍贵的材料。只是那些材料中,并没有李牧鱼所中意的东西,随一并接过,但新琴的琴身依旧以清月梧桐木为主,而琴弦却不再是青丘妖狐的发丝。

  这七根弦,皆是他这七个月以来,日日采集弱水之精炼制而成,而每一根琴弦之内,都被他注入了一道先天幻灵之气。再说这琴身,清月梧桐木本是凡间南域极为尊贵的凡木,可如今,这凡木之中,却蕴含着一股蓬勃的生机。

  ......

  “你真的要将着一缕先天木气送给我吗?”

  绿洲深处,李牧鱼手中握着一片翠绿的柳叶,脸上的表情满是惊喜。

  飒飒——飒飒——

  先天灵根轻轻地抖动着枝干上的叶子,一下一下,发出愉悦的声音。

  “谢谢你,那我就不客气了。”

  抬手作揖,李牧鱼深深地朝着先天灵根行了一礼。

  飒飒——飒飒——

  那一日,弱水域明明没有风,但李牧鱼的耳朵里,却都是那叶子抖动飒飒声。

  ......

  “叮咚——”

  琴音流转,三种颜色不一的灵气随琴曲而出。而这三种灵力,便是这琴中三气。先天幻灵之气、弱水水德之气、先天木气,这三气分别代表的便是他的幻道、水道、以及他的神域气运。

  三种气息融于一琴,从此,这把琴再也不是那把云州的如同妖琴,而是他自己的琴,他李牧鱼自己亲手所制的琴,是一把出自弱水域的神道之琴。

  “叮——叮叮——”

  蓝色、粉色、绿色,在这一刻,忽然融合在了一起,以蓝色为主导,粉色和绿色为辅,渐渐的,三色合一,最后糅杂为一种极淡的蓝色。

  “叮——”

  李牧鱼轻轻地拨弄着琴弦,一道似水似雾的蓝色烟云自指尖中流出。

  一朵花、一片云、一场雨、一个梦。

  手起手落,不同的景象随着李牧鱼指尖流出的不同音符,不断变幻。初时很小,越往后弹,景物的起伏变化也越来越大。

  “叮——”

  第一声,是鲤鱼湖。

  “叮——”

  第二声,则是天庭。

  “叮——”

  第三声,周围的景象骤然一变,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景象悄然凝结。

  高楼林立,车辆匆匆,凭着自己模糊的记忆,前世之貌,竟在此刻一一浮现。

  以幻为媒,以水为介,以他心中的念,凭他手中的琴,水道变幻,便是李牧鱼此时的神道之路。

  “叮叮叮叮——”

  手上的动作明明已经停下,但这琴,依旧在弹。

  弱水,若水。

  “从今日起,你就叫若水琴吧。”

  “叮叮叮叮叮叮叮——”

  七弦齐震,水光大盛,似是回应,又似喜悦。

  他的琴,通灵了。

  ......

  神州历,一零二二年,八月十五日。

  今日,正是李牧鱼同紫阳神君约定好见面的日子,而见面的地点,则是冥界的一处边际之地,俗称死地。

  哗啦——哗啦——

  浪花拍岸,水打礁石,一股海中独有的咸腥之气,伴着海风,扑打在脸上。

  “没想到,这冥界的入口,居然会在你的神域附近。”

  娇俏的女声在耳边响起,听到百花仙子的话,李牧鱼耸了耸肩,一脸不可置否的模样。

  “其实我也是在不久之前,刚刚知道的。”

  自他接管弱水域的那一天起,直到前几日紫阳神君来信,他才知道,这紧挨着弱水域的无名海,竟然藏着一条能够通往冥界的通道,而且这条通道极其隐蔽,唯有到了月圆之夜,这介于生界和冥界的道路,才会在生人眼中显现。

  “你这里的月亮,还有多久才能出现。”

  “一个时辰左右吧。”

  忽然,一道火红色的遁光向他们这里飞来,只是片刻,李牧鱼便觉得周遭的温度在急速攀升。

  “他总算是赶来了。”

  一旁的漠北看着离他们越来越近的遁光,忽然松了一口气,紫阳神君一向不喜他人失礼,而迟到,更是他的大忌。

  “呼,总算是赶上了。”